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红颜堕之倚天泪】第四十五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8/27发表于SIS101
字数:10902

               第四十五章

  老淫道一心想逃,怀中的绝世佳人却是心神绝望,万念俱灰,被赵敏和峨眉
众女看到了自己这狼狈不堪模样,她已是再无回头机会。

  如此残躯,身体已是不干净,残花败柳之身,周芷若不知自己又有何面目再
去面对张无忌,又有何颜面再去统领峨眉一派,与其还要活着忍受这无耻淫邪老
道的羞辱,不如,就是拼上一把。

  纵使鱼死网破,也好过如此被其当成玩具性奴,性格骄傲自爱的周芷若绝不
甘心,就此的沉沦于老淫道西华子身边,反正最坏不过一死,不如拼上一把。

  此刻周芷若已是恢复了温柔知性人格,那狠厉人格在上次被西华子凌辱破身
之后,承受巨大打击而晕厥,此刻她心中对于张无忌爱意更深。

  而温柔周芷若没有经历过老淫道先前羞辱,虽是被他多次玩弄,但是心性却
并未屈服,见此刻变故,失身以及绝望之念涌上心头。

  周芷若却是再一次,强撑内伤,身体不动,气聚于头,对着老淫道丑陋猥琐
的面门撞去,如此近之距离,西华子也是全无防备。

  他正一心想要快速拖逃,躲避赵敏等人追杀,一路轻功施展,在熟悉的宅院
内穿行,不一会,就是已经到了后门处,正要纵身跃出。

  却在此刻,周芷若突然发难,运劲一撞,面门狠狠一击,老淫道一时无防,
眼前一黑,恍惚一下,轻功略显停滞,本是疾飞而出的身形,因为后力不继,而
往下落去。

  而在下方,却是有两名峨眉弟子,已经等候在侧,出剑相迎,电光火石之间,
老淫道心中快速思索对策,要如何应对。

  这两名峨眉弟子,剑法不算精湛,西华子自诩能够应付,只是未免要耽搁不
少时间,要是被赵敏追上,陷入包围,却是更惨!

  不能硬拼,老道眼看剑锋逼近,却是突然的将外衣一掀,将着白玉身躯袒裸
的绝美周掌门露出,往前一推,露于峨眉两女的面前。

  在峨眉派中,周芷若身望不弱,这两名弟子,突然间看到着以往敬仰的掌门,
突然以如此的模样,被人这样的抓住,置于身前,实在是太过于堂皇,难以置信!

  心情慌乱下,剑势一时不知是该发该收,却就给老淫道找到了机会,身势加
快,快速略过,右手快点,点中穴道,一招制敌。

  避过两位峨眉弟子进攻,西华一些的不敢久留,此刻动静,已是惊动了周围
弟子,人声喧闹,好似已从两侧涌来,西华子平复内息,狠狠在周芷若的乳尖上
狠恰一下,然后再将她的身上几处要穴再点上,只让其再能口言,而无法再行反
击。

  敏感柔嫩的乳尖被老淫道狠抓一下,周大掌门嘴里轻哼一声,西华子狠捏两
下,发泄怒气,嘴里狠狠骂着一声道:「贱人,你还不服,你现在已经是老道的
人了,你的身子就是老道我破的,你再不愿也没用!」

  「竟还想暗害老道,看来我之前对你还是太温柔了,等我脱身,一定是要让
你好好的尝一尝厉害,让你彻底的成为我的女人,再也离不开我!」

  口中说着淫声秽语,西华子动作却是不慢,知道此刻尚未脱线,先前被他干
的高潮脱力的小昭几女却是拦不住着那敏敏郡主,加上有着峨眉派的一众弟子,
西华子可是绝挡不住。

  老淫道心中已无斗志,只想趁早逃离,更何况,还有那武功深不可测的张无
忌,一直还未出现,就好似悬于西华子头顶利剑,随时可取他性命,但却又不知
何时落下,让他一直提心吊胆。

  快行了两条街,西华子心中快速思索,只觉着城内已不可留,众女追杀包围
下,他必须要尽快脱身,抱着此念,他快速往城门方向而去,准备趁着夜色快逃
出城。

  但在镇门处,西华子却是再遇阻击,却是贝锦仪等峨眉弟子,之前就是听从
赵敏指示,在着门口处聚集,此刻老淫道急急奔来,正好是一头撞进了包围之中。

  面对峨眉剑阵,慌不择路的老淫道只能选择硬闯,将身上抱着,无法反抗挣
脱的周大掌门当成了护身符,一路直冲,在峨眉派弟子投鼠忌器之下,终于勉强
杀出一条生路。

  只是一心脱逃下,西华子到底还是不能顾虑周全,身上也是几处添彩,多上
了几道剑伤,而这一番缠斗,又是耗费不少时间,西华子还没逃出多远,却是就
再被赵敏施展轻功追上。

  夜色下,赵敏身着白色素衣,不多加装饰,英气随性,绝美的面容冷若寒霜,
美目中满是杀机之念,身影高飞低跃,如月下仙子一般,但在西华子眼中,却是
致命杀机。

  西华子在连取着小昭,杨不悔,周芷若等几女阴气之后,长春功采阴化阳,
内力有着不小精进,可是他毕竟年老,资质有限,虽得此机缘,学习神功,却也
难以再有更深地步精进。

  此次能擒虏周芷若,也是其中种种机缘运气才能得手,真正动手武功,西华
子却是远远不如,而赵敏习武天资过人,当初就是已学会六大派武功。

  虽因年纪所限,并未大成,但是一身武学却已是不凡,之后得到张无忌细心
教导,各种武学融会贯通,已是让其步入一流高手境界,比之西华子却是强出许
多。

  更甚是赵敏心思敏捷,思虑周全,而行事之中,更不会被感情所累,精明冷
静,老淫道不管是想以武功应对,还是计谋脱身,都难以办到。

  西华子自从镇上逃出之后,一路急奔数十里,却是仍未能摆脱赵敏追杀,这
位才情相貌均是当事第一等的绝代佳人心中已定下了必杀之念。

  狼狈逃窜之下,西华子避无可避,慌不择路,却是往山庄方向跑去,不知不
觉间,却是又奔向了后山方向,等到意识不妙,再想转换方向时,已来不及。

  赵敏郡主,一脸杀气,绝美面容冷然,持剑而来,封死了老淫道退路,一直
是追赶到着后山湖边,让其再无退路,才是持剑逼近。可是西华子目视赵敏郡主
的清丽无双的容颜,一路奔行,让他呼吸急促,而眼前佳人却是仍然呼吸平稳,
气息丝毫不乱,只是白皙的额头上,流出着几滴晶莹细汗。

  两人内功修为差距,可见一般,虽然这其中有着西华子随身带着周芷若奔逃
的原因,可就算没有这原因,老淫道自诩内功修为顶多也只是跟其是在伯仲之间
而已,再加她融合六派精妙剑法所成剑术,西华子如何能胜。

  月下赵敏身姿如仙子降临,曼妙而立,娇容空灵,圣洁出尘,西华子退无可
退下,心中快速的思索对策,想了想,突然身体一屈,朝前跪下道。

  「郡,郡主,敏敏郡主,小的,小的,知错了,请,请您放老小的一条生路,
以后,以后老小的,绝不会再在您面前出现!」

  生死关头,西华子也是顾不得颜面,只要能让自己有一线生机,再丢脸的事
情,老淫道都可以去做。

  下跪时,老淫道身体还是抱着身材修长的绝色佳人周芷若,宽松的衣衫,在
之前的争斗之中,多处撕裂,露出着两人的皮肤。

  周芷若雪白柔肌,淡淡月光下,好似闪着白光,对比老淫道那丑陋黝黑的矮
胖身形,黑白分明,形成着一个明显对比,老道与佳人,绝美与丑陋,怪异而又
违和的聚凑在一起。

  夜风轻吹,吹起衣袍,露出老淫道那丑陋下身,这一路奔行下,西华子一心
逃命,但是真气运行,阳物坚硬,却还是傲然的抬头,直顶在周芷若雪白美臀的
臀沟处。

  身体稍一移动,西华子阳物就在周芷若臀沟处磨蹭一下,刮着下身敏感处,
这空灵佳人的后臀处快触一下,异样的触碰感,引得周芷若又羞又恼。

  私密处被如此硕大阳物顶住,绝美佳人如何会是没有感觉,只是,面对着眼
前的赵敏,周芷若却是咬牙硬忍,美目紧闭,没有任何勇气去看她一眼。

  她最不堪,最羞耻的一幕,全被看在了这个自己曾经最妒也是最恨的情敌眼
中,而周芷若现在落的如此,还需要赵敏前来拯救,于她而言,简直是比死还要
痛苦。

  如果有的选择,周芷若宁死也不希望自己此刻要让赵敏相助,但此刻,这位
曾经傲世武林的第一美女,却哪里还有选择机会,无力反抗的她,却成为了老淫
道用以谈判的筹码。

  怀抱着周芷若柔软仿若无骨的娇躯,绝美羞涩的容颜,含怒暗忍得无奈眼神,
以及白玉无瑕,红晕泛起的雪肌,以及阳物上磨蹭到的柔嫩软肉。

  一切一切,都让西华子爱不释手,如果今晚不是因为赵敏的打断,老淫道现
在可还是在享受着这钟天下灵秀的娇躯,任意玩弄呢,哪里会变得现在这逃窜模
样,狼狈不堪。

  只是,如此美人虽然难得,但是老淫道却是更加惜命,只要此次逃出生天,
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

  西华子跪地求饶,等候赵敏郡主反应,但是却并未听到回应,敏敏郡主一言
不发,不知心中喜怒,或许,她是全然不信。

  老淫道手段不少,就以赵敏所知,众多武林侠女都是纷纷不甚的折辱在其手
中,诡计多端,赵敏才智过人,又是会如何的轻易信他。

  未等到回复,西华子见赵敏还是保持距离,站身防备,不留空隙,心知眼前
这位敏敏郡主是要等到其他峨眉弟子前来汇合,确保可完全的击杀自己,真是一
点活路之机也不留给自己。

  西华子心中希望减弱,想着赵敏不会放过自己,怒涨恶念,声音转冷道:
「赵敏,老道我敬你是郡主,想着往日情分,才不想与你动手,但你可莫要欺人
太甚!」

  虽处弱势,但是西华子并非是没有一战之力,只是心中怯弱,才不敢动手,
见赵敏不兴允诺,他的语气登时转冷,冷声威胁说道。

  「你今日,呼,今日想要杀我,无非就是想要灭口,我知道了你太多的事情,
包括着你在背后的那些事情,当初,不就是你想要让我去对付殷离那小丫头吗?
就是因为你不想要让她留在张无忌那小子的面前!」

  话既说开,西华子也不再顾忌,一手掐住周芷若修长的脖子,开口威胁道:
「敏敏郡主,你暗中的那些事情,我可都清楚,你对张无忌,难道就是真心的吗?
你无非,就是想要利用他,为了你的大元朝廷,拖住他而已!」

  「你要的是张无忌,而我,就是要这些女人而已,我们并无矛盾,我这么做,
不也是帮了你吗?何必要如此做绝,放过老道这次,以后,我一定事事听从,不
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以周芷若威胁想要脱身,西华子也是狗急跳墙的无奈之策,要真对这娇滴滴
的美人下手,贪花好色的老淫道可还下不了这个手,以周大美人跟张无忌的关系,
他心思可能会让赵敏有所顾忌。

  手抓人质威胁,西华子看着赵敏明亮美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轻蔑,似乎并不
在意,嘴角淡淡的美丽笑颜,好似在嘲讽自己打错了主意一般。

  西华子脑中深思,猛然想起了一个可能,陡然间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张无
忌到现在还未出现,却是就不会再来,他可能就是被赵敏有意支开。

  而此举目的,自然并不简单只是为了对付自己,不然,武功几近举世无敌的
张无忌出手,西华子哪里还能逃到现在,她之目的,是要彻底灭口。

  不仅是西华子,被凌辱羞辱的周芷若,以及其他女子,最好也是不要在出现
在张无忌的面前,以免让性格纠结犹豫的张大教主又开始迟疑不定!

  所以,此刻,赵敏这一次追赶,并非是想要救下周芷若,而是以她的方式,
让周掌门外也不会出现在张无忌的面前。

  心中电转,西华子正想开口,突然间周芷若却是猛的头部一摆,张口对着老
淫道手指咬了一口,张口急喘呼喊道。

  「赵,赵敏郡主,动手,杀了他,杀了他,我,我会记得,你这份恩情,动
手!」

  周芷若温柔外表下,却是分外坚强,老淫道虽然是破了她的身,但是却并非
能够让她屈服,与其要这么忍受老道羞辱,她宁愿去死,同归于尽。

  没想到周芷若还不死心,西华子被咬一下,吃痛抽手,当即就想狠狠对着这
柔媚的周掌门抽去一巴掌,而这时间,说迟那快,赵敏手中长剑一刺,就已是疾
刺而来。

  剑闪寒光,皎洁如龙,赵敏出剑既快且狠,出剑全是朝着老淫道身上要害处
而来,而且,还是真的全无在意他身前周芷若,出招全是杀招,毫无保留。

  被杀了个猝不及防,西华子没想到赵敏出手竟然如此决绝,慌忙反应之下,
原本要用以威胁的周芷若,此刻反成着他要顾虑之处,连忙守护。

  两者武功本就有差距,再加上双方局势优劣,西华子左右慌忙招架,勉强挡
了十数招,身体就是已被刺中数剑,无奈下,只能边斗边退,渐退到了湖边。

  「赵敏,你,你不要逼我,你真要,赶尽杀绝不成!」

  西华子嘴里呼喊一声,却是身上再被刺中一剑,不管他要如何,赵敏那潇洒
漂移,弯曲月下仙子般的身姿,出剑疾攻,丝毫不停。

  老淫道越打越被动,赵敏不顾周芷若死活,他却不能,这娇滴滴的美人,他
可是还没有玩够,舍不得她就此香消玉殒,反而是要处处护着,将她背在背上,
一手后扶她身躯,一手在身前挡剑。

  剑招越攻越急,西华子越挡越吃力,眼看已是无路可退,求饶无望,终于是
将着老淫道惧意变成了怒意,狠下决心吼道。

  「哈哈哈,今日之辱,老道记住了,赵敏,敏敏郡主,今夜,老道如若不死,
定让你后悔,你就洗干净身体,等着老道淫玩吧,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咬牙喊出这一声,西华子再不迟疑,快攻两招,将赵敏逼开两步,转身一跃,
投身到湖里,往湖内潜去。

  冰凉湖水没入,老淫道内功运转,转为着内呼吸,往下潜去,心中快速思索
对策,虽然暂时潜入湖水之中,但是,却也是难以说脱身。

  回想起昔日也是在湖内,擒拿淫弄那水中龙王黛绮丝,当时是何等畅快得意,
现在却是犹如丧家之犬一样,只顾逃命,被赵敏逼到如此。

  逃入水中,西华子初时心中还是想着可能会有转机,例如赵敏冲动之下,下
水追逐,如此,就是正中老道下怀,正可以一举扭转,将她也给擒拿。

  只是,赵敏聪慧谨慎,如何是会中此奸计,西华子在湖内等待许久,虽是有
内呼吸可转为呼息,但是在水下,却终非长久。

  而周芷若身上要穴被老道封住,内力周转不畅,再水下也无法自由呼吸,老
道却是要一次次的给其度气,对着柔嫩的嘴唇就是一通狼吻,几乎是将周掌门的
红唇给吻肿了。

  老淫道以内息运行,但是内力却并非无限,再加上还带着一人,在水下坚持
时间,却是更短,但水面上,接着却是陆续有着火光亮起。

  西华子一次不得已的探头查探,却是只见众多的峨眉弟子以及着山庄内的护
卫,已将湖边各处牢牢封死,岸边火把点燃。

  相隔着十步不到,就有人看守,如此一来,西华子想要从水下脱身却不可能,
一冒头,就是被发现身形,更遑论想要脱身了。

  赵敏在岸边布置,封死了西华子退路,让老淫道无法上岸,而他要是一直在
水中,就算内功再高深,也是有耗尽的时候,最后下场只有一个。

  如此布局,从赵敏出手,再以众弟子进行围守,层层布置,每一步都是走在
了关键处,虽看似逼的不急,但是却偏偏让老道无法应对,循序渐进。

  而等到老道内力耗尽时刻,就是最后的将军之时,西华子虽然心知这一点,
但是却是无计可破,心中再气恼,却也是找不出应对之法。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西华子已经在湖内呆了有一个时辰,不停地给周芷若过
气加上自己内息消耗,已是让内力损失大半,要是继续下去,不用赵敏再动手,
他就是死路一条。

  「咳咳,淫贼,你,今日,咳咳,我就看,看你怎么死,哈哈哈,我已经,
迫不及待看你死的样子了!」

  周芷若还真是恨急了自己,西华子这会也无心与她计较,双手狠狠地一拖她
的挺翘美臀,狠声说道:「想老道死,你想的美,老道我可还没干够你呢,等着
吧,我非要把你的骚穴给干烂,干的你下辈子都合不上腿,让你知道老道我的厉
害!」

  嘴里狠骂一声,西华子转身往湖底处沉去,上面不能脱困,他只能冒险进行
尝试,赌这湖内并非是死地,而另有源头处可以逃生。

  体内内力也已是无法支撑太久,西华子无奈下准备赌上最后一把,去找那湖
底可能存在的活水源头,以他的内力水性,要潜到湖底,并不算难,但是要带着
周芷若一人,却是不禁吃力。

  下潜过程中,老淫道还要考虑到周芷若的呼吸时间,为她渡气,期间,怀中
佳人还是颇有一些不配合,身躯扭动,想要挣拖,不过西华子紧紧的抱住她的身
体。

  在水下闹腾几下,这个硬气倔强的绝美女子,到底还是抗不过着呼吸闭气的
晕眩感,身体无力的贴紧在西华子这丑陋的老淫道身上,任由他抱着往湖底游去。

  往下潜入越深,压力越强,当初虽然西华子也是探入湖底寻找赵敏丢下的戒
指,但是那次探查,到底是有一个大致范围。

  西华子在那范围内查找,却也是费劲周折,过程中也是感觉几次气力不继,
更何况此刻是要探查整个湖底,寻找可能存在的出口,难度却是更大。

  此举有多冒险,老淫道心中清楚,只是此刻他已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全力
的尝试到底,内力已经消耗太多,如无法脱身,到时等待他的,却是只有死路一
条!

  而在水下,老道却还是不知道,水面上,赵敏已经是让护卫架起了长弓,一
旦他有露面,就是立刻进行射击,就是要将这恶心老道封死在湖内。

  其实,赵敏此举布置,她也知会是有一漏洞,那就是老道可能会从湖底逃生,
但是赵敏多年与此布置,对于地形也是掌握许多,山内此湖宽阔,但是并无特别
活水源头。

  绕是如此,性格一向谨慎的赵敏还是让人在另外的山脚处巡守,只是山庄毕
竟不如往昔,人手有限,无法面面俱到封锁山林,这可说是他这整个计划,唯一
漏洞所在。

  十拿九稳之局,却是有了百密中的一疏,如此,却非是赵敏所能改变,却是
要交给天意,看看那无耻老道西华子是否真的命不该绝,临到此时,还能有所转
机!

  湖面上,杀机暗藏,湖下,老道也是陷入了危机,对着东南面的湖底探查一
番之后,西华子却是就感觉气力渐渐耗尽,再又给着周芷若口合度气之后,体内
内力已经所剩不多。

  湖底之深广,远超西华子想象,他也没料到,越是探寻,却似越无边际,已
经来不及再去转换目标,老淫道感觉到就在前方,好似有着一处的水流流动稍急,
也不管着到底是否活路,闷头就往那处潜去。

  再游十余丈,遇到水下一处洞口,洞口宽阔,但是洞内却是漆黑幽深,西华
子稍一犹豫,还是抱着周芷若往内游去,最后赌上一把。

  如果洞内没有出口,没有活水源头,那么老淫道如此潜入其中,却是有死无
生,到时就算还想要折返,也来不及,他只能希望,这是条活路。

  洞口内水压颇急,一股的水流顶住西华子的身体,要将他往洞口冲去,他费
力的往内游去,突然间,却感觉到有着一股凉风吹拂而来,登时让他心中大喜。

  有风流动,那却是就代表前面有出口,西华子鼓起劲力,往前全力游去,深
长的洞穴,越往内,风速流动越明显,最后又憋了一盏茶功夫的气,他到了洞内
深处,却是一处水中洞天!

  洞中有着两处弯口,大量的水流被转道分散,老淫道继续顺着小道前行,却
是进入了一条地下甬道之中,地形渐变开阔,终于,再一次的呼吸到了清凉的空
气!

  甬道内空间不大,但是大半的湖水被隔开,让甬道内有了一定的空间,至少,
足以容纳上西华子与周芷若暂时栖身无疑,暂时可让他们进行躲藏。

  急促呼吸一番,西华子才是回神过来,暗道自己走运,没想到这湖底竟然还
是有这一处天然洞穴所在,也是天要让她命不该绝,天要让他完成他那未竟心愿!

  「咳咳,哈哈哈,老道我没死,哈哈,赵敏,敏敏郡主,呵呵,你就等着吧,
你等着洗干净身体,等着挨老道的屌吧,你要是落到我手上,一定要活活屌死你
不可!」

  西华子怨恨的说着,这一番死里逃生,让他在心中,对赵敏充满感觉怨念恨
意,同时又让他心中生出一念,这位高高在上的敏敏郡主,并非全然不可对抗。

  就算赵敏计划再周详,那又如何?天意在己不在她,老天就是不让他死,让
他能死里逃生,注定,要让他来对赵敏展开报复。

  天之骄女,那有如何?西华子恶狠狠想着,杨不悔,小昭,殷离,黛绮丝,
周芷若这些美女哪个不是天姿国色,绝色倾城,最后却还不是要一个个臣服于自
己胯下。

  让自己的大屌干进她们的身伸手体,甚至捅穿那一层所珍视的处子薄膜,甚
至还成为着自己乖巧的泄欲女奴,还分别在她们身上留下了属于西华子的独有印
记,既然她们能,那赵敏,就也是跑不了。

  想的兴起,才刚逃生,西华子心中又生邪念,伸手揉捏着周芷若的饱满软弹
得双乳,这神魂玉骨羊脂软肌,让这色中恶鬼把玩多少遍都是不会感觉腻。

  在湖水中潜了这么久,昏迷的佳人皮肤有些发凉,身上沾满水珠,不过如此
却又是让西华子手感把玩时感觉更加的柔嫩顺滑,弹性十足,青春活力的美乳在
老道黝黑的手掌中不停地揉下弹开。

  昏迷之中,周芷若也对身体刺激有所反应,雪白的身躯,出水芙蓉,更添诱
惑,西华子狠狠的把玩,一直到着佳人的乳尖兴奋的充血变硬,还是不满足。

  这可是武林第一美女的双乳,无数人所艳羡敬仰的绝世佳人,老淫道越玩越
兴奋,双手将双乳压成各种的扁平形状,然后再看着美乳在手掌中一下的炸弹起,
强有力的乳肉弹得西华子手掌几乎发麻。

  揉按之中,西华子完好的八根手指,几乎整个陷在了胸口的软肉之中,软,
柔,嫩,滑,弹各种美妙的手感,让老道说不出的享受。

  「真是极品的美乳,才不过是被老道破身一天而已,看你这双乳,就是这么
的有潜力,以后你就是跟在老道我身边,老道一定将你这骚乳,给玩的更大!」

  西华子一边捏着一边淫笑自言自语:「张无忌可真是一个蠢货,放着这样的
大美人,这样的美好身体,竟然还不知道享用,便宜老道,活该他就是一个龟孙
子,就该当着一个龟公!」

  死里逃生的狷狂,让西华子此刻有些得意忘形,嘴里胡乱说道:「这姓张的
就是傻龟公,不止是张无忌,就连他那个死鬼父亲也是,恐怕他到死也不知道,
他那老婆的身体,是老道我破的!」

  「天鹰教大小姐,当年还不是被老道我干的跟个母犬一样的乱爬,身体瘫软,
嘴里浪叫,她那紧嫩的骚穴里面,当初可是被道爷我射了好几发呢!」

  得意话语中,西华子下身肿热兴奋,将着阳物抬起,放到了周芷若那白嫩的
双乳中间,双手压住,就是开始用这两团雪白的乳球,对着阳物开始挤压。

  火热的阳物在双乳中抽动,黝黑的阳物在着白乳之中抽带回的抽动,灰暗的
甬道,光线不明,看不真切,但是那白嫩之中的一根硕大黑棒却还是分外明显。

  也是不顾此刻周芷若的娇躯敏感,西华子继续一边抽动柔软的乳肉,感受阳
物那种被全部包裹的美妙享受,一边则是不停地捏动着两粒乳尖,狠狠的夹捏住。

  看着周芷若绝美的面容,再享受着这柔软的几乎让他身体发软,后背直颤的
紧致夹紧,西华子才是抽动一会,却是就感觉着下身一阵的兴奋,有种想要交精
的感觉。

  可能也是因为着刚逃过一场生死,西华子还是心神激动,快感也是感觉比平
时更快,才一会时间就是有种忍不住的感觉。

  不过到底经验丰富,西华子才不想着享受刚开始,就是结束,当即就是深吸
口气,平复心情,嘴里继续胡乱的说起往事道。

  「要不是后来知道殷素素这丫头是之后许久才跟张翠山那老乌龟成亲,老道
还真以为张无忌那小乌龟会是老道的种,幸好不是我的,老道我可没有这么废物
的儿子!」

  西华子继续大力的揉搓压捏,双手按住双乳,调整呼吸,用力的连顶十几下,
阳物前端龟头甚至还是以一定的力道撞在周仙子的下巴上,湿润的皮肤摩擦,发
出一阵的粘稠声。

  「哈哈,想来,老道运气可真不差,或许我就天生是那张家父子的克星,当
年干了老乌龟的女人,给他戴帽子,现在又干了小乌龟的女人,这次,老道不仅
是要干,还要让你们都怀上老道的种。」

  「不仅是你,还有那敏敏郡主,老道也不会放过,我一定要得到她,将你们
都给干大肚子,看那小乌龟以后还怎么抬头!」

  嘴里说着这大胆的想法,西华子动作变得更用力,捏住周芷若双乳,用力的
仿佛要将其给捏爆一样,昏迷中佳人口中发出几声疼痛呻吟,却是全然阻止不了
老淫道的欲念。

  阳物在乳峰中间抽动许久,跟着西华子开始转换目标,分开周芷若修长笔直
的细腿,将其架到了自己的腰上,腰部往前一顶,固定在花穴口。

  甬道之中,还是有着一些积水,周芷若的翘臀近半都在水中,不过这轻微的
凉意,却是并不妨碍,西华子用着龟头开始磨蹭花穴前的小豆,上下刮蹭起来。

  火热的阳物就这么的在敏感处摩擦,再加上西华子那作恶的禄山之爪到处在
周芷若身上游走,挑拨起身体快感,上下敏感处一起被施为,周芷若娇躯不禁开
始轻轻颤抖,有所反应。

  「这还没开始呢?就是要忍不住了,呵呵,什么武林第一美女,不过也就是
一个骚货,被老道这么玩玩就兴奋了,放心,老道一定喂满你,将你这小肚,彻
底干大!」

  西华子淫笑一声,下身突然的往前一顶,噗嗤一声,长枪入洞,丑陋无耻的
老道一手扶住柔嫩美乳,一手扶住细腰,开始快速顶动起来。

  温暖而紧致的花穴,周芷若之前是石女破身,花穴的紧嫩程度,比之一般女
子更胜,西华子粗大阳物一抽动起来,就是感觉其中连绵的嫩肉夹紧,一层一层
的包裹上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的享受,但是这种特殊的紧致感,却是仍让西华子这无耻淫
道享受不已,保持着节奏,在由自己亲自开发的绝美花穴之中进行耕耘。

  稍一适应,西华子保持稳定,控制着节奏,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阳物快刺,
一次次的顶开嫩肉,将着花穴内的褶皱全都给撑开,长枪有力的刺入到着花穴的
深处。

  周芷若才只是被着老道破身一天,虽然是一直不停的干,这穴内的嫩肉却还
是并未必适应这种猛烈的抽动,甚至,因为这无耻老道的凶狠,反而花穴之内还
是有多处的损伤。

  在生死关头,老道是要顾虑周芷若的安全,不忍让她受伤,那是因为,在西
华子看来,如此完美无瑕的身躯,有任何的一点伤痕,那却是都抱潜天物。

  但是再完美的身躯,落到了西华子的手中,却是就要用来享受的,自然是不
再需要客气,胯下狠顶,阳物在着周芷若的花穴之中一直的抽插,尽力的索取着
自己的最大享受和快感。

  周芷若昏迷的娇躯,哪里能够抗衡住老淫道如此的玩弄,雪白的翘臀随着西
华子用力的突刺而不停地晃移着,在甬道内的积水中发出啪啪的声响。

  因为长年练武,周芷若的身躯完美而且还是柔韧性十足,修长的双腿有力,
皮肤却是又分外光滑,随着身体被老道用力的撞刺,身体感觉快感,用力的绷紧,
紧夹在西华子后颈上。

  「什么峨眉掌门,原来也不过如此,口中说的漂亮,但是身体却是比谁都骚,
才干一会就忍不住了,别急,老道一定喂饱你!」

  看着一个绝美的佳人在自己的身下被干的意乱情迷,这可说是一个男人最有
成就感的事情,何况周芷若不论相貌武功才情,都跟西华子这丑陋淫邪的老道天
差地别。

  现在自己却是可以对这高高在上的武林仙子为所欲为,这可是之前他想都不
敢想之事,如此对比之下,却就让老道心中更为兴奋,胯下也是顶的更狠。

  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在着甬道内回响,积水溅起,再加着周芷若美嫩红唇中
发出的呻吟声,此刻听在老道的耳中,简直就是谱写成了一曲曼妙的仙音。

  西华子化身淫道,下身越干越狠,硕大阳物一直的撑顶开着粉嫩的花穴,每
次的抽拉都是要拉起着红嫩的穴肉拉出,连带着丝丝的白夜液体一起的淌出。

  虽才只是一日,但是老道却是在辛勤开发中,知道了身下佳人的敏感点,知
道何处最能给予她刺激,再顶中中,全力的将周芷若花穴内的褶皱撑开,然后对
准花心处的软肉顶去。

  周芷若下身名穴,春水湿润,花穴悠长,连环层叠,每次在西华子顶入后,
快速抽出,穴内嫩肉就是会快速的缩紧,每次西华子再顶入时,就是有种重新的
将连层嫩肉撑开感。

  而在花穴的深处,花心上,一处小软肉却是摆动的分外快速,西华子发现,
每次他抽动刺入的越狠,那一粒小肉就是收的越急,紧紧的吸住着西华子的阳物,
一直猛扫龟头。

  那种感觉,却就好像是花穴深处,一直在跳动一样,如不是有所准备,天赋
异禀,突然碰到如此刺激,恐怕是当即就无法坚持,一泄如注了。

  西华子紧守精关,将那灵巧敏感的软肉一点当成了进攻目标,每次在顶入时
候,腰部都是会突然的发力,以更重的力道塞入,瞬间的将周芷若花穴给顶满,
龟头紧压住那一处。

  敏感处被连续猛顶,周芷若娇躯红晕更加明显,呼吸渐渐变得急促,美丽的
眼睫毛快抖,嘴里的呻吟声一下的停住,西华子抬眼望去,只见她正是牙齿咬住
粉红的嘴唇,正死死的忍住,不让自己出声。

  看这样,周芷若分明是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是不敢睁眼,继续的装着未醒而
已,西华子无声冷笑一声,心中想道:「还装晕,那就让老道我来干醒你,看你
撑到什么时候!」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