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碧冠淫绿(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碧冠淫绿

作者:longlvtian

2021-01-07 首发于 第壹会所 春满四合院

约莫半年后的傍晚,夏末的风尚温,壹个有些简陋的码头旁,壹辆呼啸着警铃的警车停在了门前。

“老板,紧急管制令,从现在开始,午夜之前,壹切船只禁止入江。”三名警员鱼贯而入,为首那人径直来到了柜台前,将壹纸文件拍在了桌上,说道。

“这,好吧,”有些富态的中年人说着从柜台后边走了出来,应承道。

坐在壹旁客户等待区的壹名青年男子站了起来问道:“老板!那我租的艇还能走不?”

“走不了啦,妳没听到警官说的吗?不让入江啦,”老板挥了挥手,随意地答道。

“那行吧,那我跟我兄弟说下,让他不用过来啦,”青年人说着从裤兜中拿出了手机。

“啪!”“砰!”青年还未反应过来时,为首那警察便将他的手机打落在了地上,将他背按在了柜台之上。

“哢嚓,”手铐顺势将青年的双手铐在了身后,壹套动作行云流水,显然是壹名格斗经验丰富的警员。

“啊sir,不至于吧,”“至不至于我说了算,到墻角去蹲好!”

见青年乖乖听话后,那警察来到了壹旁拨通了壹个电话,说道:“副局长,那人已经控制住了,壹切正常,”

电话很快就被挂断了,他回到了码头时,另外两名警察也从江边回来了。

“老板,那摩托艇怎得少了壹台?”

“哦,对了,那是位姑娘,早上便租去了,说是明天早晨还来,”

“确定是位姑娘?”

“不错呢,是位姑娘,”

“队长,那要上报上去吗?”

“算了,多壹事不如少壹事了,”

下游稍远壹些的地方,有个荒废的货运码头,码头旁的密林之中,蛰伏着十数名警员。

“他们交易的地点在码头的装卸口,目标壹共七人,梁宽会带两名亲信及两名毒贩前去交易,还有两人会分别埋伏于办公楼二楼屋檐,还有距离码头最近的破船上。”

“交易对方乃是邻国警方的卧底,请务必保证他的安全,首先谢飞,刘伟妳们两人分别暗中处理掉埋伏的人,并顺势盯梢,妳们壹共有五分钟的时间,”

“完成后,我们这边开始实施抓捕。记住,歹徒都是穷兇极恶之徒,若有危机,可立即击毙!”

往事重演,谢飞快速的穿行在了密林之间,那每壹个脚步都是那般的熟悉,汹涌的江水遮盖了他的声音,让他顺利地摸上了船。

“砰!”壹声脆响声中,谢飞的枪托猛地砸在了埋伏那人的后颈,轻声将他放倒在了地上,将他双手反剪于身后铐住,腰间的手枪踢到了壹旁,替代了他的位置。

“滴嘟,滴嘟!”“哒哒,”不远处的警笛声及零星的枪声传来,按照谢飞的记忆,很快两名毒贩就会被抓住,梁宽的两名亲信被击毙,而他则会从他身前的小路撤逃,然后被生擒。

“呜呼呼!”壹抹火光沖天而起,这求援信号是不会收到回复的。谢飞活动着身子,心中默想道。

“呜呼呼!”“什,什麽!这不可能!”

上游不远处,又是壹抹火光沖天,让谢飞心底震惊,重生半年至今,壹切的事情皆是按他的记忆重现,而此时,不应该有这道火光!

接收到了信号的梁宽向河边跑了过去,而谢飞也整理好了些心态,追了过去。

“嗡嗡!”震耳的摩托艇引擎声传来,漆黑的江面上突然亮起了壹盏前灯,向着梁宽飞驰而来。

梁宽纵身壹跃,狠狠地踩在了摩托艇后座的踏板之上,猛然壹沈的摩托艇瞬间发动,向下游飞驰而去。此时,就算是距离梁宽最近的谢飞也还有着百余米的距离。

“砰,砰!”谢飞站定了下来,依照着灯光瞄準了那艘摩托艇,七发子弹却如同石沈大海,未留下任何蹤迹。

———————-

“妳是谁!?”摩托艇上的驾驶员不是别人,正是同样重生而来的沐凝,只见两人方才脱离了险境,梁宽便掏出了手枪,顶在了沐凝的腰间说道。

“呵,重要吗?总比过被刘中山抓到了好,对吧,”

“呼,妳还知道什麽!”

“刘中山真正在合作的人叫孟萨,是蒲罗国最大的毒枭,妳们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

“我们?”

“哦,不对,现在只有妳而已。”

“说下去,”

“吱嘎!”沐凝没有说话,手中的方向盘壹转,摩托艇便径直沖上了壹个浅滩。

跳下了摩托艇后,沐凝继续说道:“他以让妳们替他走私为由与妳们合作,考验了妳们的能力以及诚信后,便会让孟萨派人接触妳们,”

不远处有着壹辆无牌照的越野车,沐凝打开了车门说道:“上车!”

梁宽上了车,思索着沐凝所说的话,沈默了下来。

过了壹阵,梁宽说道:“妳想要搞倒刘中山?”

“妳不想吗?”

“妳想要和我合作?”

“不,我想要妳替我做事,”沐凝说着踩下了剎车,车辆慢慢停了下来,“下车吧,前面没路了,”

梁宽下了车,走到了沐凝的身前,说道:“小姑娘,妳救了我壹命,或许是的,我想要搞倒刘中山,也不错,可如果这就让妳认为我会替妳做事,妳未免也有些太天真了些吧,”

“是吗?”“我可是在逃的通缉犯,小姑娘妳又长得这麽标致,万壹发生了什麽,就不太好了。”

“叮,”沐凝将壹颗东西扔在了车前盖上,说道:“知道这是什麽吗?”

“嗯哼,”梁宽瞟了眼车前盖上的东西,随口哼唧了壹声。

“77式警用手枪所用的7.62毫米子弹,”“啪!”沐凝说着用看似柔弱的手掌壹拍,发出了壹声巨响。

当梁宽转过了头来时,只见那颗子弹已经牢牢地嵌入了车前盖裏。

“走吧,”沐凝从后座背起了壹个运动包,对着在那儿研究子弹的梁宽说道。

壹路无话,两人在山林之间走着。

“就到这儿吧,”也不知走了多久,沐凝将背着的背包脱落在了地上,说道。

“这是哪儿?”

“边境,”沐凝拉开了背包说道:“国内妳暂时是待不了了,妳先去蒲罗国发展势力,这裏有十万美圆现金,两张卡分别是两百万美圆,壹亿的蒲币,足够妳在那边招揽势力了。”

“小姑娘,我梁宽在这梁江县混了十余年,妳是我唯壹敬佩的人,”

“对了,妳要是帮我做事的话,以后平时要叫我大姐头,”

“啊这,”

“叫声来听听,”

“呃,大,大姐头,”

“不错,去吧,加油好好干,”

“呃,”

“还有!”沐凝再次叫住了梁宽说道:“妳如果好好干的话,想要发生些什麽,也不是不行呢,”

“妳最喜欢的游戏就要开始了哦,亲爱的老公,”梁宽离开了以后,沐凝感觉到了自己那未经人事的小穴中已经泛滥成灾,望着星空低声自语道。

————————-

几天过后的周壹清晨,经过了几天休息的谢飞也调整好了心态,许是不知哪儿的蝴蝶扇动了翅膀吧,逃脱的梁宽也再未生出波澜,壹切又再次趋于平静。

洗漱晨练早晨,良好的习惯才能保证他身体状态的完美,从衣柜中拿出了昨日刚从洗衣店取回的齐整警服,仔细地将领口衣角捋平整,镜子中的男人还是那般的帅气逼人。

凭借着重生前唯壹壹次购买彩票的记忆,谢飞获得了壹大笔的钱财,将前世两人的新房提前买下,剩下的则买入了往后几年间最具盛名的基金产品,为将来的日子做好了準备。

“飞哥!妳听说了吗,吴队长突然被调到芒河县去了,据说新队长的人选今天就会宣布了!”

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坐定后不久,便有壹名同事手中拿着烧饼,边吃着边凑过来说道。

“怎麽?还能轮到妳不成?”谢飞惯例翻阅着手头的案卷,随意地说道。

“不不不,妳想啊,咱这局裏,妳说关系最硬的,那肯定是高磊了,不过他可不成,”

“他怎麽了?”谢飞有些疑惑地问道,按照他的记忆,此时边上这吃烧饼的李浩宇应该是认準了高磊会是新队长。

“前几天抓梁宽那天,据说接走他的那摩托艇,就是他去找的那码头租出去的,然后他们跑到了龙谷那块儿去了,现在肯定跑出去了,”李浩宁咬着烧饼继续说道:“他肯定不成!”

“那妳说是谁?刘伟?”

“刘伟那小子不成,办事还行,不过没那气魄,不成大气,”李浩宁神神秘秘地说道:“我觉得是妳,”

“得了吧,那要真是我,我请妳吃饭,哈哈,”谢飞看着李浩宁的模样笑着应承道。

时间也逐渐到了上班的点,谢飞自然知道队长的位置不是他们当中任何壹人的,而是从省会外派,或者也可以说是流放来的沐凝。

“啪啪啪!”未过多久,刘中山拍着手从外边走了进来,说道:“各位同誌们,”

“吴队长被调回了他老家芒河县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

刘中山随和的模样让局裏的同誌们对他都多少有些好感,而他到底做了多少阴暗之事此时自然也只有谢飞知道。

“那麽我们局裏自然也需要有个新队长,带着大家办案,”刘中山说着抖了抖手中的文件,说道:“经过局裏领导们的商议,最终决定,谢飞!”

“由妳来担任队长,试用期为壹个月,如果没有过错,大家也都认可妳的,那麽我们也会为妳去争取下妳的职称,”

谢飞呆楞在了座位上,半年了,他无时不刻想得便是今天,他壹直认为两人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所以他从未想过提前去找她,却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出现!

“餵,傻楞着干啥,赶紧去把东西接过来啊!”李浩宁凑了过来,扯了扯谢飞的胳膊说道。

—————————-

梁江县永胜路,十余年前,市场还未开放之时,这裏便是距离火车站最近的街道,也是各大供销行的仓库所在,而在十余年后,原本的厂房早已排不上了用场,倒是此处交通便利,场地宽敞,临近又无居民区,理所当然成为了夜生活聚集之地。

米秀酒吧便位于永胜路的尽头,不过闪耀的霓虹灯搭配上裏边新潮而又极富节奏感的音乐,吸引了无数的人前去尝鲜。

巨大的舞池位于中央,左右两边是长长的吧台,而裏边则有着壹个个大小不壹的单独卡座,二楼贵宾区域还有单独的隔间,巨大的窗台配上厚重的布帘,可参与其中也可做些私密之事。

今日乃是开业的第三日,所有的卡座在开业的前几日都是免费,以吸引客户前来,而在未来,全新的场地及新颖的设计自然能让客户们自发而来。

某个稍有些偏的卡座裏坐着三人,为首那人看着约莫三十岁上下,身高有着壹米八五余,身材魁梧,有些兇厉的眼神打量着四下。

而他左手那人便显得有些瘦弱,仅有壹米六出头的个子,壹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眼神随意地四处张望着。还有壹人看着最为年轻,约莫二十岁上下,身高壹米八不到,身材不似领头那人那般魁梧,但也称得上是壮实,听着场内激情的音乐晃动着身子。

“阿良,妳怎麽看?”为首那人侧过了头来,高声地问道。不过在这震耳欲聋的环境下,也只有那瘦弱的青年附耳过来才能听得到了。

阿良点了点头,凑了过去说道:“这裏东西用得很好,营销也有些章法,若是能搞定,我觉得不少!”

那人点了点头,将两名小弟拉凑到了壹起,说道:“这票我们干了,晚些他们收工了动手!成了晚上去吃烧烤!”

“好勒,彪哥!”两人兴奋地应道。

坐了壹会儿,那年轻人感觉有些别扭,说道:“彪哥,咱就这麽坐着也不太对吧,我去拿些酒来吧,”

“嗯,也对,去吧!”彪哥想了想后说道。

“阿洋!少拿些,晚上还有活呢,”年轻人起身后,阿良连忙嘱咐道。

“知道了,良哥!”

阿洋很快来到了吧台边坐了下来,对着裏面的酒保说道:“啤酒多少钱?”

“二块钱壹瓶,壹打十二瓶二十块钱,”酒保边为边上的客户调治着鸡尾酒,边说道。

“给我拿壹打,”阿洋说着从兜裏掏出了两张十块钱丢在了吧台上。

“客人您坐哪壹桌?”“那儿,”阿洋指着坐着的那桌说道。

“好的,壹会儿会有人替您送过的,”

阿洋回过了身子,看着近在咫尺的舞台轻声叹道:“呦呵,可真洋气,”

很快,阿洋的目光便被舞台上的壹个身影所吸引,高挑的身材足有着壹米七的身高,本就姣美的脸上还画着精致的妆容,而壹双过膝黑丝将那修长而又笔直的玉腿衬托得更加诱惑。

上身穿着的是壹间窄小的露脐皮夹克,下边将那马甲线分明的腹部暴露在了外边,而上边则将壹对丰乳之间深邃的沟壑与纤细的锁骨裸露在了外边,只有那壹双藕臂被遮盖得严严实实。

下身则是壹条高腰的黑色皮裙,裙摆的褶皱之处比起那黑丝还要高出不少,想必距离那隐秘之处也不远了。脚下踩着的银色高跟鞋上还镶嵌着许多水鉆,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能抵挡得了如此的诱惑,当即便登上了舞台去了。

“美女!可以请妳跳支舞吗!”阿洋很快便来到了女子身边,伸出了手来邀约道。

“好呀,帅哥!”女子自然地将手搭了上来应道。

劲爆的音乐声中,舞台上的人们随着节拍舞动着身体,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阿洋两人。

壹头黄色的头发以及算得上俊美的面容,阿洋在场上也算是最靓的仔了,而那女子自然是无须再多赘述。

音乐节奏很快到了高潮,而阿洋的双手也已经揽住了女子的纤腰,入手之处的肌肤柔软娇嫩,令人爱不释手。

“呦吼哦!”只见女子背对着阿洋,双手高高举起,将那完美的身材完全暴露在了大家的眼中,闪烁的霓虹灯下,只见她的翘臀紧贴在了阿洋的身上来回摩擦着,引起了舞台上其他人的起哄声音。

音乐的节奏壹浪接着壹浪,紧窄的牛仔裤已经完全无法掩盖住阿洋那充血挺立的肉棒,身前女子舞动的动作之间,两人的身体越贴越近,那挺立的肉棒也直接顶在了女子的股沟之间。

身前的女子很明显也感觉到了后边的异样,摇晃着转过了身来,双双缓缓放下搂住了阿洋的脖颈,凑了过来娇媚地笑道:“帅哥,不老实了哦!”

阿洋尬尴壹笑之时,女子慢慢将双手收了回去,微弯着身体,壹只手指勾着自己乳间的领口向下拉去,那丰满的乳房几乎完全暴露了出来。

看着阿洋呆滞的模样,壹只玉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肉棒,“咯咯,”玉指轻抚过了他的龟头,女子娇笑着直起了身子。

而此时正是壹曲终结之时,阿洋回过了神来时,女子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处。

二楼尽头处的零号包厢之中,女子独自壹人站在了全身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低声说道:“妳可真是骚啊,沐凝,”女子说着身体便是壹颤,小穴中好似又有些液体泛滥了出来。

外面的火热景象完全没有因为两人的离开而有些褪色。在专业的DJ引导下,客人们的热情反而是壹波更甚壹波。

直到了淩晨二点前后,DJ离场以后,场地内的人才慢慢少了下去,服务人员也开始出来準备清场。

“三位先生妳们好,我们这边準备打烊了,还请妳们收拾好随身物品,”服务人员还没说完,彪哥便站了起来,伸手壹推说道:“叫妳们老板出来!”

“先生,”服务人员再次上前,可还未开口,彪哥便拿着壹个空酒瓶顶了顶他的胸口说道:“收保护费,听不懂吗?叫妳们老板出来!”而壹旁阿良与阿洋两人也顺势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很快,其他的区域都已经收拾完毕了,十余名服务人员看着坐在那儿自顾谈笑的三人也不敢上前。

“妳们都先回去吧,”二楼传来了壹个悦耳的声音。

“走吧走吧,”几个年长的服务员悄声说着便向外走去。“这,这不好吧,这几个人明显就是来挑事的!”

“后生,赶紧走吧,妳知道他们是谁吗!?”“那人可是彪哥!我们这永胜路的大哥妳知道不,”

“前些年有个老板也是不想交保护费,找了七八个保安,结果呢,那彪哥拉了十个马仔去看戏,壹个人就把他们全打翻了,到现在都还没人敢不交保护费在永胜路上开舞厅呢,”

“老板娘对我们是好,可也不要不顾妳的小命啊,”“哎,是啊,我还当老板娘开店前就把他们都搞掂了呢,现在这可麻烦了呢,”

年长些的几人七嘴八舌说着向外面走去,剩余几人自然也被吓破了胆,没了英雄救美的想法,匆匆离开了。

沐凝身上披着件银色的风衣从楼上走了下来,缓缓走到了三人的身前。

“妳就是这儿的老板?”

“嗯哼,”沐凝神色轻松地应道,目光毫不遮掩地打量着三人。

“妳这场子还挺大的,保护费算妳五千壹个月吧,”彪哥依旧低着头,随意地说道。

“五千倒是不多,不过要拿,还要看看妳们够不够格了,”沐凝说着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了壹叠百元纸币,拍打在了手掌上,说道。

“老板娘,我们看妳是女人才跟妳客气几句,可不要不识好歹啊,”彪哥突然站了起来,看着沐凝说道。

“咯咯,”沐凝笑着说道:“来拿啊,拿到了就给妳们,”

彪哥眉头壹皱,也有些不想动手,便低声唤道:“阿洋,”阿洋立马站起了身来,向沐凝走来。

“啪!”阿洋伸出的手被沐凝轻松壹引,脚下顺势壹勾,阿洋便躺倒在了地上。

彪哥皱着眉头说道:“呵,看来老板娘是有恃无恐啊,”说着便向沐凝走了过来。

“啪!”彪哥用力的踏出两步积蓄着力气,壹拳向沐凝的眼前打来,而在壹声脆响之中,夯实的铁拳竟然被壹只玉手轻松擒住。

“银样蜡枪头?”沐凝轻嘲着手上微微用力,而彪哥感觉到的却是壹股巨力让他不得不弯曲下了身子,以免手腕被生生折断。

“过来,蹲下,”沐凝松开了手后,对还坐在那儿明显没有战斗能力的阿良说道。

只见三人乖乖地在身前蹲好后,沐凝正对着他们在卡座上坐了下来的。

“来收保护费的?”将手中的钱随意地丢在了桌上,沐凝说道。

“是,是的,”

“都叫什麽名字?”

“马洪彪,”“柯洋,”“吴良,”

“这永胜路上收保护费的就是妳们几个啊,”

“呃,是,”

沐凝微微向前弯着身子说道:“妳们三个以后替我办事怎麽样?”

只见柯洋吴良两人的目光立马转向了马洪彪。

“老板娘,我们混社会也就为了口饭吃,”

马洪彪的话还未说完,只见沐凝从风衣的另壹个口袋中又拿出了壹叠百元纸币,丢在了桌上,说道:“跟我混,钱少不了妳们的,妳们考虑考虑,”说着沐凝翘起了二郎腿,靠在了椅背上。

“这,好!”三人也没有商量多久,就答应了下来。

“不错,以后没人的时候,妳们便叫我大姐头吧,现在妳们的手下有多少人,”

“除了我们三个就没有了,其他人都是临时叫的,”马洪彪稍有些尴尬地说道。

“最多能叫到的有多少人,”

“十三四个吧,”

“如果拉他们都入伙,要花多少钱,”

“这,应该壹万左右壹个月吧,”

“给妳两万壹个月,在这街上找个地方,把大家都安顿好,怎麽样?”

“没问题,”

“那麽,”沐凝站起了身来,走到了柯洋面前说道:“妳刚才在看什麽?”

“我,我,没,没看什麽,”柯洋连忙低下了头惊慌地说道。

“真的没有?”“没,没有,”

“阿彪,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以后说谎,该如何处置?”“割舌,逐离帮派。”马洪彪也不知沐凝的意思,只好严厉地说道。

“那倒不必如此严苛,不过呢,惩戒总还是要有的,对吧,”沐凝微笑着对柯洋说道:“我再问妳壹次,妳刚才在看什麽?”

“我,我在看,看大姐头妳的裙底,”柯洋颤栗着埋着头,任命地说道。

“看清了吗?”“没,没有,”

“那麽,现在呢?”

沐凝此时正站在了三人的身前,双手将自己的裙摆高高拉起,双腿之间没有内裤的蹤迹,娇嫩的小穴早已被淫水完全打湿,暴露在了三人的眼前。

“我要妳们办的第壹件事情,就是肏我,”沐凝说着玉腿轻轻壹伸,便将柯洋踢倒在了地上,蹲坐了下去。

淫水很快将柯洋的裆部打湿,勾勒出了裏边肉棒的轮廓。

“肏女人也要我教妳们吗?”沐凝将身上的风衣缓缓褪下,丢到了壹旁,淫蕩地说道。

看着沐凝这般的模样,柯洋也便豁出去了,将裤子褪下些许以后,那根充满着活力的年轻肉棒便直立在了外面。

而沐凝此时也将站在壹旁的马洪彪的长裤拉了下来,双手套弄着那根熟悉的巨物。

“呃呃啊!”壹阵稍有些惨烈的呻吟声中,柯洋双手掌握着沐凝的翘臀,那与马洪彪壹般巨大的肉棒便插入了沐凝的小穴之中。

同时,沐凝的双腿有些发软,跪坐了下去,让那根肉棒直接顶入了最深处。

“大,大姐头,妳是第壹次!?”“有,有问题吗?继续啊!”

将自己珍贵的初次便如此送了出去,让沐凝也不免有些迷乱,而这只是开始,待会儿嘴巴,还有后面的第壹次都会在今夜送出,而这壹切都会被监控清晰地记录下来。

而此时马洪彪的肉棒也已经完全硬挺了起来,或许是憋了许久,龟头中已经有些粘稠的液体渗透了出来,沾染在了沐凝的手中,淫靡无比。

“唔呢,”沐凝张开了嘴来,将手中的肉棒送入了口中,那股浓郁的腥臭气味充满了口腔之中,让她不由更加性奋。

柯洋的肉棒伴随着丝丝处子鲜血抽插着那娇嫩的小穴,稍有些缓和的疼痛感正好让沐凝感觉格外地刺激,双手沾染着淫液揉玩着自己胸前的巨乳,没有过去多长时间,沐凝便高潮了。

高潮的余韵之间,马洪彪双手托住了那无力继续吞吐的玉首,挺动着身体将沐凝的口腔当做了小穴抽插了起来,而柯洋则伸出了手来,将那壹对垂挂在眼前的丰满巨乳紧紧把握,下身也卖力地挺动着。

壹直在壹旁呆着的吴良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弯下了身来,将沐凝的双手反剪在了身后,老旧皮带缠绕住了她的皓腕,而他那根细长的肉棒则插入了那壹双无法分开的玉手之间。

“哦哈,我要射了,大姐头,呃,”手感柔软的丰乳给了他极大的快感,再加上初经人事的小穴紧裹着他的肉棒,柯洋很快便要来到了高潮。

“射,射在裏面,”沐凝吐出了口中的肉棒,清晰地说道,说完后便顺势伸出了香舌,舔舐着面前的龟头,再加上娇美的面容上淫蕩的神情,给了马洪彪同样极大的刺激。

“我,我也要射了!”马洪彪自己套弄着肉棒,而龟头则被沐凝单独含在了口中舔弄,很快也再支撑不住了。

“啊,啊哈!”“呃!”柯洋突然开始加速了起来,同时还有壹股股热流留在了沐凝的体内,而沐凝的眼前,马洪彪的肉棒开始跳动了起来,但那位于最前面的龟头则被沐凝牢牢含在了口中。

“啊,”沐凝张开了嘴来,马洪彪射出了浓稠精液竟然全部被她含在了口中,“唔,咕咕咚,”壹阵淫靡的吞咽声中,三人几乎同时感觉到肉棒不受控制地弹跳了壹下。

“啊!”沐凝的轻呼声中,她的身体被吴良拉了起来,按倒在了卡座的桌上。

“乒呤哐啷,”壹阵嘈杂声中,些许酒瓶洒落在了地上,桌上残留的啤酒,抽剩下的烟头烟灰,还有那淩乱的百元大钞,全部与沐凝柔嫩的身体掺和在了壹起。

正当吴良抱着沐凝的翘臀準备插入之际,却听到了沐凝轻声说道:“后,后边,”

同时,那完全裸露在三人眼前的雏菊便好似紧张壹般收缩了起来,而吴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双手用力将沐凝的后庭分开,挺腰之间,那细长的肉棒便完全肏了进去。

“啪!”“啪!”吴良边毫不怜惜地肏弄着,边用手掌大力地抽打着沐凝的翘臀,引起了壹阵阵臀浪之际,也发出了壹声声响亮的声音。

双手被缚于身后的沐凝无力反抗,被吴良用力地将头按在了桌上,肆意地肏弄着。

“啊哈!”壹阵加速的抽插过后,沐凝呻吟着到了高潮,而吴良也在沐凝的体内发泄了出来。

“过来,给爷舔干凈!”吴良粗暴地扯过了沐凝的秀发,将刚刚发泄完沾染着汙渍的肉棒插入了她的口中,说道。

身上沾满了汙渍的沐凝瘫软地靠在了壹旁的沙发边,粗重地呼吸着。而马洪彪两人有些胆怯地来到了吴良的身边说道:“阿良,妳,妳刚才那样,大姐头不会生气吧,”

“不会的,我在书上看到过大姐头这样的例子,实力强劲的女主就是喜欢被比她弱小的人淩虐,从自己的淫贱中感觉到落差感以形成快感,所以在玩的时候,不管妳怎麽作贱她,她都只会感觉到更性奋。”

“真的吗?”“良哥,妳在什麽书上看到的啊?”

“放心吧,我看得可是远古大神F大写的《魔法少女小爱》”

“那不是小黄书吗!能信吗?”

“啊这,”

“咯咯,”沐凝笑着走了过来,说道:“他说得倒也不算错,妳们还要继续吗?”

———————
没想到还有这麽多人惦记着閑鱼,,我以为太监了也不会有人提起了~那看情况明年剧情再重新梳理壹下,想办法把它写完吧。
这段时间还是主要更这壹本了,估计也不会很长。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