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萧齐艳史】终章 (十)(十一)(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字数:12714

作者:云渐生
首发po18

                (十)

  云知还到了五羊学宫,把华矜叫了出来。

  华矜听说有那么多大美人找她画画,倒是没有考虑太久,很快答应了下来,
回去跟教习说了,收拾好东西,便跟云知还上了飞舟。

  云知还道:「我们回云家一趟,看看老爹什么意思,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
建康。」

  「少爷有这份心思,老爷一定会很高兴的。」华矜笑道。

  两人回到云家,跟云海生叙过了家常,云知还便问他要不要搬到京师去住。

  出乎预料的是,云海生思考了许久,竟摇了摇头:「还是不去了。」

  云知还惊讶道:「老爹,你这是怎么回事,从前你好像不是这样的啊?」思
索片刻,问道:「你是不是怕影响到我们小一辈的生活?没关系的,建康这么大,
我们又不缺钱,多买几座宅子就可以了。」

  「不是这个原因,」云海生摇了摇头,有点感慨的样子,「主要是在这里住
得太久了,我不太想离开,搬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

  「更何况,我要是走了,他们怎么办呢?」他朝屋外围观的侍女花匠等扬了
扬下巴,「他们在云家做了这么久,我怎么好意思突然把他们赶走?」

  云知还有点明白过来:「你是不是不舍得离开他们?」

  听他这么说,云海生不由腼腆起来:「也不是……就是,唔,一起生活了这
么多年,总会有点感情的不是吗?」

  「那可以把他们一起带到京师去啊。」

  「不行的,他们可不是孤家寡人一个,各种亲朋好友,加起来起码有百多号
人,哪能全都带走啊?」

  「所以,你就为了他们,舍得让我一个人去京城?」

  「唉,」云海生叹了口气,「你已经长大了,又是鼎鼎有名的修仙之人,我
留不住你。」又看着他微笑道:「你可还记得我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个名字?」

  「当然记得。你是想告诉我,在外面飞得倦了,要知道还可以回家休息。」

  「嗯,你记得就好。」云海生欣慰地点了点头,又道:「你上次来信,让我
打听碧荷母亲的近况,我已经派人去打听过了,也把消息传给了她。算算时间,
这时候她应该收到了。」

  「她母亲没什么事吧?」云知还问。

  「没有。」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云知还又待了一会,便跟云家的人告了别,乘着飞
舟离开了这个地方。

  离开之前,他习惯性地回看了一眼,屋顶台阶庭院桃林仰头观望的人们……

  他觉得这一切都很熟悉,但是在视野中正迅速远去,越来越模糊,他不由感
到一阵怅然。

  恍惚之中,他明白过来,自己当初见到碧荷之时,怀念的究竟是什么。

  ——无关乎好坏,逝去的岁月本身,就是值得怀念的,它们意味着自己生命
的一部分,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去,不会再回来。

  华矜也有些感慨:「当初少爷跟我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在神后宫会面,那时
候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会面法。」

  云知还有点得意,又有点尴尬:「我也没想到,我床上的功夫会比修为高那
么多。」

  两人一路疾驰,当天傍晚时分,便回到了建康,云知还带着她去见了萧棠枝。

  萧棠枝正倚在床上休息,一副困倦的样子,见了华矜,摸了摸她的头发,说
道:「好好休息,今晚可有得你忙的。」

  华矜眨了眨眼睛,问道:「今晚是有什么庆典吗?」

  「不是庆典,是聚会,」萧棠枝脸上露出一个略有些得意的笑容,「不穿衣
服的那种哦。」

  云知还道:「聚会,都有谁?」

  「秦仙子,叶师妹,神后妹妹,我,还有你大师姐、二师姐……」萧棠枝一
个一个地数过来,「反正挺多人的。」见云知还脸色有些古怪,便问道:「你怎
么了?」

  「我大师姐和二师姐也会参加?」

  「对啊,很奇怪吗?」

  「奇怪,当然奇怪!」云知还大声道,「我大师姐怎么会答应你?」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萧棠枝笑眯眯的样子,「你想想,我神后妹妹为什
么会答应你,跟你发生关系?」

  云知还道:「那不是你介绍的吗?」

  「为什么我一介绍她就愿意了?」

  「为什么?」

  「你怎么突然这么笨,当然是因为我把她睡服了啊。」

  「……」

  云知还上下打量着她:「你的意思是,你跟我大师姐睡过了?」

  「何止啊,你大师姐、二师姐,秦仙子,叶师妹,我今天忙了一整天,才把
她们睡服了,」萧棠枝抚摸着自己的细腰,摇头叹气道:「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找
来这么多美女,可累死我了——你真是头大种马!」

  云知还简直欲哭无泪:「我两位师姐就这么答应你了?」

  「嗯,我跟她们说,既然我们还要在这个世界上过活,那就要负起责任来,
把这个世界弄得好一点。弄好世界的第一步,当然应该从家庭内部事务搞起。家
和万事兴嘛,要是我们自己天天争风吃醋闹内讧,那怎么行?一屋不扫,何以扫
天下?」

  萧棠枝说完,见他不声不响地盯着自己,似乎十分忿忿不平,便问道:「你
这是什么意思,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啊?」

  云知还咬牙道:「我的两位师姐,你是一起睡的,还是分开睡的?」

  「当然是一起啊,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叠在一处,肆意抽耸,多有趣啊,」

  萧棠枝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惊讶道:「不会吧,这么多年了,你还没得手
啊?」

  云知还被她气得哇哇乱叫,扑到床上,按着她打了一顿屁股,恨恨道:「你
太可恶了!」

  华矜连忙跑来劝架,忍笑道:「少爷息怒,萧姑娘这不是为了大家好嘛,出
发点是没问题的,就是……呃,那个手段过激了一点!」

  萧棠枝在云知还手上咬了一口,疼得他赶忙缩手退开,才慢条斯理地坐直身
子,理了理鬓发,微哼道:「不识好人心。你当初答应我什么来着,莫非都忘了
吗?」

  云知还这才想起自己答应过她,她做什么自己都不会生气云云,不由摸了摸
鼻子,尴尬道:「一时冲动,忘了。」随即想起她处心积虑,把自己骗进圈套里,
只一天功夫,就把自己喜欢的姑娘全部睡了一遍,不免又有点不满起来:「那还
不是因为你太过分了。」

  「还有更过分的呢,」萧棠枝笑眯眯地道,「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睡她们的?」

  「怎么睡的?」云知还也有点好奇,忍不住顺嘴问道。

  萧棠枝从虚空中摸出一根底部连有皮带的红黑色棍状物,得意笑道:「就是
这个。」

  云知还见那东西六七寸长,粗逾儿臂,棒身龟头皆栩栩如生,知道是女子用
来自渎的角先生,便问道:「你这东西是从哪来的?」

  「于圣使那借的,」萧棠枝把它平放于右眼之前,望远镜似的,透过一个小
孔看着他,「还有洞洞,可以把水射出来哦。」

  云知还猜那上面也许有什么机关阵法之类,但是此时懒得多想,只是道:
「你好好休息吧,我晚上再来收拾你。」

  萧棠枝朝他挥了挥手,「记得留点精力啊,我们都涂了极乐净秽膏呢。」

  云知还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闻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又走了回来,抱着
她狠狠亲了一顿,喘息道:「萧姑娘,你真是个大妖精。」

  萧棠枝玉手下移,在他胯间抓了一把,惊讶道:「一句话就能让你这么硬!

  你真是个大色狼。「

  云知还被她抓得甚是舒服,什么气也都消了,又跟她缠绵了一会,忽然想起
一件事,便问道:「对了,我有件事忘了问你,当初魔尊要把你抓回去当妃子,
为什么以三天为限,而不是立刻把你抓走?」

  萧棠枝秀脸微晕,道:「这个可有点不好解释。」

  云知还隔着衣衫揉着她高耸的胸脯,「必须解释。」

  萧棠枝「唔唔」呻吟了几声,红着脸道:「他那是故意捉弄我的。涂了极乐
净秽膏的女子,稍一走动,衣衫或大腿摩擦到敏感部位,便会有反应,在自己的
家人朋友面前,又必须忍着,自然会有种不堪折磨的羞耻感,三天之后,见了他,
就会抬不起头来,更容易被他攻破心防。」

  「原来如此。他是不是让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的,还命令你涂了极乐净秽膏之
后,多多走动?」

  「是啊。」

  「看来他还挺会玩。」

  云知还放开了她,重新说了一遍「等晚上我再来收拾你」,便跟华矜出了宫,
回了于红初的旧宅。

  向绛云仙子等人引见过了华矜,与众人一起吃了晚饭,云知还找了个空档,
把李萼华拉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李萼华好像意识到了他要问什么,脸上不由红了起来。

  云知还绕着她走了几圈,认真地上下打量,最后站到她面前,点了点头,道:
「师姐真美。」

  李萼华咬了咬唇,道:「师弟,你都知道了?」

  「嗯,萧姑娘都告诉我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云知还开口道:「那个……好玩吗?」

  「挺好玩的,」李萼华微微笑道,「本来我心里还有点疙瘩,结果跟她你戳
我一下,我戳你一下,那点疙瘩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云知还咦了一声,道:「你也戳她了吗?」

  「对啊,还是我跟小卿一起上的。」

  「原来如此,我又被她骗了,」云知还把萧棠枝的话转述了一遍,「我还以
为你们被她欺负了,正想着晚上怎么报复回来。」

  李萼华扑哧笑了一声,道:「我们哪有那么好欺负?」

  「嗯,」云知还把她抱进怀里,温柔地唤了一声,「师姐。」

  「怎么了?」

  「以前是我不对,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李萼华哼了一声,道:「当然会。」

  云知还讨好地蹭了蹭她脸颊,「那现在不气了吧?」

  「现在好一点了,」李萼华叹了口气,「都怪我命不好,遇上你这么个无赖。」

  云知还看着她明亮如星的眼睛,心里涌上来一股深深的愧疚感,「嗯,都是
我不好,要是师姐喜欢的是别的男人,就不会这么纠结了。」

  「唉,那有什么办法呢,都已经遇到你了,再想后悔也晚了。」

  云知还见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由笑道:「看来师姐这是一遇师弟误终
生啊。」

  李萼华不知想到了什么,也笑了起来。

  云知还抵着她的额头,试探着道:「师姐,你看,你和小卿师姐,都已经跟
萧姑娘那个了,那我们……嗯,是不是也该更进一步了?」

  李萼华霞染双颊,道:「不能等到晚上么?」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想跟你们先呆一会。」

  李萼华犹豫片刻,小声道:「那你去把小卿叫进来。」

  云知还大喜,抱着她狠亲了几口,赶忙去把申小卿叫了进来。

  申小卿见李萼华也在,正想问她有什么事,却被云知还一下子抱住,吻住了
小嘴。

  她瞪大了眼睛,嘴里呜噜呜噜叫着,身子却很快软了下去。

  云知还把她放倒在床上,纠缠着她的滑软香舌好好吮吸了一番,才放开了她,
牵着李萼华的手,把她也拉到了床上来。

  申小卿被他跟李萼华一起抱着,不由脸额发烫,羞涩道:「师弟,你、你这
是要做什么?」

  云知还一边一个搂着,在她们两张如花娇颜上亲来亲去,虽然还什么都没做,
心里却大感满足,笑道:「当然是要跟你们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啦。」

  申小卿听了,更是羞涩,只是此时却没力气挣脱他的怀抱,只能把求助的目
光望向了李萼华。

  李萼华刚要说点什么,樱唇早被云知还封住,吻得啧啧有声。

  云知还一边吻她,一边把她的衣服剥得精光,露出一身雪白耀眼的肌肤,抱
进被子里藏着。

  申小卿见师姐都没反抗,更是没了主意,很快便被云知还剥光了,也抱进了
被子里藏着。

  云知还看着她们露在锦被外的两张无瑕玉脸,不胜欢喜,三两下褪去身上的
衣服鞋袜,挺着根大棒子,钻进了她们中间的位置。

  三人赤条条的身子贴在一起。细腻光滑的肤触,暖香怡人的女子气息,皆让
云知还舒心无比,手摩唇吻,忙得不亦乐乎。

  李萼华两人胸前双乳被云知还的大手不断揉搓着,脸颊耳垂被湿热的舌头扫
来舔去,情欲渐渐升腾,秀脸上不知不觉布满了迷人的红晕。

  云知还过了一会瘾,稍稍停下动作,捉起她们的玉手,放到自己胯下,喘着
气道:「师姐,你们也来摸一摸师弟嘛。」

  李萼华咬唇迟疑片刻,五指微张,圈握住他的火热棒身,上下撸动起来。

  云知还哎呦哎呦地叫着,又去催申小卿:「小卿师姐,别害羞,你也来嘛。」

  申小卿一向心软,受催不过,便也晕着脸儿去胡乱揉弄他的肉棒。

  她们的动作绝谈不上熟练,但是温软滑腻的指掌传递给云知还的感觉,却实
在销魂,再配上她们近在咫尺脉脉含羞的眼神表情,不一会儿,他的心里便产生
了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他的手从她们精致的锁骨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滑落,雪白尖圆的嫩乳、紧致
光滑的小腹、饱满庾软的耻丘……每一处皆流连忘返,细致爱抚,终于到了两人
最私密的部位,他心里叹息一声,温柔而有力地滑了进去。

  李萼华和申小卿正羞涩不已地为他撸动着肉棒,忽然齐齐呜叫了一声,浑身
打起颤来。

  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压在她们的花唇之间,研磨搓揉,不时极富技巧地勾
挑一下,挖得她们蜷趾蹬足,呜呜哀鸣。

  云知还一边轮流盯视着她们蹙眉咬唇的动人神情,一边轻拢慢捻,快搓重揉,
心里惬意无比。

  申小卿挨了一会,底下春水潺潺,渐感吃不消,便向云知还求饶道:「师弟,
你、你玩够了没有?」

  云知还亲了亲她雪白的鼻尖,笑道:「师姐,你忍不住了吗?」

  申小卿含羞点了点头。

  云知还见她这么柔顺乖巧,大为欢喜,跟她换了个位置,自己睡到了最里面。

  他伸长手臂搂着李萼华,把申小卿夹在中间,下身挪了挪,把肉棒从申小卿
腿心穿了过去。

  申小卿身子娇小,肉棒从她身前探出一截,钻进了李萼华的腿心里。

  云知还的肉棒火热坚挺,好像一根烧红的铁棍,把两个绝色美人儿串在篝火
上烘烤。

  感受到男人那根东西,紧贴着自己私处不停磨耸,李萼华两人都是羞涩异常。

  她们还是第一次跟师弟一起做这个事,均感觉此时的姿势无比羞人,身体似
乎比平时敏感了许多,只是被他这么磨弄着花唇,便已经快感连连,心酥腿软。

  云知还的肉棒被她们雪滑的腿根紧紧夹住,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四片湿濡
娇软的花唇不停摩擦着肉棒,不由身心舒畅得直哼哼。

  「唔,唔唔!呜呜……」

  李萼华两人菱唇微绽,轻哼细吟起来。

  云知还磨了一阵,伸手下去,扶正了自己的肉棒,发力一挺,把小半截刺进
了李萼华的小穴里,双手捏握住她的丰圆玉乳,大力抽耸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云知还肌肉结实的下身撞击在申小卿弹软的雪臀上,发出阵阵诱人欲死的淫
响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仅被直接攻击的李萼华大声呻吟,申小卿敏感的花唇内侧被他血管浮凸的
棒身压着不停碾磨,也忍不住开始呜呜娇啼。

  云知还盯着两张如花似玉的娇面,急耸狠弄了上百下,又从李萼华穴内抽出,
刺进了申小卿的小穴里,急抽狠送数百下。

  申小卿刚感觉快美潮涌,似乎要丢,云知还却又忽然换成了李萼华的玉穴…

  …

  两人被他一通轮流抽耸,皆是又羞又急,恨不能把他叫停,先送自己上了巅
峰再说。

  云知还哪能不知道佳人意思?只是他故意如此,等她们开口求饶而已。

  三人正各怀心思,战成一团,门外忽然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三人一惊,连忙屏息敛气,不敢稍动。

  云知还平缓了下呼吸,问道:「谁啊?我已经睡了。」

  「乖徒儿,你骗谁呢?弄这么大声,也不知道施法屏蔽一下。」

  云知还松了一口气,笑道:「原来是师父,您进来吧。」

  吱呀一声,绛云仙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羞得李萼华两人赶忙躲进了被子里。

  「哎呦,还是一龙双凤呢,乖徒儿,你可真是了不起。」绛云仙子没有丝毫
避让的意思,就倚在门框上,笑吟吟地看着。

  云知还道:「师父,您有什么事吗?」

  「不急,你先忙你的,等下我再告诉你。」

  云知还听她这么说,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一掀被褥,露出底下两具白雪雪
的美人娇躯,趁她们羞涩不堪茫然失措之际,逮着叠到了一起,一下扑了上去。

  李萼华压在申小卿身上,两瓣雪臀高高翘起,被云知还从背后抱着,插了个
又深又满,「呜!」的一声,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

  云知还一边大力挞伐着自己这亲爱的师姐,撞得她两瓣美臀啪啪作响,一边
对绛云仙子道:「师父,您这么看着,师姐会很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你们有三个人,都被另一个人看了去,多我一个不多。」绛云仙
子笑道。

  李萼华把脸埋进申小卿肩颈处,根本不敢抬头,可是他们的对话却无法阻挡,
直钻进她心里去。

  想到自己在师父面前,被师弟不停插着小穴,她脑中乱轰轰的,快感排山倒
海般汹涌而来,忽然「啊啊」亢声呻吟了几句,倒在申小卿身上,大丢起来。

  云知还连忙拔出肉棒,认真注视欣赏着师姐花唇之间飞珠溅玉的动人情景,
待她呜咽着平息下来,便把她的身子搬到一边,压到申小卿身上,笑道:「师姐,
轮到你了。」

  申小卿早被这架势唬得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把那根大棒子弄进了自己的身
体里,才缓过神来,羞叫道:「师弟,你、你放过我吧……呜呜呜,羞死人了…

  …「

  云知还把她两条细直美腿扛到肩上,急速抽送起来。

  大棒子噗叽噗叽捣着申小卿的玉穴,两只绝美玉足在他肩头摇来晃去。

  申小卿比李萼华还不济事,双手掩着秀脸呜呜挨了四五十下,便一下子丢了
出来。

  云知还在师父面前把两个美师姐全部弄得丢了身子,心满意足之下,疾突狠
刺几十下,便也射了出来。

  他还记得要一碗水端平,只射了一半给申小卿,剩下一半借玉扳指的功效,
忍了一下,倾注到了李萼华的玉壶里。

  看着两个美人儿师姐肌肤泛红,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呼呼喘着气儿,云
知还只觉得身心俱畅,拖着根汁水淋漓的大棒子,走到绛云仙子面前,得意道:
「师父,弟子这床上功夫不错吧?」

  「不错,不错。」绛云仙子赞许地点了点头。

  「现在师父可以告诉我有什么事了吗?」

  「嗯,」绛云仙子脸上的笑容略略收了一些,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所以来跟你说一声。」

  「啊?师父要去哪里?」

  绛云仙子道:「也不去哪里,就是在这里呆得闷了,想出去走走。」

  云知还觉得她说话的瞬间,脸上似乎掠过了一抹失落的神情,有点明白过来
——她是不想再呆在京城里了——便说道:「师父,您要走,我不拦你,但是你
要记得早点回来啊,弟子会很想你的。」

  绛云仙子叹了口气,道:「那可不一定,你知道,我不是个长情之人,还是
不要对我抱太大期望的好。」

  云知还沉默了一瞬,随即上前把她抱住了,温柔地亲了亲她的脸颊,微笑道:
「我知道,师父,这句话您已经说过好多遍了。但是我们是不一样的,对吧?

  我们可不是情人,也不是夫妻,我们只是师徒而已。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您可别想赖得掉。「

  绛云仙子脸上忽然落下了一行泪水,她飞快抬手擦掉了,点了点头,道:
「嗯,我知道了,你是我的好徒儿,我是你的好师父。」

  云知还放开了她,笑道:「师父,那您去吧,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
来的。」

  绛云仙子没再多说什么,向李萼华两人挥了挥手,转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云知还回到床上,抱着两位师姐,叹道:「师父这是被人勾起了伤心之事,
想出去透透气。」

  「嗯,」李萼华道,「其实师父远不如她自己说的那么薄情,要不然这么多
年,早就该忘掉了。」

  「是啊。」申小卿也同意道。

  云知还想起第一次见到绛云仙子的情形,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不管怎么
样,她都是我师父,从见到她的第一天起,我就认定她了。」

               (十一)

  三人洗干净了身子,坐在床上闭目休息,到了子时初,与秦迟锦、华矜、叶
流霜一起,结伴到了神后宫门前。

  萧棠枝早已经在等着他们了,笑着把她们迎了进去。

  萧如真的寝宫里,点着一排红烛。地上铺了毯子,踩上去极为绵软,显然是
什么名贵之物。左边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张书案,案上放着笔墨纸砚,案右侧还
有一个很大的长方形画板,不用说,那是给华矜绘画用的。

  萧棠枝见人都到齐了,便笑问道:「大家都知道今晚要做什么吧?」

  「知道,」叶流霜答道,「师姐说的,每个人最羞涩不堪的样子被别人看了
去,互相之间就没有隐私,没有秘密,就家和万事兴了嘛。」

  「不错,」萧棠枝道,「那叶师妹,就你先来吧。」

  叶流霜一楞,不满地道:「师姐,哪有你这么坑自己师妹的。」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带头脱去了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露出了一身雪腻无
瑕的肌肤。

  申小卿向云知还悄声道:「叶姑娘的腿好长啊。」

  「确实很长,」云知还点了点头,「扛到肩上,抱在怀里,滋味美极了。」

  「第二个,便请神后妹妹来吧。」萧棠枝道。

  萧如真也羞羞答答地脱去了全身衣物。

  「好精致,」华矜赞叹道,「好像象牙雕成的微缩美人一样,一点瑕疵也没
有。」

  「确实,我昨天摸的时候,一点皱纹疤痕都没有摸到。」云知还又来接话。

  反正每个人脱掉衣服,都会有人赞叹一声,然后云知还就接上来,说自己亲
吻爱抚耸弄之时,体验如何如何美妙。

  众女听得羞涩不已,眼睛里恨不能长出牙齿来,用目光咬他一口。

  很快,所有人都脱得一丝不挂的,莹白如玉的肌肤反射着烛光,让人觉得寝
宫之中突然亮堂了不少。

  萧棠枝道:「大家都过来,抱上一抱。」

  云知还乖觉地站到最中间,香暖滑嫩的女子胴体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伸臂
抱住了他。

  云知还唔了一声,脸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尽情感受着四周传来的美妙触觉,
赞叹道:「好舒服。」

  众人散开。

  萧棠枝又让他们排好队,指着自己道:「一个一个来,亲我。」

  众人轮流,捧着她的脸,一顿狠亲。

  然后又换一个人,众人又去亲她。

  等全部人轮过了一遍,萧棠枝便趴下身子,指着自己高高翘起的雪臀,道:
「亲这里。」

  叶流霜在她的美穴上重重亲了一口,噗嗤笑道:「师姐,真亏你能想出这么
多羞死人的主意来。」

  「谁叫我生下来就这么聪明呢,你们都不愿意想,只能我来开动脑子了。」

  萧棠枝回过头,秀脸上还有一抹晕红,指着自己的美臀道:「下一个!」

  众女一个个互相亲过了,只剩下云知还。

  他看着这么多绝色美人赤裸着身子亲来亲去,胯下阳物早翘得贴到了肚皮上,
这会大大咧咧地站到她们面前,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也该轮到我了吧?」

  萧棠枝还没有跟他做过这个,秀脸微红,问道:「谁先来?」

  秦迟锦左右看看,见她们都甚是羞涩,便道:「我先来吧。」走近几步,蹲
下身子,捏着云知还的阳物,啊呜一声,吃了进去,套弄几下,又吐出来,走开
了。

  叶流霜是吃过云知还那根东西的,第二个走过来,忍着羞耻,帮他含弄了几
下。

  接着是李萼华,她也吃过,所以胆子大一点。

  然后是华矜,她是很熟练的,把云知还的肉棒吃进嘴里,温柔地舔弄了一番,
才退下去。

  云知还被她们接连含吮肉棒,兴奋异常,看着其他人,笑道:「不要怕啊,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习惯了就好了。」

  萧棠枝道:「小卿妹妹,你跟他比较熟,你先上。」

  申小卿玉脸通红,张了好几次嘴,才勉强吃了个龟头进去,胡乱舔了几下,
便急匆匆地跑开了。

  虽然短暂,云知还也感到十分满足,今天能品尝到二师姐小嘴的滋味,已经
非常难得了。

  萧如真看了看萧棠枝,道:「萧姐姐,你先上吧?」

  萧棠枝犹豫片刻,正要上前,云知还却摆了摆手,道:「萧姑娘是主持人,
还是最后一个上来吧。」

  萧如真没法子,只能蹲到他面前,羞涩至极地尝试着吃他的肉棒。

  她跟申小卿一样,是娇小玲珑的类型,樱唇张到最大,也只能吃进一个龟头,
极其敷衍地伸出香舌扫了几下,便羞不可遏地退了下去。

  云知还爽到一半,便被她逃走了,心里感到十分遗憾,向萧棠枝招了招手,
道:「萧姑娘,该你了。」

  萧棠枝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感到十分不妙,但是此时可不能退缩,咬了咬牙,
也走到他面前蹲下,一手扶着他的大腿,一手捏着他的棒根,啊呜一下,把大龟
头吃了进去。

  云知还的肉棒进了一个极其美妙的地方,紧凑湿润温软,种种感觉纷至沓来,
忍不住伸手按着她的后脑,来了一个深喉。

  「呜!呜呜,呜呜呜……」

  萧棠枝徒劳地挣扎着,美丽的小嘴被男人当成了玉穴,一下一下快速抽耸。

  云知还被她们轮流舔弄,早已积累了满身快感,萧棠枝挣扎之时,香舌乱卷,
不时抵进他的马眼里,更是让他销魂蚀骨,爽到了极点,又插了几次深的,再忍
不住,小腹紧紧压着她的双唇,猛烈爆发了出来。

  「咕嘟……咕嘟……」萧棠枝羞得满脸潮红,喉管不停蠕动,把一股又一股
腥咸的精液吃了进去。

  云知还射得筋麻骨软,酣畅淋漓,待他完全停止下来,萧棠枝已经软得泥团
一样,坐在地毯上,半天起不了身。

  云知还暗叫一声糟糕,一时兴起,玩得太过火了,忙把软垂下来的肉棒从她
嘴里拔出,为她擦掉了嘴角溢出的精液,急道:「萧姑娘,我错了!」

  萧棠枝喘了许久,抬头看到众人满脸的惊愕羞涩,不禁又羞又恼,啪的打了
他的肉棒一下,恨声道:「扶我起来!」

  云知还一声惨叫,抱着下身跳了几跳,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萧姑娘,你也
太狠了,谋杀亲夫啊!」

  萧棠枝见他似乎真被自己打痛了,一报还一报,便觉得恶气出了不少,抓着
他手臂站了起来,哼了一声,道:「谁叫你先欺负我。」

  云知还抱着她哄道:「我发誓,再也不敢了,萧姐姐,你原谅我吧。」

  萧棠枝听他把「萧姐姐」都搬了出来,心里一软,气便消了,只捏了捏他的
脸,说道:「以后再慢慢地调教你。」

  这就算是放过自己了,云知还不由松了一口气,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可不能
再乱来。

  萧棠枝转对众人道:「热身运动做完了,现在进入正题,你们都趴好了,把
屁股翘得高一点。」

  众女听令,一个个趴在地上,翘起了一片圆美白臀。

  萧棠枝走到最右侧,把从于红初那借来的角先生绑到雪腰上,调整好了角度,
对云知还笑道:「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我们每人三个,谁先把她们插得全部丢了身子,就算谁赢。」

  「这个简单,」云知还信心满满,「不知道赌注是什么?」

  萧棠枝不怀好意地看了他臀后一眼,笑道:「谁输了,谁就像她们一样趴下
去。」

  「啊?」

  「怎么,不敢?」

  云知还一咬牙,「来就来,我这真家伙,还会怕了你这假家伙不成。」

  「好,有种,」萧棠枝笑着一击掌,「开始!」

  ……

  清晨的阳光洒进殿内,照出荒唐过后,一派混乱淫靡的景象:锦衣华服散落
各处,赤裸的男女身体交叠在一起,名贵的地毯一团团一绺绺的,似乎能看出已
经干涸的那些淫液的痕迹……

  空气中的淫靡气息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女子温暖淡远的体香。

  华矜投下手中的画笔,小巧的鼻子动了一动,吸了一口满含着香味的晨风,
慵懒地打了个呵欠。

  李萼华和萧棠枝同时醒了过来。

  萧棠枝道:「李姑娘早。」

  「萧姑娘早。」

  萧棠枝起身,走到华矜身后,打量着宣纸上的画,越看越感惊奇,赞道:
「华矜妹妹画得真好,细节逼真,气韵生动,好像让人回到了昨晚的现场之中。」

  李萼华红着脸看了一会,说道:「你们昨晚真够疯狂的……」

  萧棠枝笑了笑,正想说点什么,却听于红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可以进
来吗?」

  萧棠枝道:「圣使大人请进。」

  于红初进屋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男男女女,不由啧了一声,道:「年轻
人就是不一样,这一晚要费多少精水啊?」

  萧棠枝笑道:「圣使大人,您是不是有事找我们?」

  「瞒不过你,」于红初道,「北边的人投降来了,你要不要去处理一下?」

  「好,稍等片刻。」萧棠枝迅速清洁了一下身子,穿衣束发,又洗漱了一番,
跟于红初去了。

  云知还等人陆陆续续地醒来,李萼华便告诉了他们,北边的人前来投降的事。

  众人皆大喜过望。

  萧如真道:「谢天谢地,一切终于结束了。」她自然而然地望向了天空,心
想:无论如何,总算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

  众人畅谈了一会未来,见到萧棠枝走了进来。

  云知还问:「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嗯,都处理完了。」萧棠枝道,「他们自作主张,干了一件坏事,为了补
偿,就替我们把邺城的百姓安顿好了,倒是省去了我们一番功夫。」

  「什么坏事?」叶流霜问。

  「拓跋涛联合柳清园等几个人,借着议事的名义,把司马长平杀了。」

  「啊,」云知还惊讶道,「司马长平就这么死了?」

  「对啊,举父能死,魔尊能死,再死一个司马长平,也不奇怪嘛。」

  「柳清园为什么会去杀他?」

  「说是拓跋圭送了几个异族美女给他,他又一向不满司马长平的行径,就一
起去了。」

  「在我的印象中,柳清园似乎跟司马长平的关系不错啊?」

  「都是假的。柳清园修为不如司马长平,智谋也不如司马长平,屈居人下久
了,不免滋生恨意,平时吹嘘拍马得越厉害,一有机会,反咬起来也就厉害。他
会去杀他,不稀奇。」

  她这话十分有道理,云知还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萧棠枝看了众人一眼,笑道:「大家都坐下,我还有事要说。」

  云知还见她笑得古怪,心中生出一丝不妙之感。

  萧棠枝见众人都坐下了,便也坐下笑道:「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对吧?」

  众人都道:「对。」

  「一个家庭之中,是不是应该有一家之主?」

  「对。」

  「那这位家主,应该是谁呢?」

  许多人答道:「自然是萧姑娘了。」

  萧棠枝闻言,满意地笑了笑,说道:「萧妹妹要把神后之位让给我,我也接
下来了,登基的日子,估计不会太远,但是我思来想去,好像差了点什么……」

  她顿了一下,接道:「差了什么呢?我昨晚才想明白过来,原来是差了一位皇
后,替我管理后宫的事务。」

  皇后?许多人不免愣了一下,有点跟不上她天马行空的思路。

  「我决定了,就封他做我的皇后,」萧棠枝玉手一指云知还,笑道:「同意
的举手!」

  云知还一句「不行!」还没喊出喉咙,刷刷刷刷,一片玉臂森林从四周升了
起来,他目光扫了一圈,不由哀嚎一声:「不是吧,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居然全
票通过!」

  众女笑得东倒西歪。

  「男的皇后诶,破天荒头一遭,你不觉得太有趣了吗?」

  「以后萧姑娘负责治理国政,你就负责在后宫管理我们,这差事可清闲多了,
你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少爷,你就从了萧姑娘吧,你斗不过她的……」

  一片叽叽喳喳的嬉笑声里,云知还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他脑子一转,举手道:「那我也有条件。」

  「说。」萧棠枝很大方地道。

  「我要你只宠我一人,不能废后。」

  「行。」

  「我要秽乱后宫!」

  「行。」

  「我要垂帘听政!」

  「行,」萧棠枝道,「但是大事你得听我的。」

  一番讨价还价下来,云知还没心思再闹了,反正以后有得是时间,慢慢琢磨
着怎么翻盘吧。

  萧棠枝处理完了家事,便说道:「接下来我们还有不少事情要做,比如说把
陵墓修建好,让萧妹妹的父亲入土为安,比如说派人去螭龙山脉,寻找龙骨星兰,
再比如说最重要的,派人到南方去,安抚临海百姓,与浪人商议清剿凶禽猛兽和
通商事宜……但是如今我们手中的力量无比强大,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很快就
能处理好。」

  众人一想,果然如此。待想到以后天下清明,无事发生,许多人心里都不由
生出了一种惆怅失落感。

  萧棠枝道:「你们觉不觉得,就这么结局,有点太顺利了,好像差了点什么?」

  「确实,」云知还点头道,「我有同感。」

  萧棠枝问道:「你们现在还有什么遗憾的吗?」

  「有,」李萼华道,「我杀错了人,家仇至今未报,以后恐怕也没有机会再
报了。」

  华矜道:「我以前跟我们少爷说好了,要去考状元的,现在自然也考不成了。」

  叶流霜道:「我比较惨,本来这次下山,就两个任务,一个是找龙骨星兰,
一个是救师姐你出来,结果全都没完成,自己还被抓进了宫里,要师姐你来搭救。」

  众人开启了诉苦大会,一个比一个说得凄惨。

  萧棠枝看向一直没出声的云知还,问道:「你呢,你难道就这么幸福,一点
遗憾也没有?」

  云知还左思右想,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道:「有了!」

  「什么?」

  「我以前练过一本《大衍剑经》,虽然没怎么用过,但是当时练得可刻苦了,
它的最后一页什么内容也没有,就写了个题目『遁去的一』,师姐当年告诉我说,
也许机缘巧合之下,它就会突然冒出来。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发现它的招式
内容,以后没事可做,缺少机缘,就更难发现了,那还是挺遗憾的对吧?」

  「不错不错,」萧棠枝抚掌笑道:

  「有遗憾,那就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

  完本感言: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不然我可能不会完成这部小说,再如
何不满,这都是我的第一部长篇作品,我很幸运能拥有它。当然,这只是一个非
常简陋的草稿,后面我会出一个修订版,大概两周之后,发一个电子文档出来,
有兴趣的,到时候可以回来看看。新的小说需要一定的筹备时间,顺利的话两个
月左右,会公布在书友群和作者会宾室的交流帖里,还没有厌倦我这种风格的,
到时候也可以回来看看。就这样吧,后会有期了诸位。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