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碧冠淫绿(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碧冠淫绿

作者:longlvtian

2020-12-30 首发于 第壹会所 春满四合院

——————————————-

很久没写了,主要是前文剧情太拖沓,懒得用心写,再加上那段时间比较忙,就鸽掉了。
这篇的主题思路什麽的想了很久,突然发现最终确定下来的大纲跟曾经某文也蛮相似的,反正閑着也是閑着,就这样写吧~

——————————————-

“沐警官,还记得我吧,”

梁江县警局的壹间独立的办公室中,手机上陌生的号码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正坐在椅子上的女子眉头微微皱起,神色间有些复杂。

“妳想怎麽样,”女子的声音中带着些异样的意味,正敲击着键盘的双手也暂停了下来。

“我今天刚从裏边出来,就想着要请沐警官来叙叙旧,交流交流感情,”

女子站起了身子,走到了窗边,看着窗外的天空,没有搭话。

“明日,我便将沐警官想要的东西如数奉上,毕竟裏边的日子可不那麽好过,我也不想再回去了,”

“好,去哪裏,”女子稍沈默了壹阵,还是应承了下来。

“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那便由沐警官决定吧,”

“那就到梁江大酒店,”

“没问题,那我晚些吃了晚饭就过去,”

“啪!”听着电话中男人那猥琐的声音,女子挂断了电话恼火的将手机拍在了桌上,粗重地喘着气。

过了壹阵,女子无力地靠坐在了椅背之上,那些被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事情也涌上了脑海。

女子名为沐凝,五年前从省会昆溪市调来了这位处于边境的梁江县,凭借着过人的能力以及接连破获的几件大案,在二十七岁的年纪便当上了这梁江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工作之余也在警局结识了如今的丈夫谢飞,两人便在这梁江县安了家。

电话那头的男人名叫马洪彪,三年前与前任梁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刘中山相互勾结,以故意伤人,走私,非法拘禁,强奸等数罪并罚入狱,不过介于他将刘中山供出,功过相抵,再加上在狱中表现良好,三年便被放了出来。

在那之前,沐凝曾卧底在马洪彪身边,可马洪彪在刘中山的指点下,沐凝的卧底身份早便被马洪彪所知晓,而后所发生的事,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

不知不觉之中,沐凝的双腿之间有些瘙痒,摩擦着双腿也无法将那瘙痒之意祛除。

“蹬,蹬,”沐凝站起了身来,用力跺了跺脚,向外边走去。

“晚上芒河县那边有个案子需要协助调查,我过去壹趟,晚上可能不回来啦,妳照顾好自己哦,”颇显得青春的语气后边还跟着壹个可爱的笑脸,看着沐凝淩冽的背影,正坐在自己位置上拿着手机的谢飞嘴角微带起了些笑意。

——————

“咚咚,”

酒店那厚重的实木房门从裏边拉了开来,门口正站着壹名神色间有些憔悴的男人。

“进来吧,”沐凝借着余光看了看空无壹人的走道,让过了半个身子,说道。

“啪,”马洪彪方才走过沐凝的身边,沐凝便趁他不备动了手,纤细的玉手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瞬间便将他的双手反剪与身后,按在了墻壁之上。

马洪彪的挣扎并未起到多少作用,反倒是口中的惨叫更加明显了些:“啊!轻点!”

似乎是感觉到了马洪彪并没有反抗的意思,沐凝手中的气力也松懈了几分,但口中却厉声说道:“东西呢,交出来!”

“东西,我怎麽会带在身上呢,”马洪彪呼吸有些不畅,艰难地说道。

沐凝抓着马洪彪的衣领猛然壹拉,将他拉倒在了床上,抽出了腰间的配枪,指着他的额头,说道:“妳把东西放哪了!快说!不然我杀了妳!”

“别紧张,沐警官,妳想想三年前,要不是我替妳作证,妳能将刘中山拉下马吗?如今妳拿枪这样指着我,不好吧?”

“呵!妳要是不这麽做,三年时间,妳还想出来!?”

“不错,妳说得不错,可若是我不将他供出来,又能判我几年呢?五年?七年?”马洪彪感觉到了沐凝心神不稳,继续说道:“但我出来时,可不用像现在这般,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沐凝也知道马洪彪所言非虚,当时他的罪行也不算重,最多也就是判个七年,再加上若是有刘中山从中周旋,三五年间也定能放出来了。

“沐警官,只此壹次,明日出了这个门,我便将东西交给妳,以后也绝不搅扰!”

说起马洪彪此人,沐凝倒也了解,也算得上条好汉,若不是当年刘中山要他办的事实在逾越了他的底线,他也是绝不可能出来指认刘中山的。可便是这般,她也是绝不可能对这个将她初夜夺走,还将她当成性奴玩弄了两个月的人有丝毫的好感。

可那又能怎样呢,想起了那从来到梁江县那天起相恋了五年,哪怕知道了她这不堪往事后依旧对她不离不弃的丈夫,沐凝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配枪。

“啪嗒,”黝黑的手枪清脆地接触了桌面,房间内的气氛逐渐变得朦胧了起来,马洪彪也站起了身来,走到了沐凝的身后,伸出了手来。

浑厚的双手从沐凝的腋下穿了过来,那散发着汗臭的健壮身体也紧贴在了她的身后,沐凝的身子不由地向前躲去,双手也撑在了桌面上。

粗糙的手指隔着浅蓝色的警服衬衣摩擦着她的肌肤,缓缓地将她身前的纽扣壹颗颗地解开,嘴角杂乱的毛发也在她的颊上胡乱地蹭着。

很快,庄严的警服便散乱了开来,那壹双手掌缓缓地抚到了后边,将那贴身的乳罩也解了开来。

“啊,”沐凝娇柔的轻呼声中,只见马洪彪的双手已经将她的壹双娇乳紧握在了手中,B罩杯的乳房不算丰硕,可搭配着沐凝那本就有些冷淡的性子却是正正好。

微微扬起了头来,却让那娇嫩的玉颈暴露在了外边,被马洪彪牢牢吸住,那娇嫩的乳首也已然被马洪彪的拇指与食指轻轻夹住搓揉。

“沐警官,有感觉了吗?”沐凝紧闭着双眼没有搭理马洪彪,可撑在桌上的双手手指则不由得扣紧了起来。

马洪彪又继续把玩了壹阵,感觉到沐凝稍有些习惯了如此的刺激,便更进了壹步,散发着些许气味的大嘴张了开来,将沐凝的耳垂含进了口中,壹只手也放开了手中的乳房,向下探去。

“哦?”马洪彪口中故意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在沐凝的耳边有些嘲弄地说道:“沐警官表面上如此得冷冰冰,下面的水倒是流了不少呢,”

那紧窄的裙底之下,马洪彪的手指隔着内裤轻揉着裏边的小穴,潮湿的内裤证实了他所说的话。

“嗯呵,”沐凝的鼻间无法控制地发出了些娇吟的声音,脸颊之上也挂上了绯红的情欲之色。

马洪彪缓缓将那碍事的内裤向下褪去,挣脱了那娇嫩的玉腿后,将沐凝另壹条修长的玉腿缓缓托起,踩在了桌边那配套的椅子之上。

“要来了哦,”那粗糙的指尖从娇嫩而又湿润的穴间抚过,来到了那已有三年未经人事的后庭之外,随着沐凝不由地夹紧了翘臀,那粗糙的手掌摩擦着股间再次离去。

“呼呼哈,”屏住了鼻息的沐凝在马洪彪如此挑弄之下,也无法壹直紧绷着神经,稍有松懈之际,那壹根粗长的手指便进入了她的小穴之中。

“咕唧咕唧,”“啊啊,”沐凝的呻吟声音与小穴中泛滥的水声遍布了房间之中,而马洪彪的手指或伸直,或是弯曲,刺激着沐凝小穴中的各个方位。

“不,不行了,呵啊,”强烈的刺激让沐凝的双手都瘫软了下来,身体趴靠在了桌面之上。

“这就不行了吗,沐警官?”马洪彪将手指抽了出来,轻甩了甩,那泛滥的淫水便飘洒地到处都是,“看来这些年沐警官过得不是很性福啊?”

“才,没有,啊,啊!”沐凝还未说完话,马洪彪便换了个角度将三根手指插入了进去,两根外边的指头用力地固定好了位置以后,用力地抠挖了起来。

“呵,那怎麽会比以前还要不堪呢?”“啊哈哈哈啊!”

马洪彪看着沐凝迷乱的样子,手下的动作愈发地快了起来,嘴裏也嘲弄地说道:“是不是这些年沐警官都没有被好好满足呢?”

“不,我啊,要来了,呵啊啊啊!”漫长地呻吟声中,马洪彪放缓了手中的动作,眼神中闪过了些得意之色,而高潮中的沐凝仿佛失了魂,抽搐着失去了力气。

“呃呵,”过了不知多久,马洪彪抽出了手来,失去了支撑的沐凝便瘫软在了地上。

“来吧,沐警官,”马洪彪将沐凝拉了起来,靠坐在了实木的椅子边上,而他胯下那根肉棒不知何时已经裸露在了外面,硬挺在了沐凝的身前耀武扬威着。

稍有些回过了神来的沐凝看着马洪彪说道:“只此壹次,”

“只此壹次!”

听到了马洪彪的回复,沐凝便微微张开了檀口,而马洪彪却猴急地壹挺腰,将那有着18CM傲人尺寸的肉棒插进了沐凝的口中。

腥臭而又熟悉的气味蔓延在了沐凝的口中,还有那熟悉的尺寸,让沐凝不由自主地活动起了口中的香舌,绕着那硕大的龟头打着转,刺激着身前的男人。

“唔!沐警官的嘴巴还是如此美妙啊!”感觉到了沐凝逐渐动作了起来,马洪彪便放缓了抽插的动作,享受了起来。

逐渐地,马洪彪便已经停下了身下的动作,反而是沐凝跪坐了起来,玉首前后动作着吞吐着马洪彪的肉棒。

“啊呵!”马洪彪突然抓住沐凝的玉首,有些狰狞地说道:“我要射了!”接着用力地挺动起了下身,肉棒在沐凝的口中抽插地既深入而又快速。

“哈哈哈哈啊!”临近射精的那壹刻,马洪彪将肉棒抽了出来,那火红而又滚烫的龟头直指着沐凝的俏脸,他的想法自然是不言而喻。

“啊,”“啊,”“啊!”在壹声声怒吼声中,壹股股浓稠的白精飞射了出来,打在了沐凝的脸上,身上。

在沐凝的身上发泄完后,马洪彪松开了手,向后退去,坐在了床上,稍作休息。

过了不知多久,沐凝站起了身来,说道:“结束了吧,东西呢,”

“结束了?”马洪彪睁开了眼来,嘲弄地看着面前衣衫不整,还挂着些白浊精斑的沐凝,指了指自己的胯下说道:“妳看这是结束了吗,沐警官?”

沐凝看着那如同此前壹般硬挺的肉棒,脸色稍有些绯红,说道:“妳说壹次,啊!”马洪彪突然起身,将沐凝拉倒在了床上,说道:“是今天晚上这壹次,”

言语间马洪彪也同时上了床,那淩乱的素色内裤还挂在沐凝的腿上,马洪彪掀起了裙摆,露出了裏边饱经锻炼如同蜜桃般的丰臀,以及早已被淫水打湿的水帘蜜穴。

马洪彪的双手用力地将饱满的臀瓣分开,那硬挺的肉棒直顶在了小穴口上,口中有些急迫地说道:“我要插进来了哦,”

“唔啊!”马洪彪也未磨叽,缓缓将肉棒顶进了那早已经湿润地小穴中,引得沐凝不由发出呻吟。

很快,马洪彪的肉棒便插到了深处,在还有壹小段肉棒还在外面的情况下,便顶到了沐凝的花心上。

“哦哈,沐警官的小逼还是这麽紧呢!”

沐凝并没有搭理他,不过马洪彪也没有继续自讨无趣,便自顾地开始抽插了起来。

强烈的快感沖刷着沐凝的脑海,将脑袋埋在了柔软的枕头当中,稍发出些呻吟,想来也不会被人听到的。

可完全趴在了床上的姿势总归无法让两人尽兴,马洪彪很快便感觉到了沐凝的丰臀正不由自主地翘立起来,这样便能让他的肉棒肏得更深壹些。

马洪彪用力地揉捏起了面前的臀肉,口中轻佻地说道:“沐警官,被我肏得爽吧?”

愈发深入的抽插,还有对于自己翘起了屁股配合着马洪彪的羞耻感,再加上那背叛了丈夫的背德感,沐凝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失控了。

经验丰富的马洪彪自然也感觉到了身下女人的状态,身体不时有些抽搐,而包裹着肉棒的小穴也不规律地收缩着,明显是即将要被肏到了高潮的征兆。

“沐警官要高潮了是吗?又要被我肏到高潮了对吧!”马洪彪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口中也不停地继续说着。

“唔唔,”沐凝的身体突然紧绷,小穴也突然地用力夹紧,显然是临近了高潮的边缘。

“老子肏得妳爽不爽啊!骚货!”马洪彪趁机伸出了手来,抓着沐凝的长发将她从那枕头中拉扯了出来,大声地说道:“啊?爽不爽啊!”

“呃呃呃啊!爽,呃呃,不,不行了,呃,”

“被老子肏到爽得不行了是吗!”

沐凝的身体抽搐着呢喃道:“呃,啊啊!是,是啊!”高潮过后的身体很快便失去了气力,可那根硬挺的肉棒依旧硬挺在小穴之中。

“呵呵哈哈!”

马洪彪松开了抓着沐凝秀发的手,她便彻底地瘫软在了床上,再猛地抽插了几下,便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

高潮的余韵稍有些淡去,马洪彪便将她的身体翻转了过来,说道:“自己把腿抱住,”

还有些迷离的沐凝顺从地抱起了双腿,那方才经历高潮的小穴再次完全暴露在了马洪彪的眼前。

“哦啊!”马洪彪蹲在了沐凝的身前,将她的后臀稍稍托起,顺势也沈下了身子,将那依旧火热硬挺的肉棒再次肏了进去。

马洪彪快速而又大力地抽插了起来,如此的姿势每每便能将肉棒完全贯穿沐凝的小穴,而每次抽出,则几乎完全抽离,如此刺激很快让尚未完全恢复理智的沐凝再次沈沦。

“啊,不,不行,太,太深了,哦啊,”

沐凝的目光迷离地看着马洪彪那根尺寸不俗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进出,粘稠的淫液随着抽插四处飞溅,口中不由自主地呻吟着。

见沐凝这熟悉的癡迷神态,深知她体质的马洪彪愈发卖力地抽插了起来,口中也缓缓地说道:“沐警官,今夜也便是最后壹次了,顺着身体好好享受壹番不好吗?何必压抑着自己呢?”

“唔嗯,少说这些废话,我,啊,”沐凝反抗的话方才说了壹半,便被马洪彪的动作所打断了,只见他将沐凝的屁股放回了床上,壹手覆盖在了她的小腹缓缓揉按着,而那跟粗糙的大拇指则轻揉着娇嫩的阴蒂。

“不,不要这样,啊,太刺激了,呃啊,”

“天亮以后,今夜所发生的壹切都不再会有人提起,沐警官好好放松放松,不好吗?”

“啊,哈,我不行了,又要来了呃,快,快点,”

马洪彪自然不会如此遂了沐凝的意,手中依旧不停地给予沐凝刺激,但却也放缓了抽插的速度,甚至连力气都少用了几分。

“唔,”沐凝自己也感觉到了马洪彪的行为,脑海中不停地对自己说着:“不会有人知道的,”同时壹双玉腿伸了出去,勾住了马洪彪那坚实的熊腰。

“沐警官是要我用力地肏妳吗?”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玉腿的力气,马洪彪说道。

“是,”沐凝声如蚊鸣,但在两人间却都能听个真切。

“是什麽呢?”马洪彪用力地肏弄了两下后,继续说道。

“是,要妳用力地肏我,”沐凝侧过了头去,轻声细语道。

马洪彪开始用起了力气,配合着沐凝的动作节奏,再次全力抽插了起来,同时口中大声地说道:“看着我,大声点说!”

“我,啊,要妳用力,啊,肏我啊!”强烈的快感让沐凝迷失了,看着马洪彪那伟岸健壮的身体大声地喊道。

“好,”马洪彪的眼中精光闪过,咬紧牙关开始了最后的沖刺。

或许是因为刚才已经射过了壹回,马洪彪显得异常地坚挺,快速而又有力地沖刺了近三分钟的时间,额间早已遍布了细汗,脖颈之间亦是青筋毕露。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唔!”沐凝的双腿无力的叉开,任由马洪彪抱着她的大腿用力的抽插着,口中的呻吟逐渐有些失控。

“呃呃啊,不啊,呃,快些结束吧唔!”又是两分钟后,沐凝有些悲鸣道。

“呃呵呵唔耶哈,”再是两分钟过后,沐凝的美目已然翻了白,马洪彪的眼中也迸裂出了血丝,可动作依然没有放缓。

“我要射了!全部都射给妳!哈!”“唔呃,”

随着马洪彪用尽全力的壹顶,肉棒破开了沐凝的花心,将那壹股股浓稠的白精全部射了进去,而沐凝也不过是稍抽搐了两下,便又没了声息。

———————-

天色微明,装修颇为温馨的两室壹厅小套间的主卧中,男子睁开了眼睛,床头悬挂的大幅婚纱照证明着这儿的主人正是沐凝以及她的丈夫谢飞。

站起了身来,谢飞拉开了窗帘,那壹抹阳光照耀了进来,照亮了他那完美的身材,身高186CM,体重76KG,鼓胀的肌肉之下有着强大的力量,曾经梁江县警校最为优异的学员,谢飞当之无愧。

在客厅的阳面稍锻炼了会儿身体,严格按照自己的食谱準备了早餐,时间也正好要到了出门的点。

“叮咚,”门口的门铃声打断了谢飞正準备换衣服的行动。

“妳好,请问是沐凝沐小姐的家吗?”“是的,”“这儿有她的快递,请签收壹下,”“好,”

———————–

大床上的沐凝迷离地睁开了眼睛,恍惚了壹阵,记忆才慢慢涌现了上来,想到了昨天晚上竟然被马洪彪肏地晕死了过去,沐凝不由有些羞臊,拿起了散落在壹旁的衣物,便鉆进了卫生间中。

镜子中的女子面色红润,眉目间全然没了平日间那冷艳之色,还有昨日欢愉所残留下的痕迹,让她羞得不敢自视。

“哗啦啦啦!”花洒中喷出的温水洗刷着沐凝的身体,将脸上,身上的痕迹缓缓洗去,而在身体的内部,还有那被射到最深处的浓精。

水花淋落,玉指将嫩穴轻柔分开探入。

“唔,哈啊,”敏感的下身快感阵阵袭来,让沐凝有些迷离地揉按起了小穴,回想着昨夜春情。

“啊,啊呵,”身体愈发地敏感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愈发得快了,口中的呻吟也变得响亮。

“咚咚,”“沐警官需要帮忙吗?”清脆的敲门声与门外马洪彪的声音同时传来。

“唔呵,来,来帮下忙吧!”

很快,嘹亮的呻吟声伴随着淅沥的水声传来,自然还有那清脆的肉体撞击声。

两人再次偃旗息鼓之时,骄阳早已屹立正空,到了房间该退房的时候。

“沐警官,东西我已经寄到妳家中了,我也不会打扰妳,不过若是妳有事找我,昨日那便是我的联系方式,”马洪彪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什,什麽!?”

————————

“吱嘎,”“呼,呼!”伴随着沐凝急促的喘息声中,房门被推了开来,只见谢飞正坐在客厅正中的沙发之上,睡裤褪到了小腿边,那硬挺着也还未到10CM的小肉棒正被握在了手中,而客厅的电视中,播放的正是沐凝被马洪彪拘禁之时所记录下来的画面。

简陋的大床之上,沐凝跪趴在了马洪彪的身上,癡淫地吞吐着他那根巨大的肉棒,而马洪彪手中的DV正清晰地记录着沐凝那娴熟的口舌技巧以及那贪淫的神情。

在她的身后,壹名男子站在床边,肏干着她的小穴,而在画面的边缘处,依稀还可以看见有不少人正站在那儿排队等候着。

四目相对,两人壹时间都不知如何开口。

“哈呵,沐警官,精液的味道怎麽样啊?”“好,好吃,”“哈哈,那是上面的嘴喜欢吃呢,还是下面的嘴喜欢啊?”“都,都喜欢吃,”

“哈哈哈哈,那待会儿让兄弟们多给妳点!”“唔,谢,谢谢,”

电视机依旧忠实地播放着记录的画面,而诸多的情绪压在了沐凝的心头,让她只想逃离这裏。

“凝!”谢飞这才反应了过来,将电视关掉,拉上了睡裤追了上去。

“阿飞,我,我对不起妳,”“凝,妳别想不开!妳快回来啊!”

顺着沐凝的声响,谢飞追着来到了屋顶,只见沐凝站在了屋檐边说道:“阿飞,妳别过来了,我还想跟妳说说话,”

“凝!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我不在意的!”

“阿飞,”沐凝摇了摇头,说道:“过不去的,昨天晚上,我就是在宾馆裏跟他过的夜。”“我,我的身体早已经回不去了,”

“凝,我,”

沐凝打断了谢飞的话语,说道:“阿飞,不用说了,我爱妳,永远,”说完,沐凝便向后倒去。

剎那之间,谢飞早已摸清了地形,从侧面飞身上前,壹跃而出将沐凝的身体牢牢揽在了怀中,另壹手如钢爪壹般抓住了屋檐边凸出的铁制防护桿。

沐凝的眼中水雾弥漫,娇声呼道:“阿飞!”

“凝,我有着重度的绿帽癖,我真的壹点都不在意妳身上发生的壹切,反而还会让我更加地爱妳,”

“阿飞,妳不用安慰我了,”沐凝挣扎着说道:“妳记得下次壹定要找个好女孩,”

“吱吱嘎!”“沐凝!妳若是掉下去了,我就陪妳壹起跳下去!”伴随着防护栏的悲鸣,谢飞大声喊道。

“妳抱紧我!我们上去再说!”谢飞的臂膀上的肌肉早已完全绷紧,见沐凝已经听话的环住了他的腰肢,便伸出另壹只手向上探去。

“啪!”钢铁断裂的声音传来,两人的身形飞速降去。

谢飞将沐凝牢牢地护在了怀中,柔声说道:“凝,我爱妳!”“阿飞!”

“砰!”剎那间,两人坠落在了地上,坚实的水泥地面都被砸出了些许裂痕,而谢飞却也无了声息。

“阿飞!!”沐凝拼命挣扎着,却依旧挣脱不开谢飞的怀抱,只能无助地哭喊着。

突然间,时空仿佛暂停了壹般,原本还有些熙攘的声音瞬间消失,落在了半空的落叶也悬浮在了那儿。

“哎,哎?!又来迟了吗?”沐凝的身前突然出现了壹个人影,壹米八的个头,身上穿着壹身简单的T恤,英俊的面孔,健硕的身材。

怪异的场景让沐凝壹时间竟忘却了哭泣,呆楞在了那儿。

那男人大手壹挥,谢飞的双手便松脱了开来,再向上壹引,谢飞的身体便飘浮在了半空之中。

“妳,妳要做什麽!?”沐凝感觉到了男人并无恶意,有些无措地问道。

“唔!?求死之意如此强烈,这般都不愿清醒。”

“他,他怎麽样了,”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沐凝便焦急问道。

“不行,他的内心之中并无求生之意,外伤愈合的情况下也不愿醒来,”男人思索了壹番后继续说道:“只能采取其他方案了,”

“什麽方案?”

“将这个星球的时光倒流回妳们相识之前,”

“那,那我们岂不是会,”

“放心吧,我可以保留妳们的记忆,不过他今日的记忆必须被修改,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他的记忆能否与从前的身体相融,”

“妳,为什麽要帮我们,”

“那好吧,那容我做个自我介绍吧,”周云天突然手舞足蹈了起来说道:“我是绿色联盟的三大副盟主之壹,周云天,负责保护所有的科技文明。我们的宗旨是,绿色保护着妳。”

“好了,等妳们在这个星球经历完此生,便能加入我们永恒的绿色联盟了!”

周云天双手在身前缓缓拉开,展露出了当中壹个银色的沙漏,双手轻旋,当中的沙漏亦翻转了过来,时光开始倒流。

很快,谢飞与沐凝的甜蜜时光便在两人面前流过,来到了沐凝被马洪彪监禁淫玩的那两个月间,沐凝的淫态在两人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唔,他若是看到这场面,怕是要性奋得不行了,”周云天感觉到了沐凝的窘迫,继续说道:“不过若是再加大力度,就更好了,”

周云天说着加快了流转的速度,很快便将这段跳了过去。

安南省省会昆溪市,壹家五星级酒店的套房中,沐凝与曾经的身体融合在了壹起,那也是她从国外警校毕业后回国的那壹天,若是按照曾经的故事,今日她就要去昆溪市警局凭警校的介绍信入职,而在不久的将来,她便会调去梁江县调查马洪彪壹案,也会在那儿与谢飞相识。

“好啦,”周云天收起了沙漏,目光上下打量了壹番沐凝,说道:“我再给妳留些东西吧,”

壹片金闪闪的小型芯片没入了沐凝的额头,再睁开眼时,已不见了周云天的蹤迹。

“顶级身体改造芯片(女版)已绑定完成,请确认,”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