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碧冠淫绿(四)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碧冠淫绿

作者:longlvtian

2021-01-23 首发于 第壹会所 春满四合院

“啪,”明晃晃的白炽灯打在了马洪彪的脸上,双手已经被铐在了桌上,灯光背后稍有些看不清的地方,那名警官的脸上略带着不善。

“姓名,”“马洪彪,”

“性别,”“。。男,”

“年龄,”“三十壹岁,”

“哪裏人?”“梁江县龙谷村,”

谢飞将做笔录的写字板丢到了桌上,略带着不善说道:“知道妳犯了什麽事吗?”

“警官,妳搞错了吧,”马洪彪怎麽说也在社会上混了些年头了,故作莫名地说道:“我没犯啥事啊,”

“箱子裏是什麽东西,”“不知道,”

“不知道?”“啪!”谢飞说着将银色的密码箱砸在了桌上说道:“妳带着的箱子妳不知道是什麽东西!?”

“是啊,咱是搞物流的,替老板跑跑腿送送货,哪知道老板要送的是啥东西啊,”

“那妳脸上的伤是咋回事,”

“说到这个啊,警官,这公路上都还有劫道的,咱就送个货,差点把小命都送没了勒,”

“啪,”谢飞猛地壹巴掌拍在了密码箱上,喝道:“马洪彪!”

“根据我掌握的情报,这个箱子裏面装的是五公斤高纯度毒品,我再给妳个机会,把箱子打开,或者供出妳的主犯,要不然,若是要我让技术部开了箱,妳可就没有机会了!”

马洪彪明显没有想到此事竟然如此严重,壹时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事,我们还有四十七个小时三十八分钟,妳自己慢慢考虑,”见马洪彪有些松动,谢飞说着便準备出门。

夜幕逐渐降临,警局大楼中除了壹楼值班的警员外,便只剩下二楼的刑警队还有谢飞在办公室中。

“嗒嗒,嗒,”清脆的细跟高跟鞋踩在了瓷砖地板上,发出了壹声声清脆的声音走进了警局大楼中。

“我有个案子想要找刑警队的谢飞谢队长了解下情况,请问他在吗?”“在,在的,前面左转上二楼,”值班的青年协警看着面前的女子稍有些入了迷,有些恍惚地答道。

“谢谢,”女子微笑着轻点了点头,便向那边楼梯走了过去。

女子自然便是沐凝,只见她裏边穿着壹条珠光色的真丝吊带裙,若不是零散的裙摆之上镶嵌着些闪耀的水鉆,便像是居家的睡裙壹般,而外边则披着壹间长袖的运动风衣,颇有些刚从夜场出来的模样。

距离二楼还有壹阶楼梯的距离,沐凝的脸上微微泛起了些红润,伸出手来,将风衣的拉链向下拉扯了些开来,直到了肚脐上边些许,稍稍整理了下衣领,将精致的锁骨完全暴露了出来,当然还有那吊带裙遮挡不住的大半乳球也完全暴露在了外边。

“咚咚,”“请进,”正在努力翻阅着前世记忆的谢飞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下意识地应道。

“妳找,,”谢飞站起了身来,看向来人,却突然语塞,说不出话来。

“谢队长是吗?”沐凝完全没有任何异样地问道。

谢飞有些下意识地说道:“啊,是,我是,”

“谢队长,那马洪彪是犯了什麽事?”

“马洪彪?”谢飞轻声默念着,下意识地说道:“他携带壹个银色密码箱,我怀疑他与壹起毒品走私案有关系,”

“谢队长,那密码箱中是五万元现金的货款,是我让马洪彪去龙谷村中去拿的,箱子的密码是903,可否请妳再重新核查壹遍?”

“妳!他?妳们是什麽关系?”谢飞突然有些警觉地说道。

“谢队长,这与案情无关吧,”

“呼,”谢飞深呼出了壹口气后说道:“好,那我再去核查壹遍,“

谢飞说完便再次进了审讯室中,拿过箱子,拨动密码,“哢嚓,”密码箱应声而开,裏边五万元现金齐齐整整。

“啪,”谢飞将密码箱合上后,推给了马洪彪,说道:“妳可以走了,”

替马洪彪办好了手续后,马洪彪便跟在沐凝的身后离开了,看着沐凝的背影,谢飞想要说些什麽,又不知从何说起,又要说些什麽,显然若是说些什麽前世夫妻什麽的只能让人贻笑大方。

脑海中有些浑沌的谢飞无意识地收拾好了东西,便走向了停车场,準备开车回家了。

而在谢飞座驾旁边的面包车上,马洪彪与沐凝两人坐在了后座上。

“我让阿良去买点东西,估摸着可能还要壹会儿才能回来,”沐凝的余光壹直注意着警局那边的方向,见二楼的窗口灭了灯,突然说道。

“呃,大姐头,我开不来车子,”马洪彪也不明白沐凝的意思,挠了挠头说道。

“阿彪,在裏边怕不怕?”

“说实话,大姐头,有壹点怕的,”马洪彪讪笑着说道,当时他也是差点就将所有事情都交代了。

“那麽,现在正有机会,要不要在这裏,”沐凝突然转过了身来,说道:“肏我,”

只见沐凝已经将座椅放倒,跪趴在了座位之上,顺滑的吊带裙掀起以后,下边便是真空壹片。

而马洪彪自然不会拒绝,站到了沐凝的身后,不过不高的车子让他只能弓着腰,缓缓将自己瞬间便硬挺起来的肉棒对準了那已经有些湿润的小穴。

“哦啊,”巨根方才进入小穴之间,沐凝便舒爽地呻吟出了声。

稍稍调整了壹番姿势以后,马洪彪选择双手撑住了椅背,弯着身子大力地向下肏干了起来。而沐凝自然也是努力地翘着丰臀,迎合着马洪彪的动作。

可简陋的面包车哪经得住两人如此卖力,前后晃动了起来,还轻微地咯吱作响,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明显,但在这监控还未完全普及的年代,能看到这场景的,估计也只有外边的谢飞壹人了。

谢飞认出了面包车来,皱着眉头走到了车边,可车窗上的反光膜让他完全看不见裏边的状况。

“哈,啊哈!”车内的沐凝定是注意到了车外的谢飞,可她没有发话,马洪彪自然也不会停下,双重的刺激之下,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

“咚咚,”谢飞思索了壹番,还是选择来敲了敲玻璃。

“唔,别停,塞住我的嘴,打发他走,”沐凝好似能感觉到隔着玻璃的目光,身体有些颤栗着说道。

“咚咚,”谢飞有些不耐地再次敲了敲玻璃。

“怎麽了,警官?”马洪彪将窗户稍摇下了壹条缝隙,说道。

“在这做什麽呢,还不走!?”前世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让谢飞对马洪彪没有任何好印象,不善地说道。

马洪彪曲下了手臂,身体向下沈去,硬挺的肉棒深深地顶入了沐凝的身体,再次撑起后说道:“警官,那司机兄弟出去买些东西,壹会儿就回来,我正锻炼身体呢,”

“那妳赶紧催催他,别停在这儿了!”“那可能没这麽快呢,他饿了壹晚上了,可能还要吃个宵夜再回来呢,”马洪彪继续做着俯卧撑,同时缓慢但有力的肏弄着身下的娇躯。

沐凝则转着头,透过了那单向的玻璃看着谢飞的面孔,再加上身后马洪彪那有力而又无规律的抽插,很快便让她的双手扣紧了座椅,呻吟着到了高潮。

“呜呜呜!”马洪彪那沾满了尿渍精斑的内裤堵住了她的小嘴,将她的呻吟声音压到了最低。

“那壹会儿赶紧走,知道没有!?”谢飞本想多少了解些重生后沐凝的情况,可却也不知如何开口,便只好说着离开了。

“好嘞,警官,他回来了我们立马便走。”高潮后的沐凝跪坐在了地上,而马洪彪自然也便坐到了座位上来。

沐凝口中的内裤被缓缓取了出来,之间原本就散发着异味的内裤如今已经被她的津液浸湿,而那些骯脏的分泌物自然也沾染了不少在她的嘴角。而她转过了头来时,只见马洪彪的龟头还在向外渗着那透明淫液,肉棒笔直地对着她的脸颊。

沐凝自然是完全不在意地张开了嘴来,将那根刚从还沾染着她自己淫水的肉棒含入了口中,前后吞吐了起来。

本就积攒了许久欲望的马洪彪自然是快到了极限,在沐凝娴熟的口舌技巧以及这特殊的环境之下,很快便要射了出来,他本想将肉棒抽出,但却被沐凝所制止住了。

“啊哈啊!”浓稠的精液直接从马洪彪的龟头中喷射了出来,进入了沐凝的口腔之中,等到马洪彪彻底发射完毕后,沐凝才将肉棒吐了出来,口腔中的精液也被她吞咽了下去。

也不知是出于何种缘由,壹旁的白色宝马车内,谢飞也还没有离去。

“谢队长,”沐凝再次将窗户摇了下来,轻声唤道。

“怎麽了,沐,小姐?”谢飞将靠近沐凝这边的副驾窗户打开后说道。

“最近梁江县是不是治安不太平呢?”

“这如何说起?”

“这次在省道上都能碰到劫道的,以前也不多见啊,”

“这,若是沐小姐有线索的话,可以来警局立案,我们可以介入调查。”

“这个我们倒是也没有很多线索,要立案的话可能还差壹些,”

“不过前阵子梁江县最大的涉黑案件告破,我们警局也有为梁江县的治安所努力的,”

“是梁宽那个案子吗?”

“不错,虽然梁宽没有落网,”“唔哈,,”“怎麽了?”“没,没事,”

自然不是没事,沐凝在与谢飞说话的同时,玉手也未消停,很快便套弄着马洪彪的肉棒,让他重振了雄风。

而此时她则背对着马洪彪,沈下了身子,再次将那肉棒纳入了小穴之中。

“虽然梁宽没有落网,但他的同伙大多已经被捕,或是不再涉及违法的事情,而他本人也不知了去向。”

两人有壹搭没壹搭地说着话,而马洪彪则是扶住了沐凝的腰肢,奋力地挺动着身体。

“呀哈!”“沐小姐妳怎麽了?”

“坐得太久了,活动下身体,”沐凝说着娇俏着回头看了眼马洪彪,眼神中略有些赞扬的意味。

马洪彪自然能领悟沐凝的意思,双手抱起了沐凝的双腿,向两边分开,将那红嫩的小穴全然暴露了出来,而那根硬挺的肉棒则是完全没入了另壹个旱洞之中。

“哗啦!”面包车的侧门便拉了开来,而此时的沐凝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正对着侧门,但她的眼睛却被马洪彪用手遮住,导致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全然暴露在了谁的面前。

“唔,不唔呀,”马洪彪的另壹只手则捂住了沐凝的嘴,让她无法自由地发出着声音。

“沐小姐?”壹旁的谢飞许久未听到沐凝的回话,稍有些疑惑地问道。

而打开门的自然就是回来的吴良,只见他的马洪彪的指示之下,没有发生声音,直接上手抠弄起了那水流不止的小穴。

“哈啊,”马洪彪松开了双手,让沐凝呻吟着说道:“谢队长,我们,司机,呵,回来了,我们,先走了,”

“这样吗,好吧,”谢飞话音刚落,马洪彪便将窗户关上,抱着沐凝来到了车后边。

吴良刚将车子发动,缓缓驶离之时,马洪彪用力的将沐凝的身体按在了后窗之上,饱满的乳房被压成了平面,此时若是任何人仔细看来,都能透过窗户看见沐凝赤裸的身体轮廓。

而沐凝透过车窗清楚地看着还坐车内的谢飞逐渐远去,可只要他向前看来,便能看到她如此淫贱的模样,强烈的刺激感让沐凝的后庭不由收紧,而同时身后后庭中的肉棒也再次发射了出来。

“哈,哈,”沐凝回味着刚才的情形,身体更加敏感了起来,喘息着说道:“妳们现在去哪?”

“我们送大姐头回去以后,便準备回去休息了,”前边的吴良立马说道。

“直接去妳们休息的地方吧,”

“可是,这,大姐头,我们现在跟那帮新人住在壹块儿,”马洪彪也缓了过来说道。

“新,新人,哈啊,”沐凝娇喘着说道:“那更,更好,”

“他们,可,”“好的大姐头,那要让他们知道妳是我们大姐头吗?”马洪彪还想说话,却被吴良打断了。

“随便吧,啊哈,”

“好的,那我就说大姐头妳是个不听话的服务员,被我们下了药绑来的,怎麽样?”

“唔,好,哈!”

沐凝的侧脸靠在了后窗上,迷离地摩擦着双腿,幻想着晚上会发生的事情。

————————–

东方典当,不大的门店装潢地倒也不差,藏在了大街边的小弄裏,若不是特意来找,倒也不太会注意到这儿。

“我们找刘先生,”马洪彪与吴良两人走进了店来,将那银白色的密码箱放在了桌上,说道。

“刘先生今天不在,”约莫六十来岁的老板取下了老花镜来,走了过来,说道:“不过妳们的事儿,他跟我说过了,”

老板将密码箱放倒了下来,拨弄了下密码,便将箱子打开,转向了两人,说道:“五万,就在这儿了。”

“就这样?”马洪彪有些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刘先生就跟我说了这些,”

两人怀揣着五万块钱以及满脑子的疑惑走出了典当行,那老板也回到了他的摇椅上,戴着眼睛看着报纸。

壹处破旧的城中村村口,吴良从村内快步走了出来。

“怎不多待会儿?”踩灭了烟头,马洪彪看着吴良说道。

“算了罢,在这条道上走,还是少跟家裏人来往的好。”吴良摇了摇头说道。

“走吧,上车,”马洪彪拍了拍走到了身前的吴良肩膀,说道:“以后混点名堂出来,再让她们好好地享清福,”

永胜路上有壹栋废弃的宿舍楼,本是给这儿的搬运工居住所用,如今已经被马洪彪三人用极低的价格租用了下来,而他们所招揽的那些人手这几日都住在了那儿,接受着最基础的训练。

“集合!”马洪彪站在了院内,身边的吴良壹声大喊,只见宿舍楼中的人纷纷向楼下跑来。

“还有个人呢!?”吴良目光扫过,便发现少了壹人,厉声说道。

“他,他可能在后院,没听到,”人群中突然有个人伸起了手,轻声说道。

宿舍的后院的平房原本是厨房以及茅厕,而现在自然是已经废弃了,众人来到了后院的平房门口,便听到了裏边传来的男女的交合声音。

“良,良哥!?”吴良打开了茅厕那破旧的木门,裏边的男人回过了头来,有些慌张地说道。

“妳继续,不过我有两件事情要说,妳可要听好了,”

“呃,我,好呃,”

“今天,我们要执行我们的第壹次行动,市场街,目标是控制住大狗为首的六人,找到他们账本以及资金,明白了吗!?”

“明白!”

吴良指着茅厕那边说道:“第二件事情,就是让妳们认壹下我们的老大,”

“我,不,不是啊,良哥,”茅厕裏的男人连忙慌张地摇着头。

“没说妳,她,”吴良手指向下沈了沈,引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男人的身下,那跪趴在地上的女人。

“我,啊?她!?”男人下意识地抽插着肉棒,突然感觉到了肉棒猛地壹紧,精液不受控制地飞射了出去。

“行吧,说就说出来了吧,”沐凝站起了身,走了出来说道:“妳们好好替我办事,想要的奖励,我可不会吝啬的哦~”

—————————-

“阿文,昨天夜裏的接警报告给我看下,”警局大厅,谢飞来到了接线室找到了负责的警员说道。

“好嘞,谢队,”青年协警很快找出了昨天的表格递给了谢飞。

壹夜的时间让谢飞想清楚了壹些事情,无论沐凝她变成什麽样子,他都要跟她在壹起,哪怕昨夜在车内时的猜想是真的,那他也不在乎。甚至,还让他感觉更加的兴奋。

“阿文,昨天夜裏值班的是谁?”谢飞在接警报告上并没有找到他所想要的答案,边继续问道。

“昨天夜裏这儿值班的应该是阿庆,”“好的,谢了,”谢飞将报告放在了桌上说道。

“哎,应该的,谢队,”

谢飞离开了大厅后上了楼,来到了三楼的档案科。

“明哥,帮忙查个人行不?”办公室内的民警并不忙,坐在那儿浏览着网页,谢飞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哎呦,小谢,跟我客气啥,我帮妳,还是妳自己来?”明哥说着便打算站起身来。

“我自己来不合规矩,明哥还是妳来吧,”谢飞按住了明哥的肩膀,说道。

“行,怎麽说?”

“沐凝,女,唔,二十二岁,”

明哥很快打开了警局内部的查询软件,敲打起了键盘。

“梁江县壹共有四个人叫沐凝,符合年龄条件的没有,”

“那省内呢?”

“省内的话,”明哥继续筛选了起来,说道:“省内壹共二十六个,还是壹样,没有符合年龄条件的。”

“唔,那如果户籍不在省内,但是人在省内的话可以查到吗?”

“那就比较麻烦了,现在跨省的档案还未联通,我们这边也查不到省外的信息。当然,如果妳确定在哪个省的话我也可以拖关系帮妳查下。”

“这,我也不太确定呢,”

“如果人是在县城裏工作的话,我可以从工商那别查查看,不过这样就查不到照片年龄了,只能按名字来找。”

明哥说着打开了壹个页面说道:“吶,都在这裏了,”

页面上只显示了三条信息,而其中最下面的那条信息吸引到了谢飞的注意。

梁江县米秀歌舞俱乐部,地址正是在永胜路上。

“明哥,这几条可能有用,我抄下来去找找,”“没问题,”明哥说着递过了便签与笔。

“谢了,明哥,”“客气,”

——————————

夜幕降临,下了班的人们纷纷回到了家中,空旷的道路上见不着多少人的身影。

市场街上的店铺早早便歇了业,而在街道的偏静处,壹栋有些古旧的居民楼中,两名男子缓缓爬上了楼梯。

“大狗,是吧?”马洪彪蹲下了身来,看着眼前那受了些伤已经被控制住的男人说道。

“没想到倒是妳深藏不露啊,”大狗转头看了看周遭零星站着的七八人,有些不甘地说道。

“过奖了,”马洪彪说着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吴良。

见他摇了摇头,马洪彪便继续说道:“妳也不赖,市场街归我,东西交出来,放妳们走,怎样?”

“行,”大狗坦然地说道:“东西在阳台东边墻第三排第二块砖后边,”

吴良听着便去了阳台间,找到了大狗所藏起的那些账目名册,有了这个便能顺利地接管下市场街了。

“妳就不怕我耍妳?”马洪彪扶起了大狗说道。

“混道上的,要是这样不讲道义,妳下边这些新人蛋子可就难管了,”大狗说着便招呼着那些手下向楼下走了。

“彪哥,”吴良默默来到了马洪彪的身后,轻声说道:“就这麽让他走了?他可未比会如此罢休,”

“想要在梁江县当老大,光靠咱三个可远远不够,他还不错,”

——————————

永胜路上,谢飞已经换上了便装,来到了米秀酒吧。

浓烈的酒精气味与弥漫的烟雾渲染着酒吧内的气氛,震耳的音乐与摇晃着的耀眼霓虹灯迷醉着玩客的内心,慢步穿行在人群之中的谢飞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很快,也很顺利,谢飞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沐凝正在吧台的后边调治着酒水,身上穿着壹身性感的黑色连衣皮裙,上身的身前,深V的衣领让丰满的乳房大半暴露在了外边,挤出的深邃沟壑自然也吸引着面前男客的目光,而身后则更加通透,直接将她的美背从脖颈到腰肢全部暴露在了外面,直到那丰满的后臀上边,才有着些许皮料遮盖住了那可能暴露出来的股沟。下身蓬松的裙摆也不算长,搭配着那连裤黑色却是更加的诱人。

上身的长袖处用的是蕾丝的材质,黑色与若隐若现的肉色让人难免浮想联翩,卖力地摇晃着调酒瓶的同时,那没有胸罩束缚的双乳自然随着动作上下剧烈晃动,让人着迷。

“先生,妳的Mojito,”沐凝轻缓地将透明的酒液从调酒瓶中倒出,玉手轻拣着青柠与薄荷加入,双手将酒杯放在了男客的面前说道。

忙完后的沐凝自然注意到了坐在吧台边的谢飞,在那男客不舍的目光之下,摇曳着身姿便向他走了过来。

“谢警官,想要喝点什麽吗?”谢飞看着面前的娇妻,显得稍有些恍惚,虽然两人的容貌相同,可前世的娇妻常年不茍言笑,最多不过浅浅微笑回应他的爱意。而如今眼前的女人则画着精致的妆容,衣着姿态皆挑逗着男人的本能欲望。

两个形象在脑海中缓缓结合,便让谢飞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谢飞更加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再次追求到她。

“沐小姐,忙吗?”

“现在倒是不忙呢,”沐凝巧笑着回应道:“谢警官可是有案子要调查?”

“没有的话,可以与沐小姐聊聊吗?”

“点杯酒的话,没问题呢,”

看着沐凝撒娇的可爱模样,谢飞不由地微笑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酒单,说道:“那就来壹杯长岛冰茶吧,”

“好哦,”

为谢飞调好了酒后,沐凝也找来了张高椅,倒了杯冰水,隔着吧台坐了下来,

“谢警官年纪轻轻便当上了刑警队队长,怎麽会还喜欢喝这种烈酒呢,”

“以前破案的压力大,就爱喝这种烈酒,不过也许久没喝了,”谢飞看着沐凝有些落寞地说道:“不过若是有得选,我宁可这个队长不是我,”

“呼,怎麽会有人不喜欢升职呢,我可不信,”沐凝有些娇憨地说道。

“妳不懂,”谢飞说着举起了酒杯,沐凝也顺势举杯轻碰。

“哈!”壹小口烈酒入喉,谢飞放下了杯来说道:“那妳呢?看妳调酒的技术,梁江县应该教不出来吧?”

“对啊,妳可别不信,这都是在国外学的最正宗的技术!”沐凝有些自得地说道。

“呦呵,妳还出过国呢,那怎麽还回到这破县城来?”

“不说,哼,来喝,”沐凝皱了皱鼻头,说道。

“好,”谢飞说着举杯相碰。

慢慢的,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不过每每谢飞想要问些这段时间的事儿,都会被沐凝搪塞了过去,然后将话题又带向了些理想,未来之类的虚无缥缈之事去。

而此时,酒吧的门口,壹名年轻人在服务员敬畏的目光中走了进来,结合了下吴良昨天的说法,壹个计划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正好昨日摔到了玉米地中有些扭伤,没有参加今日的任务让他有了些空。

“唉,小妞,过来!”柯洋坐到了吧台的角落处,对着沐凝轻佻地勾了勾手指,大声说道。

“我过去壹下,”沐凝的脸色稍有些微红,轻声说道。

“好,需要帮忙的话喊我,”

沐凝轻点了点头,便向柯洋那边走了过去,嘈杂的环境之下,便是邻座都很难听到说话的声音,更何况谢飞距离柯洋那儿隔了八九个位置。

沐凝刚来到柯洋的面前,还未说话,便看到柯洋将几张照片放在了她的面前。

“妳哪裏来的?”沐凝看着她的几张淫照,脸色有些红润了起来。

柯洋贴在了沐凝的耳边说道:“等下妳到壹楼男厕最裏面那个坑位等我,”说着便将照片收了起来。

“有进步呢,阿洋,”沐凝用仅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说着便向谢飞这边走了过来,走出了吧台连接裏外的出口后,沐凝来到了谢飞的身边说道:“谢警官,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下,妳自己玩得开心,”

“好的,”

虽是如此说来,但谢飞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沐凝,直到她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咚咚,”柯洋轻敲着男厕最内间的隔间门,说道:“有人吗?”

沐凝听到了柯洋的声音,没有说话,打开了隔间门,“吱,”隔间门开了又合,而隔间内已经有了柯洋与沐凝两人。

“唔,”柯洋没有说话,壹手直接探入裙底,精準地抚弄起了那湿润的小穴,另壹只手则将沐凝的衣领向下拉扯,使那壹双巨乳裸露在了外边。

而沐凝自然也没有呆着,玉手已经套弄起了柯洋那硬挺的肉棒。

很快,柯洋便将沐凝的身子向墻上壹推,将包裹着丰臀的皮裙拉扯了上来,那硬挺的肉棒对準了早已饑渴的小穴。

“啊哈!”沐凝的娇吟声中,柯洋的肉棒已经顶入了沐凝的小穴。

等了许久也不见沐凝的身影,谢飞想了想便向着厕所这边寻了过来。

“美女,妳好,请问女厕所裏边还有人吗?我女朋友进去了好壹会儿了,也没见她出来,”谢飞拦住了壹个刚从女厕出来的女子问道。

“好像没有人了,我没听到过声音,”

“那可以帮我再进去看下吗?”

女子看着谢飞诚恳的样子,便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不过壹分钟的时间,女子便走了出来,说道:“裏面没人了,我都看过了,”

“呃,好吧,可能她早就出来了吧,”女子点了点头,也未在意便离开了。

喝完酒也有了壹会儿,谢飞便打算上个厕所便离开了,想着便走进了男厕之中,而此时同样在裏面的两人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可以将沐凝正抱了起来,有力的大腿支撑着沐凝的身体,而更大的承重点自然是两人的交合之处。

“唔呼,”就算在这个时候,柯洋也不忘记缓缓抽插着,沐凝用力地捂着自己的小嘴,可呻吟声还是透露了些出来。

稍有些疑惑的谢飞走出了厕所,没有着急离开,附耳在厕所的门上听了起来。

“应该走远了吧?”柯洋轻声地说道。

“嗯,”

沐凝的声音刚落,柯洋便开始快速的沖刺了起来。

“啪,啪啪!”响亮的肉体撞击声音让门口的谢飞皱眉,心情复杂地继续听了起来,也不知是该希望裏面是她,或不是。

“刺激吗?”“唔哈,”沐凝的身体已经被按在了冰冷的墻壁之上,而柯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速而用力。

“在厕所裏被肏是不是很爽啊?”“唔,”“是不是比上次爽多了啊,啊!是不是啊!”

“是,啊哈啊啊!”“妳在这裏干嘛?”谢飞自然是听出了沐凝的声音,没想到裏面真的是她,而且她与他也已经不是第壹次了。同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壹个男人疑惑的声音。

“我,我有点晕,靠壹会儿,”谢飞有些尴尬地应道。

“神经病,”男人瞟了眼快步离开的谢飞,有些奇怪地暗骂道。

——————–
唔,又高估我的速度了,估计再有壹章最多了,如果不顺利的话,可能要年后见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