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淫州潮生曲】(第贰拾壹章 又见故旧聊往昔 直面本心斥幻境)(设定章少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20发表于:sis、第一会所
字数:10,474 字

  写在前面:

  周一了。我来更新了。

  周末吃瓜的结果,就是夫妻俩都不是什么好人。丈夫出轨在先,当然是精神
出轨。妻子出轨在后,肉体出轨。关键还是熟人啊!丈夫跟初恋,妻子跟上司。
眼熟吗?果然韩国的狗血剧是有根据的。浪费我时间。最后应该就是离婚财产分
割。

  嗯,所以说了那么多……飞碟只想说……周末没时间写存稿……求放过……

  另外……万能的网友,求问楼上天天装修怎么破……飞碟是快脑溢血了……
凌晨5点就开始突突突突突……周末也不放过我也是醉了。

  算了,看文看文。

             *** *** ***

  佩柔猛然从床上弹起,睁开眼睛,冷汗从身上簌簌而下,她急促的喘息着,
玉手第一反应是探向自己的小腹。还好还好,那股温暖还在,自己的孩子……自
己和阿杰的孩子没事。

  看向旁边,阿杰似乎刚从香甜的睡梦中被自己惊醒,揉着眼睛,就好像小时
候一般,懵懂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有着倾慕和依恋,就如同天然对母亲那样。佩
柔嘴角泛起了一股温柔的笑意,抚着阿杰的脸庞,示意他自己没事。

  直到他拥着自己继续沉沉睡去,佩柔却睡意全无。刚才的噩梦太可怕了,难
道这就是自己跟阿杰在一起必定要承受和经历的吗?阿杰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
有时候会愧疚的做这种如同真实经历一般的噩梦?

  不由得转念想起以前,小时候的阿杰如同跟屁虫一般跟在自己身后,即使个
子比自己高了,身体也强壮了,依然将自己当做母亲一样依恋着,自己每次给他
带什么吃的用的,即使再便宜,阿杰也会如同得到一个最珍贵玩具的孩子,兴奋
地欢呼雀跃,不断拿出去跟小伙伴们分享。

  记得那次自己一个人在家,阿杰穿着新买回来的衣服出门去玩,不到两小时
阿杰便鼻青脸肿的回来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明显跟小伙伴们打了一架。
那是自己第一次板着脸训他。想到这里,佩柔脸上的笑意便越来越浓。衣服不是
很贵,大概也就几十块钱,可是自己却是愤怒于阿杰这么小就学会打架,心疼于
他还被打了。可是这么多年,那个一脸倔强,死不认错的男孩子昂着头,拼命忍
着眼泪,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却是一直印在她的心中,从不曾消退。

  直到后来,自己做好了饭,哄着他来吃的时候,眼泪才从这个倔强的男孩子
眼中落下,他哭的如同个受了委屈,妈妈也不理解自己的孩子。一边抽泣一边告
诉自己,原来那些小伙伴取笑他没有母亲,他便穿着衣服,要去证明嫂子比母亲
对他都好。结果那些小伙伴却说,嫂子是要嫁给你哥哥的,她不会是你的妈妈。
这才惹毛了年幼的阿杰,一打五,虽然鼻青脸肿,衣衫破烂,但还是将那些不懂
事的小伙伴打跑了。

  一边哭着说,一边却一脸骄傲的样子,自己却也是看着阿杰笑了起来。佩柔
想着,或者那个时候,自己心中便有了这个男孩子的身影了吧,除了灵哥哥以外,
让自己好气又好笑,莫名会觉得感动的男人。那天佩柔也记得很清楚,小小的阿
杰,便用认真的语气说着,如果将来哥哥离开了嫂子,他一定会保护嫂子,娶嫂
子当老婆。

  当时的自己是怎么说来着?笑着摸着他的头,说好,嫂子等着你……还是说
傻瓜,你以后一定会碰到比嫂子好一百倍的女人?佩柔似乎对那时候的记忆已经
有点模糊了,只是那张倔强不肯认输的脸,依然执拗地仰望着自己,如同自己便
是他一直追求的美好一般,眼神中挥散不去的依恋和倾慕,却让当时的她心中充
满了震颤的欣喜和满足,更是将他紧紧抱在怀中,抚慰着他的哭泣和颤抖。

  跟灵哥哥在一起,再亲密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如同在做爱的时候突然达到
了高潮,佩柔记得当天晚上,自己想着阿杰的眼神和倔强的样子,抚慰自己寂寞
的身体时,低吟着阿杰的名字,连续的高潮完全停止不下来,直到自己腰部酸软,
浑身无力地睡过去……可是事后,自己便由于禁忌的羞耻,便再也不敢去想这件
事情,和阿杰的接触也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他这次回来,灵哥哥意外身
亡,自己突然的崩溃,才让这股禁忌的感情突破了防守,完全地释放了出来。

  看着熟睡中阿杰的脸,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是啊,我是愿意的。很早这个
承诺就已经做出了,只是自己刻意的遗忘了。不是为了给时家留种,而是,自己
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潜移默化地喜欢上这个不认输的男孩子了。

  「老婆,你在想什么呢?看着阿杰那么入神?」正沉醉于过去的回忆,满脸
幸福地看着面前的阿杰,突然佩柔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如同恶魔般回忆的声音,
这熟悉的口气和语调,正是自己丈夫,另一个深爱的男人灵哥哥!

  怎么会?自己不是已经从噩梦中醒来了吗?怎么灵哥哥依然还在自己的身边?
难道没死?那……那我做的一切,直到今天经历的一切算什么?我真的是一个淫
荡无耻的贱妇吗?丈夫还在便已经跟小叔不要脸地搞在了一起?

  「没……没什么……」思绪混乱的佩柔慌忙转过身,支支吾吾地答道,却看
见丈夫以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神情看着自己,那种带着戏谑又看穿一切的眼神,
让自己的心脏不由得一跳,强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着阿杰这么依恋我们,以后
怎么办……」

  「啊……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啊……」面前的丈夫嘴角扬起了一丝不可
捉摸的笑容,手掌探向了自己的胸脯,佩柔本能地往后一缩,却是腰部一紧,已
经被自己的灵哥哥搂到了怀里。「以后的话,只要让他吃你的奶子,肏你的骚屄,
让你不断达到高潮,然后把精液射在你的淫贱子宫里面……然后你每天扒开大腿
乖乖挨肏,当一条淫贱无耻的小母狗,不断的潮喷就好了……」

  听着丈夫的淫语,佩柔的笑容猛然僵住了,心底一股寒气升起,却突然感觉
自己的内裤被拉了下来,回头一看,阿杰已经醒了过来,从背后贴上自己的翘臀,
肉棒再次抵在自己的股沟间,那股灼热似乎就要将自己融化了。「嫂子你的屁股
好大……每次从后面肏你的骚屄,一直把龟头塞入你的子宫,感觉可好了……就
像在肏不要钱的妓女一样……还能内射……嫂子你还会乖乖的吃我的精液……」

  「你……你们……放开我!」被自己的老公和小叔前后夹攻,佩柔感觉自己
就像被夹在面包间的嫩肉一般,任人宰割。愤怒、羞涩、悲伤,绝望瞬间从心头
冒起,她猛然挣扎起来,却发现灵哥哥的手掌如同铁钳一样死死捏住她的手腕,
从结婚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老公这幅模样的佩柔,心下如同一片死灰。

  原来刚才的梦境才是真的吗?我真的是如此下贱的一个女人吗?对啊,是我
主动勾引阿杰的,然后扒开大腿将他的肉棒引导到花径内的……他只是一个孩子,
追求着本能的美好,是我不守妇道,主动勾引他的啊……对不起啊灵哥哥,我是
个因为寂寞所以出轨的淫贱女人呢……所以现在你怎么对待我都是我应得的报应
啊……

  放弃了挣扎,任由身前的灵哥哥粗暴地蹂躏着自己的乳房,身后的阿杰用三
根手指粗暴地在自己的微张的花径间抽送,佩柔感觉身体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
撕裂般的刺痛,也感觉不到胸前的饱满被捏扁的剧痛,整个人飘飘荡荡,如同灵
魂飘荡在无尽的黑暗中一般。

  啊,对,还有孩子,那个孩子怀上的时候就是个意外,是个错误,所以……
请你们尽情玩弄我的身体,让这个孩子毫无知觉,毫无痛苦地消失在世界上吧……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青欣嫂子已经和雪珊一起在病房陪在双目紧闭,看上去
只是昏迷了的佩柔嫂子身边了。看着床上的佩柔脸色苍白,唇间一丝血色都没有,
我不由得感到阵阵心疼。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佩柔就这样了?医生来看过了吗?他怎么说?」
我冲到床边,蹲下握着佩柔嫂子的手,一连串的问道。她的小手苍白无力,握在
掌心中感觉一丝温度都没有,只有手腕的脉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表示着主人依
然还活着。

  「阿杰,你别着急,医生已经来看过了……」青欣嫂按着我的肩膀,转头对
在一旁眼眶已经开始红了的雪珊示意了一下,雪珊立刻明白了过来,走出去后轻
轻地带上了门,将空间留给了我和两个深爱的女人们。「医生说,据检查结果,
佩柔身体指标没有太大的问题,看起来都很健康,昏迷不醒很可能是其他原因,
也尝试了各种方法,但佩柔就如同像是变成了植物人一样……」

  似乎有些犹豫,停了好一会儿,青欣才艰难地开口,「医生还说……他说…
…」

  「说什么啊……青欣,这个时候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啊……」我
心中如同有一只猛兽在不断撞击牢笼一般,有些焦躁地说道。

  「医生还说……佩柔可能怀孕了……这样的状况对孩子的孕育很不利,让我
们考虑是否能尽快进行药流或者人流,否则拖下去万一佩柔的身体坚持不住,很
可能就会一尸两命……」

  「啊?你说佩柔……佩柔她真的怀孕了?有了我的宝宝?」一道闪电雷霆劈
中了我,震惊之余我本能地发出了一声惊呼。随后惊喜地握紧了佩柔的小手,却
没发现青欣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那……那我要去问问医生,有没有其他的
办法……佩柔和我哥那么多年都没有……我……我是不是要当爸爸了?诶,我真
笨,怎么一直都没有发现呢!」

  「你听我说啊!喂!」强忍着心中的失落,青欣却是按住了欣喜不已的我,
「医生的建议是要打掉这个孩子,否则会危及佩柔的生命,孩子也救不活,现在
胚胎着床也不久,只是刚刚发现,所以打掉的话是最好的选择……你们还年轻,
还会有以后的……最重要的是先要救活佩柔啊!」

  「对对,青欣你真是我的亲亲好老婆,说的太对了……我是乱了方寸……」
我有点前言不搭后语,手足无措的说道。「但……但是能不能让我先缓缓,我…
…我现在下不了这个决定……我……我出去冷静一下……」

  说完,我便冲出门去,直到跑到医院住院部楼下。我蹲在地上,双手捂脸,
不由得回想起临走时佩柔温柔的笑意,她软软的糯语,娇柔承欢时,那娇羞的大
胆,轻声在我耳边说着她愿意怀我的孩子,而现在却又要我亲自手去签下打掉孩
子的同意书……这一切的幸福来得那么理所当然,却被破坏的如此彻底,我一边
笑着,一边眼泪不知不觉地从眼眶中滑落。

  「怎么啦?你家人还好吧?」正在我悲喜交集的时候,一只大手搭在了我的
肩膀上,我抬头看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站在我的身侧。

  「虎哥?你怎么来了……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情不自禁……」定睛一看,
正是潘丽丽的哥哥潘擒虎,我便站起来,一边擦着脸上的泪痕,一边笑着跟他打
招呼。

  「听丽丽说了,你家出了点事,好像你家嫂子突然原因不明的昏迷过去,然
后一直醒不过来……」虎哥的语气前所未有的正经严肃,让我不由得仔细去听他
下面的话,「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我想跟你好好聊聊,说不定
会找到救醒你嫂子的办法……」

  闻言,我却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只要能救醒嫂子,保住我和她的孩子,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愿意拼死去抓住。随着虎哥走向偏僻人少的地方,
我几次却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将佩柔怀孕的事情告诉他。

  在角落的树荫下找了一张长椅,虎哥坐下来之后便悠悠地点了一根烟,然后
吐着烟圈慢慢地开口:「阿杰,我们呢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是你的做事方式
我还是很欣赏的……」

  「嗯……可是医院不让抽烟……」我指了指禁止吸烟的牌子,虎哥脸一黑,
假装没看到转过脸去。

  「所以呢,我希望今天我跟你说的事情,你不要四处宣扬。」见我点了点头,
虎哥便接着说道,「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我们不明所以的生物,也存在着很多
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生物,你能理解我的话吗?」

  「这个……应该……」我刚想说现在已经是科技文明的时代了,哪里还会有
解释不了的事情?即使暂时解释不了,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总能用科学来解
释。转而突然想起飞机上的光芒和我之前做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梦境,却是不由自
主地点了点头。

  「既然你能理解并认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多了,」虎哥似乎松了口
气,狠抽了几口烟之后,似乎在组织语言和思路。「这个世界上有妖魔、有精灵、
有幽魂,也有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所谓能力者……」他晃了晃手上的戒指,也就
是在酒吧让我的缓速暂时无效的那种。「为了克制那些能力者,国家龙五组牺牲
了很多人,然后结合特殊矿石,研究并生产出这种净源石,针对各种变异以及特
殊能力者,使他们的能力无效化,以便能够更好地保护国家。」

  「这是不是在写小说大纲啊大锅,」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按照
你这么说的话……女超人、黑星女侠、蝙蝠女侠……哎呀……」话还没说完,头
上便挨了虎哥一个爆栗,缓速也没机会发动。

  「都跟我妹妹那样了,你还想着其他女人?身边那么多女人居然还想着外国
女人!」虎哥威胁似地扬了扬他钵大的拳头,似笑非笑地看的我心里直发毛,好
半天才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不是在开玩笑。你没见过,没碰到过不代表不存在。
而保护着你见不到遇不到的,正是国家的特殊部门,有人叫它龙组,有人叫它红
星,但我,或者说我们,只叫它一个名字,护国。」

  「哇……玄幻来的吧?」听了虎哥的话,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虎
哥你今天不是故意找茬为了你妹妹来灭我的口的吧?」

  「少废话,别打岔,好好听下去,」虎哥听我打岔,不由得一瞪眼,「还想
不想救你嫂子了?」随手扔了烟蒂,大脚踩上去碾了几下,直到彻底熄灭,这才
接着说道:「护国有很多秘密部门协同,比如说龙一到龙八组,比如说针对境外
情报采集的暗箭组,更比如说调控调配人员的红星组。而我,则是真正属于护国
战斗组的成员之一。」

  「咦?也就是说你出国深造的也是战斗方面的吗?」我忍了好半天,还是忍
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在这么打岔下去,我保证立马走人,再也不管你这破事了……」虎哥一
捂额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甚至能听见虎哥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似乎下一
刻就会崩出一口血来。立马乖乖点头,捂着自己的嘴巴向虎哥示意。

  「我出国是带着任务的,任务结束后我就秘密潜回国了,但是为了让国内某
些人放松警惕,对外依然宣称我在外进修,这下懂了吧?」虎哥稍微解释了一下,
然后也不等我的回答,继续说着。「之前你应该也多多少少有听说过,所谓建国
之后不能成精的事情。」

  「对,但是我记得这个好像只针对修炼成精,对于天生的天材地宝或者器物
受滋养成精并不包括在内。」我突然想起了梦里所谓师傅的老道士对我说的话。

  「对,没错。」虎哥点点头,「为什么会有区别待遇,是因为开国大帝虽然
曾一言镇天下,灭绝了修炼之妖,包括妖魔、精灵、幽魂等等,但并没有办法去
灭绝某些无形无质,或者受保护的天材地宝,只能暂时封印。」

  听虎哥说道这儿,我突然明白了那天做梦梦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成立」
这句话,化成金光镇压天下的时候,居然是开国大典当天?!亲自感受着那句话
的威力,似乎如同天道倾覆,无可避让,不能抗衡,遇见便只能化作飞灰。

  「所以呢,从立国时,开国大帝便不断搜罗人才,训练组建了专门为了护国
根基的护国部门,之后各位大帝都在延续这一传统,从未停止过。」虎哥似乎越
说越兴奋,又不顾医院禁令,掏出了烟点上。「只是担心愚民被人操控,所以这
一部门直属于国家安全部门,由最高大帝直接领导。」

  「就是类似于锦衣卫那种?」我顺着虎哥的话问了一句。但随即便知道不对,
锦衣卫他们针对的也仅仅只是普通人,而护国……他们面对的可是未知啊!「但
这跟救我嫂子有什么关系?」

  「你别急呀,马上就要说到了。」虎哥看我心急火燎的样子,却是暗中点了
点头,老道说的果然没错,平时虽然不温不火,而且女人多的有点渣男的感觉,
不过遇到事情有担当,肯出头,还算是个大好男儿。「然而,世界上除了这些所
谓的异能者或者异物之外,还有一种人,这种人即使是靠着净源石也是无法压制
的。比如说佛门僧侣。比如说印度苦修。比如说教廷圣骑士。比如说我国的得道
高人。或者比如说……神。」

  「喂喂,越说越夸张了,难道瓦尔基里、雅典娜、北欧奥林匹斯诸神也存在
的吗?」我听着虎哥的话,却是有点不信,神灵都出来了,那是不是还有圣斗士
什么的……

  「喂喂,刚说了让你别打外国女神的主意了……」我的话却让虎哥误会了,
难道这小子还真打算去泡雅典娜和瓦尔基里?瓦尔基里那些荡妇可都是量产的啊
……咳咳。虎哥想到这儿忍不住咳嗽了两下,却是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刚说了,
既然有幽魂,妖魔,为什么不能有神?而你嫂子突然昏迷很有可能跟这个有关,
你要想着救她,也可能需要动用这方面的能力。」

  「那你快说啊,我怎么才能救她?」我听到虎哥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迫不及
待的说道。

  「严格来说,这些都算是国家机密,」虎哥脸色一正,严肃地说道,「一般
来说不能外泄,谁如果外泄的话,国家是要追究责任的。那我的权限,之前的那
些因为你救过我妹妹,所以我可以说给你知道,但是怎么救你嫂子,却是超过了
这个底线。」

  「那到底怎么样你才能告诉我?还是说你今天就是来拉我入伙的?」我再笨
也听出了虎哥的意思,也就是没有加入这个组织之前,具体的一些内容和操作手
法是没办法告诉我的。

  「对,我今天就是来拉你入伙的。」虎哥也没有遮掩,大大方方的说道。接
着一挥手,阻止了我接下去的话。「你不要说你是普通人,为什么会找你之类,
所有的招募、聚集、选拔人才,国家都是有着统一的测评和规定的,所以既然我
来找你,便代表着你已经具备被我招募的资格了。」接着却是诡秘的一笑,「其
实前两天你的工作单位便准备通知你去上班了……但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你没有接
到通知书了吧?」

  我却是心头明了,原来是通过国家的关系,暂时切断了我普通上班、赚钱、
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算了算了,一摊子破事我还没搞定呢……只听虎哥又说
道:「他们单位能给的条件,我们组织肯定给的只多不少,毕竟这些是超越了正
常人的认知和普通的事态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嗯……我现在就想知道一点,如果我加入的话,嫂子多久能恢复过来?」
我犹豫都没有,直接问道。毕竟现在嫂子才是重中之重,尤其她还怀着我的孩子。

  「行!你能问这句话也算是我妹……我没看错你……」虎哥说道一半,卡了
一下,我却也没有在意,仔细地听了下去。「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便告诉你如何
将你嫂子唤醒,但能否醒来,几时能醒,我却无法保证。因为这个方法虽然是唯
一的方法,但它对你对你嫂子都有一定的危险性……」

  「不管如何危险,总比眼睁睁看着嫂子如同植物人一样躺在那里要好,」我
却是打断了虎哥的话。嫂子对我来说,不仅仅只是我的女人,更是我的亲人,无
论如何,我都会尽最大努力,保她平安。「我同意加入,但前提是你的方法得有
用。」

  「既然你如此说,行!」虎哥却也是毫不含糊,笑着说道,「本来今天就是
征求一下你的口头同意,真的要加入怎会如此简单,至少也要等你完成这件事,
平安归来……也罢,就来说说你嫂子的情况吧。」

  通过虎哥的解释,我这才明白了嫂子并不是无缘无故昏迷,而是由于中了一
种毒,所以才会陷入睡眠,与普通睡眠不同的是,这种状态没办法通过自己的意
志力清醒过来,如同植物人一般。只能由旁人通过秘法入梦唤醒。如果长时间不
唤醒的话,依照毒素类型的不同,可能会导致内循环失调,更会因为身体长期陷
入睡眠,魂体负荷过大,导致缺魂失魄。至于毒素从何而来,效用为何,可能只
有等护国组织慢慢调查了。

  而虎哥所谓的危险,也正在于此,昏迷状态无法自主,对于外界的一切入梦、
同感等方式都会采用主动防御的姿态,而且因为主体昏睡之后,梦中所怕之物都
可能会变成极度恐怖的怪物,非常人能敌。而最好的解决方法,或者说唯一的解
决方法,便是尽快唤醒主体意识,将她从噩梦中拉出来。

  坐在佩柔躺着的病床前,门外皆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可能真的是早有准备,
虎哥只是打了个响指,佩柔嫂子的病房便被团团围住,连青欣都被赶了出来。而
我的身边,则坐着一个带着面具的女性,一言不发。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面色
坚决地对虎哥点了点头。

  一声开始吧,面具女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也不见她有所动作,两个人的
身躯便同时一软,往后倒去。虎哥却是忧心忡忡地看着佩柔昏迷的方向,长长地
叹了一口气。其实刚才他没有说的便是,入梦的危险性要比他说的大得多。

  但即使我知道了,也会同样义无反顾地进入到嫂子的梦里,因为早一分唤醒,
魂魄便会少一分流失的可能,而目前嫂子已经差不多昏迷一天了,再拖下去,不
光是嫂子,还有孩子都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中。

  没有什么华丽的声光色效,我只是眼前一黑,双腿便站到了实地。旁边的面
具女对我点了点头,随后原地坐下,取出一根蜡烛,随风一晃,便有小小的火苗
闪亮起来。她示意这便是佩柔嫂子的梦境里面了,至于如何去找到,去唤醒,那
就不管她的事了。蜡烛其实就是时间表,我的手腕上同时也出现了一根红线,如
果蜡烛燃尽,红线退散,我还没有回来,她便会先行离开,而我则会永远迷失在
这个具有主动防御效果的梦境中,如果在这之前赶回,便可有下一次机会。而如
果我唤醒了佩柔,梦境即刻便会自行溃散,而我们则会同时脱出。

  面前是一扇木门,上面挂着两条丝绸。我伸手轻轻一推,木门打开,里面却
是一副熟悉的场景。我回头看了看,便大踏步地往这个熟悉的场景中走去。

  这是我的家。哥哥没有离开人世前我的家。位于乡村,还没有搬到城市的我
的家。看着面前熟悉的鸡鸣狗叫,小丘流水,青草鲜花,我怔住了。原来在佩柔
嫂子的记忆里面,最深刻的是这时候的场景吗?

  我缓步走着,脑中却是不断拼命回忆着当年小时候哥嫂相处的情景。哥嫂相
遇在什么时候我忘记了,只是某一天,我背着书包回来的时候,看见哥嫂拉着手
出现在我的面前。随后的事情便顺理成章。

  那这个时候佩柔怎么梦中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我继续向前,向着自己熟悉的
家的方向走去。远远地,便看见炊烟萦绕,应该是哥哥正在做饭。果不其然,不
久之后,我便看见家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不断忙碌着。

  那是我记忆中年轻的哥哥,脸上的坚毅和温柔成为了我童年时最美好的回忆。
可能也是佩柔对他动心的根本吧。「你回来了!快点准备洗手吃饭吧!」哥哥远
远见到我,便柔声打着招呼。

  「哥,你见到嫂子了吗?她也在家吗?」我心头涌起一股热流,虽然知道这
是梦境,但哥哥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似乎从未逝去过一般。然而担心着佩柔的下
落,我便顾不得再叙,急急问道。

  「啊?嫂子?」哥哥似乎被我的话语逗乐了,「我哪儿来女朋友啊……你不
会是说之前你见到的那个吧?叫佩柔的那个女孩?」

  「是啊,就是她,」我听见哥哥的回答,喜出望外,难道就这么简单,不管
哥说她在不在,我都能很快找到。「我找她有点急事,你知道她在哪儿吗?」我
一边说着,一边便抢进了屋,四处观察,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

  「啊……我知道你一回来肯定就是来找她的……」时永灵此时却是倚靠在门
口,脸上充满了讥讽和嘲笑的表情,「她不在这里,你也找不到她呢……」

  「哥,你告诉我她去哪里了?在哪里能找到她,我真的有急事跟她说……」
我转身看着哥哥,着急的说道。

  「她应该被阿杰带出去持续受孕了吧……」时永灵淡然的说道,言语之中却
是充满了不屑。「等一下吧,大概天黑的时候就会回来了,反正那条母狗最大的
作用也只是为了延续我们时家的开枝散叶……不是吗?」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一心爱你的嫂子?!」阿杰?我不就是阿杰?难道还
有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或者幻像在这里?急速思考中,我也没有去深究,一
股愤怒夹杂着疑惑从我的心头燃起。她可是你的妻子,一心守护着家,为你巩固
着后方,你怎能用如此污言秽语来羞辱她?即使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哥哥应该也
不会这么说啊!

  「一心爱我?好笑,」时永灵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话语中却是充满了怨气。
「我去世当晚就与我最心疼的弟弟睡在一起,并且主动勾引,这不是骚货欠肏的
本性吗?而且跟我那么多年都没有孩子,居然跟阿杰一个月时间都没到,就主动
献出子宫求肏怀孕,你还说她一心爱我?」

  我心中的怒火更甚,踏前一步,几乎顶着他的脸,「先不说聚少离多,你每
次回来跟嫂子有沟通有夫妻生活吗?怀孕这种事情不是女人一个人就能做的到的,
在我回来之前,嫂子三从四德守着活寡你知道吗?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结婚了
却天天独守空房,她有多难熬你知道吗?你作为一个丈夫,不给生理需求,不给
感情慰藉,你有脸说嫂子出去勾引人?」

  面对我的步步紧逼,灵魂拷问,时永灵似乎抵挡不住一般,接连后退。我傲
然笑着,又接着道:「是,嫂子在你去世的当晚就跟我在一起了,然后还有了我
的孩子,但你有一点说错了,并不是嫂子勾引我,而是我诱惑的嫂子。虽然是一
场意外,但嫂子当时是将我当成了你。随后我们的感情加深更是因为我时常陪伴
在她的身边,既能满足她的生理需求,又能满足她的精神慰藉,所以她才会主动
怀上我的孩子。所以,你没资格说嫂子什么,难道你还要嫂子替你再守20年活寡
吗?」顿了一顿,我的唇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更何况,时永灵……啊不,幻
像,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哥哥,你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让佩柔更加的痛苦,撕开她
不愿回忆的伤疤,让她更深的陷入愧疚然后永远沉睡……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
是什么,但是……」我捏紧了拳头,踏前一步,双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我既
然来了,你就休想!」

  随着时永灵语结,他一个踉跄拌出了门外,天空也从晴朗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似乎像是恼羞成怒,下一刻就会雷霆交加一般。

  清涧道观后院。仙风道骨的平安道长盘膝于地,双手掐诀,脸颊赤红,白须
飞舞,似乎已经到了某个紧要关头,面前一口大瓮,里面热气缭绕,却是腥臭扑
鼻。里面隐约能见浮一女童,年约五六岁,双目紧闭,面容时而因为痛苦而扭曲。
奇怪的却是身后背着一个龟甲,似乎没有扎紧,缓缓向着双腿滑落下去。

  而平安道长身后,一颗梧桐傲然挺立,树枝上却站有一只小小的鸟儿,浑身
金黄,拼命煽动翅膀,翅尖偶冒火星,似乎在为老道加油,又似乎在给大瓮加热,
让汤水更加沸腾起来。

  树下却有一条白莽,身长丈余,鳞甲隐泛青光,正吐着信子,眼神贪婪地看
着树上的鸟儿,似是下一刻便会冲上树去,吞噬鸟儿,一饱口舌之欲。忽而蜷缩,
盘成一团,蓦然回头,警惕的眼光盯着老道身边那只黑白条纹相间的慵懒猫儿。

  猫儿却是在蛇头看过来之时,懒洋洋的张开小嘴,露出虎牙,打了个舒适的
哈欠。舔了舔爪子,似乎并未觉察身体有沾染烟尘之处,便懒懒的伏下,微眯双
眼,似乎对周遭事物毫不关心一般,准备继续打起瞌睡。

  「却还是差了一点……」平安道长忽而往后一倒,双手撑地,摇头苦笑道。
「还是要吃点苦了,希望撑下去……老道能做的,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说罢,却是忧心忡忡地看着西方远处,一声道号无奈地从老道口中吟出,随
风飘上青云。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