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我的娇妻出轨记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枯荣一半
2021.6.17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5638

  前言:机缘巧合下写了这篇文章,肉戏方面实在不是特别擅长,参考别的文
章,看看有没有哪个大佬可以看出是哪篇文章。

  「老婆,下班了吗?」刘波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拿起手机拨通妻子霍晓云的手
机问道。

  「嗯,我已经回去了。」电话那头妻子略有冷淡说道。夫妻两人在电话中不
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还是在生我的气呀,刘波心想。事情的起因是上周和妻子逛街的时候,她看
中了一款新样式的手提包,刘波没有给她买,之后妻子就一直在生闷气。

  今天刘波打电话是有意缓和下关系,准备给妻子个惊喜。

  刘波结婚已经一年多了,但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刘波与霍晓云过的是周末夫
妻。平时上班的时候各回各家,只有周末的时候才会去他们的爱巢享受夫妻的生
活。原因有很多,主要这种生活方式既享受了单身的自由,又可以慢慢适应两人
的婚后生活,夫妻两人也乐在其中。

  刘波提起特意返回专柜购买的手提包手里捧着一束鲜花驱车来到妻子家的楼
下,今天是星期四,一般情况下刘波是不会来找妻子的。妻子也绝对想不到我会
在这个时候来找她,刘波出神的想着,仿佛可以看到一会妻子看到新款手提包时
候的笑容,男人嘛,该低头时还得低个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波正准备开车门,一位靓丽的女子从妻子家的楼道走了出来,刘波仔细一
看正是妻子霍晓云。只见她穿着一身刘波之前从未见过的浅蓝色雪纺连衣裙。而
手臂挎着的正是之前刘波没有给她买的手提包!天色渐暗,她并没有注意到对面
车里的刘波,而是站在楼道口玩起了手机。

  这么晚了妻子打扮这么漂亮准备去干嘛?刘波放下手中的鲜花在车里暗中观
察了起来。

  妻子比他小五岁,南方女子几乎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清澈明亮
的眼眸,一对细长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肉嘟嘟
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长发过肩,发尾精心的烫成波浪大卷,一颦一笑,
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无需额外的
装饰,身材就更加无可挑剔,身为南方女子的她,却有着一米六八的身高,加之
平时注意锻炼与保养,二十七岁的她蜂腰丰臀,水滴状的圆润乳房挺立胸前,刘
波每次总是爱不释手。妻子性格上还比较单纯,总是有股莫名的傻气,让人喜欢。

  沉思间一辆老式桑塔纳开了过来,只见妻子向车子招了招手,桑塔纳停在了
妻子面前。这是妻子叫的车吗?现在谁还开这么落伍的车呀?刘波心想。

  桑塔纳上走下来个矮胖的男子,挺着个啤酒肚,挂着猥琐的笑容一溜小跑着
来到妻子面前。

  刘波看到这个男子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经常在麻将室跟妻子打麻将的小混
混强子吗?难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妻子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刘波的心一
瞬间乱成了麻。可接下来的一幕彻底把刘波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只见强子来到妻子身边伸手摸向了妻子的翘臀,妻子只是嗔怪而又妩媚的斜
了他一眼并没有责怪他的无理,可悲的是那股少妇的风情,刘波从来没在妻子的
身上感受过。

  一股热血瞬间涌上刘波的头上,愤怒的他几乎窒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
对我?这还是那个清纯可爱傻里傻气的妻子吗?刘波在心里不停的想着。气愤的
他拉开车门就想冲出去暴揍这对狗男女,可是在妻子环顾周围的目光中,鬼使神
差的刘波猛的低头躲了起来。

  为什么要躲起来?是她偷情又不是我?刘波痛苦的想着,内心深处除了痛苦
竟然有一丝丝兴奋蔓延而出,这股兴奋的情绪逐渐覆盖了痛苦,竟使刘波刺激的
浑身发抖。妻子和这种矮矬的死胖子搞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光是想想胯下已经
硬的不行了……

  桑泰纳已经开走了,要不要跟上去?刘波心里想着,可手已经不自觉的发动
了汽车。

  桑塔纳并没有开多远,一路径直来到了附近满是破败老房子的老城区,刘波
并没敢跟太紧,等他追上停在巷子口的桑塔纳,强子和妻子霍晓云已经消失在夜
色弥漫的小巷中。

  「操」刘波愤愤地猛踹了一脚桑塔纳,自己的脚却传来了钻心的疼痛。他一
瘸一拐的走进小巷里,黑暗中也不知道这对狗男女去了哪里。

  「啊!别在这里!」就在刘波毫无头绪的时候,他身后的铁门发出哐的一声
响,妻子那特有的温婉的语调传来。

  「有什么关系嘛!不是更刺激吗?」

  「别,唔唔唔…」

  刘波看着面前的铁门几乎可以想象门后的场景,娇小可爱的妻子被矮矬的油
腻胖子肆意蹂躏着。铁门发出一阵阵哐哐哐有节奏的撞击声,像一把锤子一下下
敲击着刘波的心脏。刘波想一脚踹开门,但另一股异样的情绪却让刘波一动不动
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着。

  「去屋里吧……」妻子喘息着说道。

  「操,真麻烦!抱紧我!」强子强势的说道。

  「啊!你轻点……」妻子一阵娇呼像一根根刺戳在刘波的心里。

  脚步声渐渐远去,门口没了动静。刘波轻轻的贴到门口,侧耳倾听,门却吱
呀一声打开了,原来门并没有锁。

  刘波向里面望去,门后是个小院子,小院子正前面的屋子里人影晃动。刘波
闪身进到院里,悄悄地走到了屋子窗下。

  正屋窗子正对着床,而且挂着窗帘,刘波刚靠近窗边,就已经能听到里面噼
里啪啦的声音已经连成了一串。

  「臭骚逼……操死你!……」强子的声音嚣张而又得意。

  「……唔……唔……」妻子的声音含混不清,感觉妻子是在捂着她的嘴巴。

  刘波小心地掀开窗帘一角向里面望去,只能看到床的一半。

  只是看到这一半就已经足够让他感到血脉贲张的了。

  他只能看到床的外侧一半,而床上的人,此时是头朝里的。

  光线不好,很暗,但就这样看到的画面也足够震撼了。

  暗褐色的肌肤下,肥腻的脊背和裸露的两团紧绷着的屁股,在暗淡的光线中,
急速的上下摆动着。而那肥胖的身体下,奋力的伸向空中半抬翘起的两条细长笔
直的长腿又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白的扎眼。

  随着那肥胖的身体的剧烈撞击,那两条细长的腿在像是在狂风中被摧残的芦
苇杆儿,哆嗦着,晃动着。

  刘波被一种既痛苦又兴奋的情绪折磨着,连自己把嘴唇咬出血也毫无察觉。
他悄悄地拿起手机调出摄像功能对准屋内,屋子里的声音清楚的就像是在耳边一
样。

  「妈了逼的……逼怎么这么紧?不愧是少妇啊,哈哈哈…」强子呼哧带喘地
说着。

  「……唔……唔……」妻子含混的鸣咽着。

  「真他妈操不够……操死你得了……」昏暗的灯光中,能看到强子支起了上
半身,把两只肥胖而又壮实的手臂支在身下妻子的腰旁的床上,绷直两腿,只把
他的腰腹像是个打桩机一样啪啪作响的砸在妻子那奋力分开来的胯间。

  「……唔……唔……」妻子依然发出这种含糊的声音。

  「真他妈舒服……操你妈的,你舒不舒服?……」强子猛力的起伏腰腹,一
边咬着腮帮子问身下的妻子。

  「恩……恩……」妻子应该是自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始终发出的是一种
含混的声音。

  一条白蛇般柔滑的手臂从强子身下缠绕过他的腰,修长如白葱般的手指轻轻
抚摸着强子剧烈起伏的屁股上,像是在抓挠,更像是在用力拉着男人的腰胯撞击
自己的身体。

  「你叫这么大声,是不是爽的要死?」强子满是赘肉的脸在暗处,但是能强
烈的感觉到他脸上那股子笑意和嘲弄。

  那只扶在他屁股上的白色手掌使劲在强子腰上拍击了一下发出一声脆响。

  「……强哥……我要来了……使劲……」声音很低柔却媚意十足,妻子跟他
从来没有这样过,刘波内心酸涩的想着。

  强子听到妻子说的话之后兴奋到了极致,跪坐在床沿边,把妻子的两腿往上
一扳,俯身就把头埋在女人的两腿间,啧啧作响的吮吸起来。

  「……呀……」妻子被对折着身体,动弹不得,只得用力地用两手抱住强子
的秃脑袋,浑身直哆嗦着想挣脱开强子的束缚,却显得无能为力。

  不过她的手离开了嘴巴,声音也立刻放了出来。

  「……强哥……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她的声音里带着颤音。

  刘波的心揪成了一团,强子并没有立刻放过妻子,而是一边撮吸一边喘息说
「……嗞……你叫这么大声……嗞……想把附近……嗞……人都喊醒呀……嗞
……嗞……」妻子果然立刻抽回一只手继续自己捂住嘴巴,喉中发出阵阵压抑的
呜咽声。

  强子得意的笑,似乎是口中下了力,妻子被弄的浑身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不行了……来了……」说着,居然僵着身子,就那么使动的朝上一挺
胯,猛的从那腾间涌出一股子晶莹出来,强子也不躲,就笑呵呵的任由那股子东
西喷了自己一脸。

  「骚货,你爽完该我了,腿分开!」强子得意的说着,胯下的肉棒缓缓向妻
子靠近。

  床上的妻子头发凌乱的披散在枕头上,她轻轻的闭着长有长长睫毛的大眼睛,
额头上面有些细密的汗滴,在皎洁的月光中,脸色显得泛红,小鼻子微微盒动,
急促的喘息着,嘴巴使劲抿着,像是紧张,更像是期待。

  空气中很安静,她已经高抬起两腿把自己的火热的湿润的入口完全呈现在那
个东西面前。

  「想不想要?」强子似乎不急于下一步动作。

  「想!」妻子赶紧回应。

  「咋想的?说出来!」强子不依不饶,只是把那东西抵在湿漉漉的洞口。

  「我想要……想要强哥的大肉棒」妻子急促喘息着,迫不及待的说。妻子为
什么会变成这样,刘波看着这一幕幕心中痛苦的想着。

  强子抓着那还包着皮的龟头在妻子水踏踏的地方蹭,把那些水水蹭满了那个
黑不出溜圆不隆冬的龟头上,在月光下泛着一股子水润的光泽。

  「强哥……你坏死了……」妻子撅着嘴巴,撒娇般说着。

  强子咧开大嘴,哈哈哈的笑。

  妻子不得不伸出手臂把两手扶在强子的腰胯上,使劲朝自己这边拉,一边嘟
着嘴说:「求你了……快来嘛」

  强子慢条斯理的把自己的龟头每个角落都沾满了从阴道口里流出来的水水,
这才放手把那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妻子早已裂开的小阴唇上,俯身用一只胳膊支
撑在妻子的腋下,扶着自己阴茎的那只手岔开两指,把那两瓣肥嫩的阴唇往两边
一拨,一股子沉重的腰劲就推了过来。

  妻子身子一颤,立刻咬着下唇紧绷起身体接受着即将到来的冲击。「骚逼
……」强子嘟囔着,把自己的东西送到了最深处,腰胯紧密的和妻子的胯贴合在
一起,两丛毛毛扎扎咧咧地纠缠着。

  「……呼……」妻子在口中重重地吐出一口热气,微微睁开眼睛,眼神迷离
的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肥胖的男人。

  她伸出手臂,用手掌在男人脸上抚摸,像是在感受着一件久经沧桑的雕塑,
喉咙动着,张开红嘟嘟的嘴唇,娇声说:「强哥……」

  「臭骚逼!」强子立刻回应了她,一边缓缓抽身退出去,接着又用力的推了
进来。

  「……噢……」妻子忍不住哀叫,咬着腮帮,使劲的闭起眼睛,把手勾在强
子的脖子上,嘴里不服输的嘟嚷:「强哥,就知道欺负人。」

  「臭骚逼……操死你……」强子俯下身,用胳膊肘支撑着,把手掌垫在妻子
的身下,下身像注满了能量的机器,沉重有力的往复撞击起来。

  妻子把脸迎向强子的脸,两张嘴巴立刻就吻在了一起。

  强子一只胳膊支撑,另一只手使劲在妻子水滴形的乳房上使劲抓直抓的那只
乳房不停地变形成各种奇怪的形状,两颗粉红的蓓蕾就在大手的揉捏中时隐时现
的。

  「真他妈爽啊……」说着,强子憋足了劲用力地撞了几下,把身下的妻子杵
的脆声叫了起来。

  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浑浊起来,两个人都开始出汗,在两个人紧密接触和
摩擦的地方变得黏糊糊的。

  「强哥……用那么大的力,你恨我呀?」妻子娇嗲的抱着强子的头问。

  强子力道不减的使劲撞,一边呼哧带喘的说:「操你妈的,我真恨不得一牛
子把你这逼杵个窟窿出来……操你妈……你的逼咋这么舒服呢?」妻子小拳头在
强子肩膀上轻轻砸了一下,笑着说:「你这人真恶心,每次都说这些脏话……呀
……」正说着,冷不防却被强子突然的一窜,僵着身子柞进最深的地方里,把妻
子顶的花容失色,尖叫了一声。

  「说……咋俩在干啥?」强子问。

  妻子知道他在问什么,笑着说:「在做爱……」

  「滚犊子!不是这个!」强子用力的又猛撞了几下。

  妻子呀呀的叫,咯咯的笑着说:「我说不出来,好恶心……」

  「那天在麻将室厕所操你的时候你咋能说出来?」他们竟然还在那种地方做
过,刘波内心一阵抽痛。

  「那天是怕让人看到,就只好说了,你这个死变态,那天外面那么多人,你
居然欺负人家。」

  「少废话,说!咱俩在干啥?」强子挺动腰部把动作砸的啪啪作响。

  「就不说……呀……」

  「说……」

  「不说!」

  强子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这下妻子有些急了,急忙转身抱住强子的身体,噘
着嘴急剌剌的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说!」

  「咱俩……在……操……」妻子躁的满脸通红,一边使劲的抱着强子,一边
憋着嘴巴终于吐出那个字眼。

  「不行!听不清!」强子不依不饶的问。

  「在操……」妻子提高了一些声音。

  「操啥!谁在操谁的啥!给我说清楚!」妻子咬了咬嘴唇,无奈的撅着小嘴
说:「在操我……强哥在操晓云的……逼。」

  强子这才松弛下来,满脸满意的重新卧回妻子的两腿间。

  「自己扶着……」他挺了挺胯间的东西,两手扶着妻子的两腿根,只把那东
西摔打在妻子的肚皮上,发出叭的一声肌肤撞击声。

  妻子赶紧伸手到胯间抓起那依然湿滑的东西,也顾不得擦拭一下,用两手一
起抓着,直送到自己挺起来的胯间,往自己那突然空虚起来的阴道口一抵,直接
就主动着把腰往强子的方向凑了过去。

  没用强子发力,那壮实的肉棍棍随即整根被吞进那湿滑的孔洞中去了。

  「臭骚逼……我今天操死你得了……」强子发着狠,弓着身体,把妻子的两
条长腿都架在自己的肩上,两只手掐在她的腰上,自己的两腿跪在炕上作为支撑,
把个髋前后摆的像是一个高频次的机械摆锤一样,直撞出急促的啪啪声响。

  妻子不再说话,只是在喉中或高或低,或短促或悠长地发出各种舒爽的呻吟,
紧紧闭着眼睛,在强烈的撞击中开始痴醉的享受这种无法用语言文字言表的快乐。

  空气中汗液的气味愈加浓重,还掺杂着一股子酸酸的气味。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妻子猛然在一阵僵直中忘乎所以的尖叫起来:「……来
了!……来了!……呃……!」像是心有灵犀,妻子刚一僵直起身体,强子立刻
默契的猛力把腚一沉,直直地把那坚硬粗壮的东西杵到最深的地方。俩个人就这
么僵直着坚持了有十几秒,妻子才哆嗦着瘫软下来。

  同样瘫软的还有窗前的刘波,他瘫坐在地上,裤裆里黏糊糊的湿了一片。今
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刘波不知道,但当务之急是该离开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