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梦》第六章从属(十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第六章 从属(十一)

             –诊察– 八月三日 星期三

    “早上好,花院长。”冯可依刚到公司没多久,便接到花雯芸的电话,说是
有急事,便急匆匆地来到了位于名流美容院总部大厦一楼的特别美容中心。

    “早上好,可依,好久没见了呢!最近怎么样?”花雯芸一看冯可依进来,
便高兴地迎过去,亲热地牵住她的手。

    “最近工作太忙了,都没有时间来看你,花院长,真是对不起。我挺好的,
你说有急事,什么事啊?”长时间未见花雯芸,冯可依有些受不了花雯芸和自己
亲热,脸上浮起一道红晕。

    “是关于丰胸手术复查的事。”花雯芸轻轻摸了一下冯可依高耸的胸部,笑
吟吟地说道。

    冯可依连忙退了一步,躲开花雯芸的手,面带娇羞又有些奇怪地说道:“花
院长……突然……突然搞什么复查啊?”

    “因为有一个预约取消了,所以田野主任能有一些自由时间,便特意过来,
准备看看你的恢复情况。可依,田野主任的日程很紧,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因此我就挂电话叫你过来了。”花雯芸上前一步,把身体贴上去,搂住冯可依的
腰。

    “花院长,你别这样,会被人看到的。”花雯芸的力气出奇地大,冯可依挣
脱不得,只好软语相求。

    “我的小可依难为情了,咯咯……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亲热了。”花雯芸撅起
樱红的嘴唇,突然向冯可依的嘴巴上吻去。

    “不要,唔唔……唔唔……”冯可依摇晃着脑袋躲避着,嘴巴是避开了,可
脸颊、脖颈、敏感的耳垂都落入了花雯芸雨点般落下的热吻中。

    从花雯芸狂热的吻中,冯可依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喜欢,同时,想到以前和
花雯芸亲热的情景,心中情不自禁地一荡,感到一阵异样的快感,躲闪的动作不
由渐渐变慢了。

    花雯芸再次把嘴巴覆上冯可依的香唇,像猴急的男人一样,兴奋地娇喘着,
用力地舔着、吻着柔软芬芳的嘴唇。待冯可依的樱唇打开一线,花雯芸便迫不及
待地把舌头伸进去,捉住里面那团怯生生迎过来的嫩舌,激烈地吸吮起来。不久
后,冯可依似乎被花雯芸感染了,也兴奋起来,频频伸缩舌头,热情地迎合着,
沉浸在舒愉的同性快感中。

    “可依,你的唇舌还是那么美味啊!”不知吻了多长时间,花雯芸放开冯可
依,勾挑着红舌舔着被两人的唾液打湿的嘴唇,回味无穷地说着。

    “花院长……啊啊……你的也是,我要融化了,现在,心跳得好快。”冯可
依羞涩地应道,脸上分外艳红。

    “是吗?那让我感受一下小可依的心跳声吧!”花雯芸抿嘴一乐,双手抚上
眼前两座不停起伏的巨乳,轻柔地爱抚着。

    “啊啊……啊啊……不要……”冯可依发出一阵又腻又柔的呻吟声,身体一
阵酥软,都要站不住了。

    “呦!尽顾和你亲热了,正事都忘了,可依,只需要三十分钟就检查完了,
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的,去见见田野主任吧!”花雯芸懊悔地拍了一下额头,又开
始说起复查的事。

    冯可依只好点点头,说道:“嗯,好吧。”

    “那就快走吧!别让田野主任久等。”花雯芸大喜,牵着冯可依的手,快步
向诊察室走去。

×××××××××××××××××××××××××××××××××××

    “可依,比以前大了很多啊!哦……真不错,这么大的的乳房还能有如此美
丽的轮廓,从所未见啊!眼睛都要被晃花了,呵呵……”田野拉开对冯可依来说
有些宽松的长袍胸襟,打量着两座小山一般的E罩杯巨乳。

    “谢……谢谢田主任,是您的水平高……”冯可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
红着脸说些感谢的话。

    “呵呵……不能这么说,做为女性能克服自卑感、羞耻心,来追求宛如重生
的美丽,其实很不容易,这点,可依,我非常佩服你,可以说是我们一起造就了
这个艺术品。”田野摸上一只光滑细嫩、宛如宝玉一般泛出柔白光泽的乳房,似
是强调地抚摸起来。

    “您……您过奖了。”冯可依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虽然是在诊察室接
受汉州最出色的整形医师的术后复查,可在明亮、封闭的室内被一个男性像爱抚
那样揉抚乳房,还说着这么难以启齿的话题,不由感到一阵羞耻,搅乱了心神。

    田野把手顺着圆球一般的乳房滑下,落在乳根上,然后双手向里一叉,托住
沉甸甸的乳房,两眼紧紧盯着,像是检查什么,徐徐加快地摇晃起来。胸前的两
座巨乳汹涌地摇动着,一时间,乳波如浪,冯可依的脸马上变得通红,呼吸也紊
乱起来,发出急促的喘息,等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而竭力控制,使呼吸重新变得
平稳时,已经来不及了,腻柔魅惑的呻吟声已不知不觉地飘出口外。

    “啊啊……啊啊……”

    “可依,手术后,乳头曾经分泌过粘液吗?”田野一边轻轻地用指头拨弄着
乳环,一边询问道。

    “啊啊……前三天分泌过,后来就没有了。”敏感的乳头顿时酥酥麻麻,升
起一阵曼妙的快感,冯可依竭力忍耐着呻吟出来的冲动,呼吸不平地说道。

    “那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是正常反应,可依,现在让我看看你下面的阴环
吧!”

    啊啊……怎么办啊!我的肛门里还插着肛门塞呢……田野平缓的声音令冯可
依吓了一跳,在张维纯的命令下,每天起床、如厕后,洗净肛门,然后戴上肛门
塞已经成为生活的常态了。

    不行,不能再检查下去了,那里离得那么近,肯定会被看到的,羞都羞死了
……思忖到此,冯可依连忙婉拒道:“那个……谢谢您田主任,我那里没什么问
题,不用检查了。”

    “咦!为什么那么说呢?是因为难为情吗?可依,你的脸好红啊!”花雯芸
“咯咯”地笑起来,似乎完全看透了冯可依的内心,眼里闪着揶揄的光芒瞧着躲
躲闪闪的眼眸。

    “没……没有的事,天气天热了,我……”冯可依说着蹩脚的借口,说到后
来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诊察室里开着空调,很凉爽,根本不存在天气热的问题。

    “可依,我是医生,你是患者,我们之间不存在男女关系,因此你不要顾虑
那么多。其实下身穿环是有一些风险的,如果后期恢复效果不理想,一定要尽快
医治,万一化脓就不得了了。”田野语重心长地说道,戴着金丝眼镜的眼睛里闪
出关切的目光。

    见冯可依还在扭扭捏捏,花雯芸忍不住发笑,“咯咯”轻笑几声后,便俯下
身子,把嘴凑到在冯可依耳边,小声说道:“我的小可依,不会是你老公对你做
什么了吧!在你的那……里……”

    “没……没有的事……”冯可依连忙否定,脸上升起一朵红云。

    “可依,老公不在身边,确实挺寂寞的,好不容易见到老公一次,做点疯狂
的事,也没什么的。不过,你要是还羞羞臊臊的,我可真要生气了,田野主任没
那么多时间。再说,你们夫妻的性趣我又不是不知道,不就是有些不能见人的东
西吗!有什么好害羞的。”

    在花雯芸忽软忽硬、不无嗔怪的劝说下,冯可依只好羞涩地低下头,表示同
意地轻点一下。

    冯可依想到被花雯芸和田野看过好几次私处了,而且,身为医师的田野的劝
说很能抓人脉搏,她也担心自己的阴蒂特别敏感,好像不大正常,便打算借这个
复查的机会向田野询问一番。可是,虽然心里做好了出丑的准备,但肛门里塞着
肛门塞委实太过下流,刚刚点头答应的冯可依又开始犹豫起来。

    “可依,怎么了,刚才不是同意了吗?我和田野主任都看惯了女人的身体,
不觉得有什么的,麻烦抓紧下时间,田野主任很忙的。”花雯芸不高兴起来,脸
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花院长,不要逼我啦!好羞耻啊……冯可依在心中埋怨着花雯芸,可是又逆
不过,只好含羞说道:“让我先去下洗手间吧!”

    “可依,你好烦啊!去什么洗手间,时间快不够用了。抓紧时间脱衣服,然
后到那边那个诊察台上躺好!”花雯芸不悦地说道,语气变得冰冷。

    花院长,对不起……花雯芸稍微有些高压的态度令冯可依一滞,心中一颤,
情不自禁地在心头道歉,然后,发出一声怯弱的“是……”,把手抬起来,去解
束在腰上的长袍的带子。

    啊啊……好羞耻啊!都被看到了……赤裸着身子的冯可依躺在诊察台上,两
只腿被分成一个很大的角度固定在诊察台上的托腿架上,穿有阴环的阴户和戴着
肛门塞的肛门一览无遗地暴露出来。

    “呵呵……原来如此,这个,还有这个,可依,你很爱你的丈夫吧!看你这
么百依百顺的样子,真令人羡慕啊!我也想要我老婆像你这样,可是总是被无情
地拒绝啊!不过,这么粗的家伙可不能一口气插进去,要一点点的,慢慢进去。
想必你丈夫也知道,就不用我啰嗦了,呵呵……”

  田野说完后,没有碰把窄小的肛门扩得欲要裂开的肛门塞,而是拈起一瓣阴
唇,拉伸出去,仔细地观察上面用来挂环的三个孔洞。

    “啊啊……啊啊……”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腰肢,虽然咬住了嘴唇,但
羞耻还有同样强烈的快感令她不由自主地哼出了声。

    啊啊……好羞耻啊!我竟然湿了,还淫荡地流了出来……阴唇伸展出去,紧
紧合在一起的肉缝便被拉开了,其中蓄满了的爱液随着腰肢的扭摆,汩汩地流了
出去,落在火热的身体上,冯可依马上感觉到了,一时间,羞臊得无地自容,仿
佛到达了忍耐的极限。

    好不容易,冯可依盼来了阴唇被放下的时刻,可是,还没等她松口气,下一
瞬间,她更加紧张也更加羞耻了,因为田野马上拈起了阴蒂上的银环,仿佛钓鱼
时拉扯鱼钩的动作似的,一点点的、轻轻柔柔地向上提。

    冯可依现在的样子可不就像条被吊上来的鱼吗!腰肢宛如被一只看不到的手
从下往上推似的,不住抖动着,在裸露出来的小腹上,因为痉挛的缘故,肌肤绷
得紧紧的,雪白的嫩肉更显细滑无比。

    田野放开阴环,直接用手指捏住已经充血肿胀起来的阴蒂,像是在检查有没
有与阴环粘连,以中间穿的小孔为中心,不停捻动。

    “啊啊……啊啊……”顿时,一串急促的呻吟声从张开的嘴巴里喷了出去,
呻吟声火热、舒愉,与冯可依在下意识下急剧扭动的腰肢构成一幅有声有影的立
体画,满幅画卷充斥着美艳人妻期盼满足的愁怨,既淫靡又下流。

    我怎么叫出来了,还那么大声,好羞耻啊……冯可依在心中责怪着自己,怪
自己没有忍住,连忙咬住嘴唇,紧紧地闭上嘴,可是下一瞬间,她的嘴巴张得更
大了,因为一根冰凉的铁镊子忽然重重地夹在阴蒂的根部。

    啊啊……这样不行啊!受不了了,啊啊……会泄出来的……与预料的一样,
在医用镊子又夹又拧、有些粗暴的动作下,冯可依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身体
就像打寒战那样颤抖着,又热又痒的阴道一个劲地收缩,泄身的感觉无比强烈。

    “啊啊……啊啊……不要啊!田主任,快,啊啊……啊啊……快停下来,啊
啊……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啊……”又一次在诊察中,在田野和花雯芸灼
灼的注视下,冯可依羞耻地登上了快乐的顶峰,又一次被浪潮般猛烈、急骤的暴
露快感冲击得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一阵柔美得要把身体融化的快感下,冯可依慢慢地睁
开了眼睛,发现她仍然躺在诊察台上,但田野已经不在了,只有花雯芸趴在她分
开的股间,正仔细地看着。

    “不要……花院长……”冯可依羞耻地叫道,想要夹起腿,可双腿被固定在
诊察台的托腿架上,动弹不得。

    “可依,你醒了!在你睡着了的时候,田野主任先走了,让我转告你一切正
常。不过,也许你没注意到,要不是我突然想亲这里,都没发现这里稀稀拉拉地
生出了一些小毛茬。”花雯芸抬起头来,潮红的脸上布满情欲,樱红的嘴唇上湿
润闪亮。

    “我……我没发现。”冯可依哪里不知道花雯芸刚才在做什么,阴户上还残
留着那种柔柔美美的快感,不禁羞从心来,感到身体一阵酥软。

    “那就再做一次激光脱毛吧!让我的小可依更加美丽。”

    花雯芸的提议令冯可依颇为意动,可想到脱毛时,激光扫描阴户那种像针扎
似的微痛,还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对自己敏感的身体充分了解的冯可依又犹豫起
来,不想再在诊察室这种地方,让花雯芸看到她羞人的反应。

    “不把这里修饰得干干净净的,难道不会被老公骂吗!可依,女人要学会讨
男人欢心,邋邋遢遢的,不精心照顾男人最喜欢的这里可不行啊!”花雯芸仿佛
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似的,脸上非但没有教唆人妻的惭愧之色,反而充满了嗔
怪。

    “好吧!花院长,带我去做吧!”冯可依其实想现在就回去,可一是被花雯
芸的话逼住了,不好拒绝,二是她也担心阴户重新生出毛来,不好看,便羞答答
地同意了。

×××××××××××××××××××××××××××××××××××

    “好了,咯咯……可依,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啊!”花雯芸放下手中的激
光喷枪,眼里荡出揶揄的光芒,瞧着在她的手指和激光的刺激下刚刚泄身的冯可
依。

    “啊啊……花院长,你好坏啊!啊啊……啊啊……又来逗我……”冯可依红
着脸,羞涩地垂下眼帘,躲开花雯芸令人不敢直视的眼眸,情不自禁地发出柔腻
的呻吟,怪道,身下的诊察台湿乎乎的,尽是从阴户里溢出来的爱液。

    “可依,我有个不情之请,答应我好吗?”花雯芸解开推托架的皮带,把冯
可依放下来,然后,把衣服递过去,一边看她穿衣服,一边问道。

    “什么事啊?”连衣裙遮上了通体微红的胴体,冯可依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不是那么羞耻了。

    “这个礼拜六,社会党主席的夫人准备召开一个联谊会,由于党内议员的夫
人们都会参加,可以说是贵妇云集,这正是一个宣传我们名流美容院的好机会,
好借此邀请这些有地位、有声誉的贵妇人入会,成为名流美容院的贵宾会员,因
此,我想请你和王荔梅做为体验过特别美容的客人中的一员,参加这个派对。”

    随着花雯芸的娓娓道来,冯可依明白了她的意思,问道:“是要我和荔梅做
模特?不过,请专业模特来展示名流美容院超凡的美容技艺不是更好吗?”

    “专业模特没有那种效果,体验过特别美容的客人才更容易打动人心,这也
是营业部调研后得出的结论。我做按照年龄分组,从特别美容中心的客人里面列
出一个出席派对的名单,在二十岁的年龄组里,你和王荔梅最合我意,排在最前
面。其实,虽说是模特,但你和王荔梅只需穿着泳装在舞台上走一圈就行了怎么
样,可依?帮我这个忙好不好?”花雯芸拉着冯可依的手,做出求恳的表情。

    “花院长,我很想帮你,可是,在那么多人面前,只穿泳装……”冯可依为
难地摇摇头。

    “这件事,名流美容院非常重视,车董主抓,他严令我必须说服你,可依,
如果你不同意,我很被动的。”

    瞧着花雯芸殷切的眼神,冯可依的心忽然软了,心想,既然花院长都这么说
了,我就答应吧!毕竟无偿地做了特别美容,使自己焕然一新,获得了一直想要
的傲人身体,不答应实在说不过去,而且车董还是特别行动小组名流美容院这方
的负责人,贸然就拒绝,会影响两个公司的友好关系……

    “好吧!花院长,我同意了,不过,我和荔梅真的行吗?”冯可依勉为其难
地点点头,又有些顾虑地问道。

    “咯咯……你是最恰当的人选,当那些贵妇人得知你傲人的身体是来自名流
美容院的特别美容,绝对会踊跃入会的,可依,要对自己有自信啊!”花雯芸见
冯可依同意了,不禁大喜,脸上笑开了花。

    “看你说的,我哪有那么好啊!”冯可依羞涩地笑笑,拎起手提包,准备告
别。

    “谢谢你,可依,这次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们很久没去月光俱乐部了,
今晚一起去吧!就当是对你的犒劳,怎么样?”花雯芸一边相送,一边笑吟吟地
说道。

    “这个嘛!花院长,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不大方便。”冯可依一听,吃了
一惊,连忙找个借口拒绝。

    “那太遗憾了,下次我再约你吧!”

    “好的。”

    似乎没察觉到冯可依脸上的阴霾,花雯芸亲昵地牵着冯可依的手,把她送出
特别美容中心。

                 【未完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