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暴力之王】 (第51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4/12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38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约翰内斯堡西郊,坟场。

  清姨虽然将时间约在了下午两点,但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她就赶到这里,之所
以提前来一是为了防止船长也提前派人过来埋伏于此,尽管这里地势较为平坦,
除了大大小小坟包外并无什么遮挡物,而且她所处的公路地势高,可以一览无余
的纵观整个坟场,因此想要在这埋伏基本上不太可能,但小心没大错,预防总是
对的;二来她要好好了解一下这条公路的走向,通向哪里?有没有岔道?以便等
会把芭蒂交换到手后快速离开。

  对照着地图,清姨又驾车沿着公路实地跑了十余公里,大致掌握了周边的地
形,各种岔路小道也看了一下,心里有了一些底,同时她也将后撤的路线规划好
了。

  当清姨将车子重新驶回了约定地点后时间已经是一点四十分了,从这里她可
以很清晰的看到人质被埋的地方,刚才她已经去那里看过了,那里没有被翻动的
痕迹,用于通气的那根竹子也完好无损,因此可以基本判断下面棺材里面的哈瑟
和他妈妈没什么大碍,于是她在竹子上绑了一块红布,等一会用来做指引船长他
们的记号。

  坐在车子里的清姨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手枪和子弹,子弹还剩下十一发,令她
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现在她所担心的就是船长会不会玩什么花样?

  「冷静!只要对方还不知道那个家伙和他母亲的下落那么他们还是不敢乱来
的。」清姨在心里暗道。

  说实在的,尽管清姨胆大心细,又有一身不俗的本领,但此刻还是难免有一
点紧张,毕竟这一次是直接面对船长,虽然她并不了解此人,不过从迈瑞的嘴里
知道这是一个黑道大佬,和这样的人物进行正面较量,她必须要小心翼翼,决不
能出现一点差错,否则后果是难以想象,这一点她很清楚!

  拉动了一下枪栓,将子弹上膛,清姨忽然生起一种孤军奋战的悲壮,与此同
时,一股莫名的不安袭上心头,令她下意识的一手握紧了手枪,一手紧握着方向
盘,右脚踩在尚未熄火的车子油门踏板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清姨不时的看着手表,终于在离两点还差两分钟的时候
前方忽然响起一下汽车喇叭声,不一会,一辆黑色的福特越野车出现在了她的视
线里,随即又是一辆白色的奔驰G级越野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到离清姨所驾驶的那辆宝马X5车头还有约十米的距离停下,
双方相向而对,这时福特越野车上迅速下来四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年轻
壮硕的男子,他们立刻分散到公路两边做警戒状。

  白色 G级越野车的前排上随即也下来两个同样西装墨镜的年轻男子,其中一
个下了车后恭敬的拉开后排的车门,只见一个约五十来岁,大腹便便,头发花白
且稀疏,一身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清姨的眼前。

  此人自然就是船长,本来这交换的事是不需要他亲自出面的,安排手下人做
就是了,但他对清姨这个敢于和他作对的女人还是蛮感兴趣的,特别是看到那一
段在夜总会跳艳舞的视频后他的兴趣就更加浓厚了,以至于他都没有通知自己儿
子哈尼,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性,暴躁而又冲动,若是他在场,恐怕说
不了几句话就要拔枪相向。

  船长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为此他已经做好了相当周密的计划,他下了车,在
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慢悠悠的走向清姨的车前,而这时清姨也下了车,站在车头前
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不断走近的一行人。

  在离清姨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船长停下了脚步,他拿掉嘴里叼着的雪茄,摘
下墨镜,枯黄浑浊的眼珠上下打量着清姨,同时嘴里道:「就是你绑架了我的太
太和儿子?」

  「我要的人呢?」

  清姨不想多说废话,对方人多势众,互相对峙对自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所
以必须速战速决,然后尽早离开这里才是上策,因此她是没有直接回答船长的话,
而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船长怔了一怔,随即显得有点皮笑肉不笑道:「你要的那个女人就在我身后
的车上,那我要的人呢?」

  「你先放了芭蒂,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太太和儿子在哪?」

  船长面色一寒,阴阴道:「我们可是说好了,互相交换,你这是不守信用啊。」

  清姨料到船长会说这样的话,不慌不忙的淡淡一笑道:「你这么多人,我可
是一个人,你觉得我会那么傻把人带过来?」

  船长盯着清姨的脸庞,似乎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对此,清姨是面无
表情,显得镇定自若,毫无怯色,然而实际上她浑身都感觉不自在,在她看来,
对面这个矮胖壮实的白种老男人身上透着一股凶狠的侵略性,特别是他那双狭小
的三角眼,看似浑浊无光,但那眼神却是显得极为阴蜇,扫在她身上就像是有一
条蛇在爬行似的,令她浑身皮肤都揪了起来,难受极了!

  事实上,船长的眼睛在清姨脸上扫来扫去,然后在其身上上下巡睃倒不是在
推测她刚才所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而是以一个捕猎者的心态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身为一个黑道大佬,现在更是跻身政界,俨然已是上流社会的巨贾,船长什
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然而纵然他见惯了太多的美女,也玩
过太多的美女,眼前这个东方女孩还是让他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与昨晚看到的视频上那个身着华丽性感的舞裙相比,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女孩
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如果说视频上的那个充满了妩媚与魅惑,那么眼前这个就
透着冷艳和坚韧,很难想象一个人身上会同时兼容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不过船长能明显感觉到有一点没变,那就是女孩眼中的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
神采,清澈的如山涧清泉般的眼神里透着勃勃生气,仿佛充满了对生活的希冀,
正是这种活力神采吸引了日渐暮气沉沉的船长,让他心中蓦然一动,要知道以前
他所经历的那些女人,无论脸蛋多么精致,身材多么火爆,其眼神都是那么的了
无生趣,让人一看就先失去了几分欲望。

  当然,眼前女孩的容貌同样出众,那张比船长巴掌还小几分的脸蛋光洁细腻,
白皙的犹如剥了壳的鸡蛋,而且可以看的出上面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完全是原
生态的,这令看惯了浓妆艳抹的女人的船长大感新鲜。

  总之,清姨无论是在外表还是在气质上都愈发的让船长兴趣浓厚,他在神情
古怪的打量了清姨一番之后忽然怪声一笑道:「好,我就相信你一回。」

  清姨心下暗松了一口气,既是因为船长的这句话也是因为他的目光从自己身
上移开了,不过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道:「那你让芭蒂过来吧,只要芭蒂安全到
我车上我就马上告诉你要的人在哪。」

  船长冲身边的一个保镖努了努嘴,此人点点头,转身对后面站在奔驰 G级越
野车旁边的一个保镖招了招手,那人会意,随即走到车后,打开了后备箱。

  清姨目光眺望过去,虽然那辆奔驰与她相距不是很远,也就二十多米左右,
但中间还隔着一辆福特,所以看的不是很真切,只看到那个保镖从车子后备箱里
拖出一个很大的旅行箱,然后弯下腰,从他这个动作看应该是在打开旅行箱,不
过这时由于车身的阻挡清姨就一点也看不到了。

  过了一小会,清姨看到有一个女人背对着她从下面站了起来,虽然看不到正
面,可那金黄色的秀发,窈窕的身姿不是芭蒂是谁?只见她似乎被反绑着双手,
一根带子也系在脑后,应该是嘴被勒住了。

  清姨心中一喜,暗道:「是芭蒂,看来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太好了!」

  正想着,只见那个保镖抓住芭蒂的一只胳膊似是在拉扯着她,而她则是剧烈
挣扎,清姨隐约听到她喉咙里发出惊慌害怕的呜咽声,估计她应该还弄不清楚状
况,不知道自己已经来救她了。

  「嗨,芭蒂,别害怕,我来……」

  清姨大声的喊了起来,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个拉扯芭蒂的保镖忽然抬手在
她的颈动脉上狠狠砍了一下,她的身子一下就软软的倒了下去,继而被车身阻挡,
消失在清姨的视线里。

  「她……你们干什么?」清姨不禁又惊又怒。

  「哦,别紧张,我们就是想让她安静一点。」船长叼着雪茄,嘴角挂着一丝
不易觉察的奸诈笑容。

  这时清姨看到又有一个保镖走过去,似乎是要过去协助那个人,不一会,她
看到其中一个保镖将那个很大的旅行箱拖到车子旁边,箱子是打开的,她看到芭
蒂就蜷缩在旅行箱里,并且与刚才只看到芭蒂背面不同,这一次她看到了芭蒂的
脸,只见她双手被反绑在后,嘴里勒着布条,身上仅穿着三点式的内衣,身子如
虾米般的侧卧在旅行箱里。

  很快,其中一个保镖就将旅行箱合上了,另外一个保镖也凑上去,两人的身
影又将清姨的视线阻挡住了,不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两人散开,其中一个拉着
装着芭蒂的旅行箱走了过来。

  没一会,这个保镖就拉着旅行箱来到了船长身边,这时清姨看到旅行箱的拉
链并没有拉严实,还有一缕金黄色秀发从里面散落出来,她有心想让他们把芭蒂
放出来,但转念一想,此时的芭蒂是昏迷的,如果弄出来了交给自己那自己还要
腾出手来扶她甚至要抱起她,那对自己是相当不利的,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考虑到这一点,清姨没有让对方打开旅行箱了,而这时船长似乎也看出了她
的顾虑,龇牙一笑道:「是不是不方便过来拿人?没关系,我可以让手下替你把
人送到你车上,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我要的人现在在哪?」

  「你还是先把人送到我车子上吧。」清姨想了想道。

  「哈哈,真是够谨慎啊,不过没问题,我答应你。」

  说罢,船长冲拉着旅行箱的保镖努了努嘴,保镖会意的点点头,随即拉着旅
行箱来到清姨那辆宝马X5车子后面,拉开后备箱,然后将旅行箱提起放进车子里。

  「现在可以说了吧。」

  清姨看着那个保镖将旅行箱提到了自己车子上,然后关上后备箱就回到了船
长身边,她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事情似乎进行的很顺利,然而也许正是
因为太过顺利,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心中疑虑,可终究只是一种感觉,清姨暗笑自己是神经太过紧张了,她轻呼
了一口气,指着距离有两三百米远,系着红布的竹竿道:「看见那个地方了吗?
系着红布的那个竹子。」

  船长以及他身边的那几个保镖都转头举目望去,随即船长点了点头,疑惑的
看了清姨一眼道:「嗯,怎么了?」

  「你要的人就在那个地方的下面。」

  船长面色顿时一变道:「你什么意思?」

  这时清姨已经转身上了车,她头探出车窗道:「你让人去那里挖,挖半米深
左右会有一口棺材,你要的人就在棺材里面,当然,你不用担心,那个系着红布
的竹竿就是用来通气的,从埋进去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里面的两个人应该
还没事,不过要是时间再久一点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

  船长不禁一怔,显然是没想到清姨会将自己的妻子及儿子隐藏在这么一个地
方,而这时清姨已经发动了车子,开始后退,旁边几个保镖见状一个个表现的蠢
蠢欲动的样子,同时把目光投向船长,似是只等他一声令下了。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吗?快去挖啊!」船长大吼道。

  几个保镖如梦方醒搬的回过神来,纷纷拔腿奔向那系着红布的竹竿,只有两
个贴身保镖一直跟在船长身边,这时其中一个道:「老板,你真的相信那个女人
的话?」

  「不管相不相信都要去证实一下。」船长阴沉着脸道。

  「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开车跟过去?」

  「不用,我们就在这等着昂菲丝的好消息吧。」船长看着清姨驾驶的车子绝
尘而去的背影阴阴一笑道。

  保镖点点头,随即又道:「那女人的尸体现在怎么处理?」

  船长吐了一口烟雾道:「这里不正好是坟场嘛,就扔在这里吧,反正现在也
用不着这具尸体了。」

  「好的。」

  保镖应了一声后转身走到那辆奔驰 G级越野车的后面,打开了后备箱,从里
面提下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旅行箱,而这个旅行箱里装的才是真正的芭蒂,当
然,芭蒂已经死去多时了,而先前交给清姨,此时已经在清姨车子上的那个旅行
箱里装的是昂菲丝,船长就是用这种移花接木的手法先是利用昂菲丝那与芭蒂极
为相似的背影骗过了清姨的眼睛,让她认为芭蒂不仅还活着,而且还相当健康,
因为当时她的挣扎看上去还极为有力。

  之后,以让芭蒂安静为由把她打晕,继而故意露出已是尸体的芭蒂,让清姨
看清她的正面,令其相信旅行箱里装的就是芭蒂,最后利用车身及两个保镖身体
的阻挡快速换了一下,把装着昂菲丝的旅行箱交给清姨,送到她的车上。

  不得不说,船长的这个办法相当的高明,完全骗过了清姨,此时的她完全不
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相反,她还因为交换顺利完成而放松了一直紧绷的
神经。

  迈瑞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现在芭蒂也救回来了,清姨总算是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为了确保安全,她没有很快停车把还装在旅行箱里的芭蒂放出来,因为担心
船长会派人跟过来,因而她觉得此刻当务之急是驾车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反正
她看到那个旅行箱并没有关严,不用担心呼吸不畅的问题。

  宝马X5在简易的公路上疾驰,糟糕的路况让车身极为颠簸,这也掩护了正悄
悄爬出旅行箱的昂菲丝,令其所造成的小动静在晃动的车身中被掩盖了。

  昂菲丝以前可是警察,其身手还是相当敏捷的,只见她蜷缩在旅行箱里,通
过拉链的缝隙细细观察了一会就悄无声息的从箱子里翻身而出,然后蹲伏着,利
用座椅靠背的遮掩一点一点的去接近正在驾车的清姨。

  当然,昂菲丝不是赤手空拳的接近,船长一开始就在她的旅行箱里放置了一
把手枪和一副手铐,不过给出的指示是不能伤及清姨的性命,甚至是不能有太重
的伤害,必须要生擒她。

  车内的空间毕竟有限,昂菲丝蹲伏在第二排座椅后面还能勉强遮住身形,不
被清姨发现,可若要再进一步,来到第二排座椅还要不被她发现那就基本上是不
太可能了。

  昂菲丝稍稍思忖了一会后忽然心生一计,她转身将背对着车前,弓着腰慢慢
的直起身,同时头低垂着,散落的秀发将大半边脸都遮住了,而她的两只手则是
分别紧握着枪和手铐,然后就这么半侧着身跨过后排座椅靠背,来到第二排座椅。

  「哦,芭蒂,你醒啦?」

  通过车内上方的后视镜清姨一下便看到了弯腰弓身,披头散发的昂菲丝,当
然,清姨并没有认出她来,还以为是芭蒂,不由欣喜的打了一声招呼。

  昂菲丝自然不敢应答,一出声她就露馅了,这让清姨心下觉得有点奇怪,按
道理说已经饱受折磨的芭蒂知道自己获救了应该激动的喊出来乃至哭出来才对啊,
就算身体虚弱说不出话来至少也应该发出呻吟声,况且看她从后备箱来到第二排
座椅时的动作也不像是虚弱无力的样子啊,相反还相当的敏捷。

  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浮上清姨的心头,她下意识的又仔细盯了昂菲丝的几眼,
此时的她还是三点式的着装,身体的大部分都暴露在外,蓦然,清姨心中一声惊
呼:「不好!」

  让清姨看出破绽的是昂菲丝的腰侧一端,她清楚的记得芭蒂身体的那个部位
有个纹身,是一只小小的蝎子,而这个女人的腰上却是什么也没有。

  就在清姨识破的同时已经来到她身后的昂菲丝一下转过了身子,发丝飞扬间
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一并出现的还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别动!啊——」

  昂菲丝发出一声叱喝,然而随即而来的就是一声惊呼,原来就在这时清姨猛
然踩了刹车,强大的惯性让昂菲丝一头栽向前面,大半个身子都越过了座椅靠背,
整个上半身结结实实撞在挡风玻璃上。

  由于清姨系了安全带,自然没受到什么影响,但身形动作上还是被限制了不
少,此时昂菲丝被摔了个七晕八素,是反击她的最好时刻,应该立刻起身压制住
她的双腿,再扭臂勒脖,她能做的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可就是由于系了安全带的缘故,并且安全带的插口被昂菲丝的身体压住了,
所以清姨一时无法解开安全带,也就起不了身,只好退而求其次,挥手就是一拳,
狠狠击打在昂菲丝的后腰上,另一只手便要夺取她手里的枪。

  昂菲丝不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握枪的那只手被清姨紧紧攥住,继而被
一下接着一下的狠狠砸向仪表台上,她吃痛不住,终于手一松,手枪被甩到一边。

  清姨旋即松开了手,转而去捡那只被甩落的枪,却不料这时昂菲丝一条腿猛
然一曲,膝盖狠狠顶在了她的小腹上,她顿时只觉一股热流从肚子里直蹿喉咙,
继而腹痛如绞,差点呕吐出来。

  吃痛不已的清姨在动作上不由一滞,昂菲丝抓住这个时机迅速调整了一下身
姿,让清姨没有想到的是,她没有去捡离她咫尺之遥的枪,反而飞身扑向自己,
把自己紧紧按压在座椅上。

  几乎与此同时,清姨感觉自己右手手腕一凉,转眼一看,一只铮亮的手铐铐
在自己的右腕上,另一边则铐在那女人自己的左腕上,顿时不禁一愣,再看那女
人的脸,只见她的嘴角泛起一丝大功告成般的欣喜笑容。

  清姨立刻明白了昂菲丝的用意,她就是想和自己这样互相僵持着,然后等待
船长的人过来,从目前来看,虽然自己看上去稍落下风,但对方也不能拿自己如
何,可是一旦船长带人赶过来那自己就一败涂地了。

  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清姨是背脊发凉,心中焦躁不已,要知道船长等人随
时可能会来,一旦过来了自己将再无翻盘机会,于是拼命推搡着压在自己身上的
昂菲丝。

  然而双方体型上的差距就注定了在拼蛮力上清姨是拼不过昂菲丝的,身为东
方女性,清姨身材苗条而娇小,身高不过一米六五左右;而西方人种的昂菲丝身
高足有一米八,尽管清姨有着不俗的身手,可在这狭小的车厢内根本施展不开,
现在又被人高马大的昂菲丝死死压在身下,她竟然一时动弹不得。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清姨知道不能再这样硬拼了,她拼不起,必须要改变一
下策略,她脑子飞快运转,同时用膝盖去顶,希望可以手脚并用的把压在身上的
昂菲丝掀开,然而曾经做为警察的昂菲丝在擒拿方面受过专业训练,再加上身体
上的优势,她不但是毫无脱困的希望,反而力气在一点点的耗尽,要是再继续僵
持个一时半刻,就算船长等人还没赶来,她也会在僵持中彻底落于下风。

  就在清姨急的额头都冒出汗来的时候她的右脚忽然踩到一个凸起的东西上,
随即意识到那是油门踏板,她也没考虑到什么,完全就是毫无办法下的随性而为,
脚用力的踩了下去。

  一直怠速状态下的车子猛然向前冲去,猝不及防的昂菲丝被车子的惯性带的
身形不稳,紧紧压制的身体瞬间出现了松懈,清姨抓住时机身子一下挣脱她的压
制,一只手本能的紧握住方向盘,另一只与昂菲丝铐在一起的手则是与她互相拉
扯搏斗着。

  此时的昂菲丝也是又急又恨,好不容易占据的优势一下就被打破了,她知道
这一次如果不能很好的完成船长交给自己的任务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所以
她知道自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一时间,两个都没有退路的女人在车内打斗的极为激烈,车子在简易的公路
上狂飙,但轨迹却是歪歪扭扭,好几次险些撞上路边的山体甚至翻车。

  由于清姨一只手要控制着车子的方向,在搏斗中必然吃亏了不少,脸,胸,
小腹接连遭受到昂菲丝的击打,但她不得不强忍着,不能停车,一旦停下不但可
能再次陷入刚才的绝境,而且还有被船长等人早点追上的可能。

  车子如失控的野马在路上呈 S形狂奔,车内的两个也是东倒西歪,扭打成一
团,双方谁都没有占到明显的上风,不过就在这时,一把黑色的手枪忽然出现在
副驾驶的座位上,这就是先前握在昂菲丝手里,然后被清姨磕落的那把枪,之前
是被甩到了一边,现在在车体的剧烈晃动中不知怎么落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昂菲丝想也不想,顺手一抄,将枪握在了手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清姨想
要去夺已经是来不及了,她看着路边几乎呈四十五度的斜坡,牙一咬,心一横,
猛的一打方向盘,车子呼啸的冲过路基,飞下山坡,又驶出几十米后蓦然侧倾翻
车,继而连续翻滚,而车内的两人只觉天旋地转,剧烈的震荡让她们视线模糊,
脑子一片空白。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