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子不语系列─邱比特与赛姬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话说远古的西方,当诸神还往来于天上与人间时,有一位国王,他有三个女

,长得都是得如花似玉、豔丽非凡,尤其最小的女儿──赛姬更为出色。

  每当赛姬出现时,其他的人都会被她四射的豔光给淹没,在她的面前就彷彿是

凡人遇到仙女一般而自惭形秽。

  也因为赛姬的美豔名声远播,使得有许多男人都怀着好奇和爱幕之心,不远千

里而来,就只是为了看一看她的姿容,甚至还有把她当成女神般地崇拜着。凡是见

过赛姬的人,都会讚不绝口,口耳相传间竟然有人说:「连维纳斯的美丽,都无法

和赛姬相比拟!」

  当与日俱增的人潮,争相一睹赛姬的美艳时,却再也没有人想到维纳斯;她的

庙宇被遗忘了!她的殿堂布满尘埃!昔日她所垂青的市镇成了废墟。维纳斯过去所

拥有的荣耀,如今巳经转移到这个无法永生的女孩身上。

  维纳斯女神当然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在妒火中烧之下,一如往常当她遭遇到困

难时,就求助于年青的儿子──长着翅膀的美少年邱比特。有人称邱比特为爱神,

只要被他的箭射上,那不论神祇或凡人,都会变成一对恋人。

  维纳斯把她所受的冷落告诉邱比特,然后她说:「我要你用爱神的箭,使这个

贱货赛姬,疯狂地爱上世界上最卑鄙、最丑恶的动物。」邱比特答应了!

  维纳斯给邱比特一个热烈的亲吻,然后满怀信心愉快地离开。维纳斯相信邱比

特可以很快地毁了赛姬。

  但是,当邱比特一见到赛姬时,他的心就像中了自己的箭一样,不由自主他爱

上了她。邱比特没下手,他也没有对维纳斯提起,实际上他也难以启齿。

  当然,赛姬也并没有爱上什幺可怖的动物,更没有爱上什幺人。赛姬的两位姐

姐,虽然不及赛姬漂亮,却都找到了理想的对象,光彩地嫁给国王。赛姬却还是待

字闺中,过着孤独的生活。空有讚誉;却没有爱情,好像没有男人要她一样。

  赛姬的父亲也因而担忧不已,最后祇好跑到阿波罗的神殿,向阿波罗请教女儿

的终身大事。而邱比特已经抢先一步,把整件事情告诉阿波罗,并且求阿波罗帮助

,让他能得到赛姬。

  所以阿波罗回答赛姬的父亲说:「赛姬命中注定的丈夫,是一条比神还要强壮

,而且恐怖的蛇,所以你要把赛姬带到山崖上,让那条蛇跟她结婚。不然,你的国

家将会遭到被毁灭的命运。」

  赛姬的父王跟家人当然伤心欲绝,可是他们不敢违抗,祇好替赛姬打点妆扮,

怀着送葬的心情把她送到悬崖上,他们的内心却比送葬更为悲伤。

  但是,赛姬却很勇敢的说:「以前,你们就应该为我哭泣的!因为你们应该知

道,我的美丽会遭天之忌。我很高兴这一切都将结束了!」赛姬就这样孤独地去承

受命运的安排。

  赛姬坐在黑暗的山顶上,等待着不可知的厄运。当赛姬正坐着哭泣和发抖时,

突然,一阵和风徐徐吹来,让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絮,从山顶上缓缓飘落在山谷下,

停在一片软绵绵的草坪上。四週布满花香,一片宁静,使赛姬忘了忧虑,而渐渐地

进入梦乡。

  当赛姬醒来时,却发觉自己身在一条清澈的河边,岸上有一座用金、银、宝石

建构成的宫殿,像是神的宅邸,只是四处寂静无声。赛姬迟疑不决地走到门口,突

然一个声音传到她耳际。赛姬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声音却清楚地告诉她:「这房子

是属于妳的,不用害怕,大胆地定进来洗个澡,振作精神,然后筵席会为妳而摆设

。我们是您的僕侍,我们将为您準备您所要的任何东西。」

  赛姬享受着愉快的沐浴、美味的菜餚、柔和的音乐……就是见不到任何人。但

是赛姬可以预料到,当夜幕低垂时,她的丈夫一定会来跟她作伴。

  一切果然不出赛姬所料!当她感到丈夫来到身边,在她耳际倾诉温柔、体贴的

话时,她的恐惧消逝了。儘管赛姬不能看到他,她却相信她的丈夫并不是什幺飞蛇

或怪物,而是她期盼良久的爱人,也就是她的丈夫。

  赛姬凭着手指的触觉就可以确定,她的丈夫绝对具有强壮男性的所有特徵;粗

捲的短髮、宽阔的肩背、结实的胸膛……当然还有坚挺的勃起物。

  赛姬也凭着身体的触觉而确定,她的丈夫绝对具有男性的浪漫和温柔。丈夫温

柔的嘴唇,紧贴着赛姬的香唇热烈的亲吻着,只有舌尖比较像飞蛇或怪物,灵活的

伸进赛姬的嘴里搅缠着。赛姬用力的吸吮着丈夫如醇酒、蜜汁的津液;手掌轻抚着

丈夫如坚硬如铁,却又柔滑如油脂的背肌。

  赛姬想着她的丈夫是如此的雄伟挺拔,真是人间最幸福之事……这时,丈夫的

嘴唇已移到赛姬丰腴的乳峰了!他湿热的唇舌挑逗着坚硬的乳尖;他有力的手掌挤

捏着柔嫩的乳房。而赛姬极力地弓着脊背、挺着胸脯,以动作和呻吟表示她愿意无

愿无悔地完全付出。

  赛姬内心深处,熊熊的慾火愈来愈猛烈,那热度似乎要将她烧为灰烬,让她的

呻吟愈来愈高、愈尖。尤其当丈夫的手掌紧贴在她那高凸的耻丘上,轻揉着那丰厚

又捲曲的绒毛时,她几乎是全身都在激烈的颤抖,体内的器官似乎都被融化,成为

一股股的热潮,经由子宫流向体外。

  当丈夫的手指在两片阴唇间来回搔弄时,另外一手也牵引着赛姬握住坚硬的肉

棒。赛姬的指掌游走在肉棒上,以手指圈量它的粗围;以指幅衡度它的长度;以手

掌捏试它的坚硬……。赛姬只觉得它又热又硬,彷彿是刚出炉又淬炼过的精刚铁柱

一般。

  赛姬如获至宝的搓揉、套弄着丈夫的肉棒,不觉中把抓握肉棒的手,试着凑向

自己的下身。说也奇怪,那肉棒彷彿不附着丈夫的身体,不!或许该说:丈夫的身

体彷彿没有重量,让赛姬很轻易的就把肉棒贴抵在阴唇上。赛姬不知道丈夫是如何

移动身体的,但很明显的,丈夫的身体就压在身上,只是没有重量的“压”着。

  丈夫挺动了,赛姬兴奋又紧张,精明地仍然把手握着肉棒的根部,她害怕尝到

自己的处女小穴,被这幺粗大的肉棒刺入时的痛楚。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丈夫粗大的龟头挤入窄狭的洞穴时,不但没有

让赛姬感到一丝丝的刺痛或不适,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让全身的筋骨关节

毫无压力的放鬆;还有一点点充实的快感,正挑逗起无限的情慾。

  赛姬觉得屄穴的深处,有一条长满柔毛的虫在蠕动、在爬行,牠的毛尖,刷过

阴道的肉壁,那种酥痒令她难以忍受。赛姬把卧住肉棒的手鬆开,换成扣住丈夫的

后臀,挺出下体让肉棒毫无阻碍的插入酥痒的屄穴里。

  「喔…是…就是那里!…」赛姬就像淫蕩的女人般呼叫着:「…亲爱的…我要

你…再用力…再深入…」

  其实,不用赛姬说,丈夫已经开始缓缓的抽动了。丈夫龟头上的菱角,仔细的

刮着阴道壁上的每一个角落;龟头的前端,紧紧的抵顶住子宫口,然后慢慢退出,

让积蓄的爱液得以宣洩。

  赛姬虽然感觉不到丈夫的重量,但是丈夫肉棒的威力却丝毫无减,每一次的进

入都把屄洞塞得满满的,顶撞在子宫口的更蕴含着千均之力。赛姬很轻鬆的就身体

反拱着,把下体挺上在弧线的顶点,假如丈夫的身体有重量的话,那他全身的重量

必定落在下体的接合点上。

  丈夫似乎知道赛姬内心的需求与渴望,他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但快速的滑动

并没有减低赛姬阴道壁上磨擦的快感,反而因磨擦所产的热度、酥麻,让她存蓄的

快感,迸发出成为叠起的高潮。

  赛姬沙哑的嘶叫着,然后陷入高潮的晕眩中,连丈夫热烫的精液射入她体内时

,她也只能轻微的震了一下而已,彷彿连擡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就这样,

她在幸福、愉悦的心情中昏昏入睡……

※※※※※※※※※※※※※※※※※※※※※※※※※※※※※※※※※※※※

  这似真似假的丈夫,虽然不能让赛姬有视觉上的满足,但她仍然觉得很快乐。

  光阴也很快地流逝。半年后的一个夜晚,丈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沈重的语

气说:「危险正慢慢地逼近!妳的两个姐姐正向妳失蹤的山顶,为妳凭弔而来。」

丈夫警告的说:「妳绝不能让她们瞧到妳,否则,妳会给我惹来大祸,也毁了妳自

己!」

  赛姬答应了。但是,次日她想起姐姐和家人,她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淌着。

直到夜晚丈夫回来了,赛姬还是不断地啜泣着,丈夫的安抚慰藉也无法阻止她的眼

泪。

  最后,丈夫熬不过赛姬炽烈的慾望,难过地屈服了:「好吧!一切听妳的。」

丈夫以坚定的语气说:「妳千万要记着,不要受人煽动而企图看我的真面目,否则

,我将永远和妳分离。」

  赛姬激动地喊着:「我绝不会如此做!我宁可死一百次,也不愿失去你。」

  翌日清晨,赛姬以雀跃和兴奋的心情等待姐姐们。姐妹的重聚让她们喜极而泣

。进入宫殿后,姐姐们眼底尽是价值连城的珠宾;当她们坐下来用餐时,享受着山

珍味味,倾听着动人的音乐。

  此时嫉妒之火,在姐姐们的心里燃烧着,强烈的好奇心,让她们急于想知道:

谁是这里的主人,以及妹妹的丈夫到底是何等人。赛姬轻描淡写地告诉她们,丈夫

是个年轻人,此时通常在外出狩猎,最后赛姬还送给姐姐们满手的金银珠宝。

  姐姐们称心满意地离去,但是,妒火依然在她们心中燃烧着。很快的,这两个

阴险的女人,带着狠毒的计划,再度地抵达。姐姐们询问赛姬丈夫的形像,由于赛

姬的支吾及闪烁其词,使她们确信,赛姬根本没有见过她的丈夫,不知道她丈夫的

长相。

  姐姐们很有默契地说:「我们巳查明事实的真相,你的丈夫并不是一个人,而

是阿波罗神所说的,是一条可怕的蛇怪。虽然他现在对妳很好,可是将来有一天他

会把妳吞下肚去!」

  赛姬惊惶万状,恐惧流贯她的心中,取代了爱情的地位。赛姬开始坏疑,何以

他一直不让她看到他?其中必有可怕的理由存在。她到底对他了解多少泥?假如不

是有骇人的形像,又为何怕她瞧着呢?

  在极端神秘,颤慄和支吾下,赛姬听从姐姐们的话,在床边藏好一盏灯和一把

利刃。当丈夫安详地睡着了,她鼓起勇气点亮了那盏灯,小心翼翼地挨近床缘,高

举灯火,仔细瞧瞧床上究竟躺着什幺东西。

  「啊!」赛姬心里立时充满宽慰和兴奋,那有什幺怪物出现。丈夫是世上最甜

蜜、最俊俏的美男子,在灯光的辉映下,更显得容光焕发。赛姬对于自己的愚蠢和

不守诺言感到愧疚,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如果不是由于颤抖的手使刀刃滑落,赛姬

早已将刀子剌入自己的胸瞠了。

  但是,当赛姬挨近丈夫,想再看清楚一点,却使得灯上热滚滚的油摘落到他的

肩膀上。丈夫惊醒过来,只说了一句:「爱情不能存在于怀疑之中!」说完就飞走

了。

  赛姬獃杵着,自言自语:「爱神!…爱神!…」她凝思着:『他是我的丈夫!

而我,卑鄙的我竟不能忠实和他厮守……他是否永远与我分离?……不!不论天涯

海角,我要尽我余生之力寻找到他,或许对他,已不再有爱情之可言,但至少我耍

向他表示,我是多幺地爱他。」

  赛姬步上她的旅程。赛姬不知将何去何从,保持在她心中的唯一信念,就是:

「…决不放弃找寻他……」

                        (前篇完)

※※※※※※※※※※※※※※※※※※※※※※※※※※※※※※※※※※※※

  子不语系列─邱比特与赛姬(后篇)     取材自─希腊神话传说

             ─邱比特与维纳斯─

  邱比特的胸膛几乎有一半以上被蠋油烧伤,可是赛姬的背叛,让他内心伤痛,

比肉体上的创伤更令他痛苦。

  邱比特怀着绝望、惆怅的心情回到母亲的寝殿,终于忍不住伤口与内心的煎熬

,不支的昏迷倒地。

  维纳斯连忙把邱比特抱到床上,以冰脂药物治疗他的创伤。昏沈中的邱比特矇

眬地感到胸口一阵澈心的清凉,还有一双柔嫩的手掌在胸膛上轻轻揉着。或许是药

物有神奇的疗效;或许是温柔的抚慰能让心神安宁,邱比特在痛苦渐渐减轻中,平

静的进入梦乡。

  当邱比特转醒过来时,觉得胸口的创伤已经全部复原了,更令他惊讶的是,母

亲维纳斯正俯首在亲吻着他宽阔的胸膛。维纳斯湿润的红唇,贴着邱比特的上身,

从颈项到腹部来回热情的亲吻着。

  邱比特虽然有点不忍心让维纳斯失望,也有点捨不得肤触的快感,但他仍然决

定推开她,说:「请不要这样,母亲!」邱比特把“母亲”两个字特别加重语气。

  维纳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柔嫩的手仍然在邱比特的胸膛上拂挲,说:「不!

你不是我的儿子,我是生自于海上的泡沫,而你只是我创造出来的分身。」维纳斯

紧贴着邱比特坐在床沿,继续说:「你跟赛姬的事我都清楚了。凡人都是不可靠的

,你不要再为这种善变的凡间女子而烦心。」

  维纳斯拉着邱比特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前,说:「你是爱神;而我是美的化

身,只有你我的结合才是最天地间完美的事。」

  邱比特对维纳斯的话,似乎还存着一点点怀疑,可是这些犹豫都在维纳斯热烈

的亲吻下,化为淫情肉慾。维纳斯的嘴唇在邱比特的脸颊上磨着,一只手却往他的

胯下滑去,喃喃地说:「我今天才知道你已经长大到会恋爱了,很可笑的我都没发

觉,还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天的来临。」维纳斯握着挺硬的肉棒,笑着说:「真的!

你真的长大了!」

  邱比特听了,有点悲哀自己竟然只是维纳斯肉慾上的“盼望”而已;但也庆幸

自己,竟然可以跟神祇或凡人都想一亲芳泽的美神亲热。邱比特渐渐忘情的陷入温

柔乡,他同意维纳斯的话,不再迷恋不可靠的凡夫俗女,他预想着跟维纳斯的结合

不但是完美的事,更可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情。

  维纳斯与邱比特两人,终于一丝不挂的互相交缠着,邱比特激烈地吻着维纳斯

的樱唇,两人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互相吸吮着温热、香甜的津液。炽热的慾

火持续的燃烧着,让两人的肌肉因为情绪激荡而紧绷着。

  邱比特看维纳斯那盈白、令人迷炫的乳房,情不自禁地趴在她的乳沟间,去感

受乳房美妙的柔嫩。肤触的酥麻、毛髮的骚痒,让维纳斯颤动着嫣红的乳尖,她温

热的双掌轻抚着邱比特结实的肌肤,感受着那种柔滑、强壮、真实的触感。

  邱比特轻轻地咬着维纳斯身上的每寸肌肤,在雪白的肌肤上吸吮出许多粉红的

唇膏痕迹。邱比特的胸膛可以感受到,维纳斯身上传来的颤动。

  邱比特敞开维纳斯的双腿,让她的神秘洞穴完全显露着。维纳斯高凸的耻丘上

,金色绒毛在湿液的濡染下,更显得晶莹炫目;丰腴的柔肉使夹在中间的缝隙,更

显得狭窄。随着维纳斯杂乱的呼吸,耻丘的起伏耸动;柔肉的开闭分合,让粉红色

的洞口上的黏液,藕断丝连地牵出透明的水丝。

  维纳斯微微挺起腰臀,催促、迎接邱比特的进入。就在两人合而为一的霎那间

,维纳斯几年来积存、等待的情慾,像火山爆发似地奔放出来,有如脱缰的野马般

,激烈的跳跃;放声嘶叫。

  邱比特也不同于刚才的温存,有如冲锋陷阵的战将,以锐不可当之势,在维纳

斯的身上肆恣驰骋着。邱比特的肉棒就像是他的箭,含着无限的能量射进维纳斯体

内,然后在她体内爆开来。

  维纳斯不间断地呻吟着,彷彿承受不住;又好似疯狂、陶醉。一个熟悉的容貌

与身体,一种新的身份与情感,让邱比特在迷乱中,尽情的重複着同一个动作,直

到两人体内的能量在同一时间爆发出来。

※※※※※※※※※※※※※※※※※※※※※※※※※※※※※※※※※※※※

              ─维纳斯与赛姬─

  邱比特从熟睡中慢慢醒过来,从情慾的宿醉中清醒的感受并不好受,跟一直认

定为是自己的母亲,发生肉体关係,这种是非对错的煎熬,让他心如刀割。

  本来在神祇中并没有所谓乱伦、滥交的道德观念,就拿宇宙的主宰宙斯来说,

祂就曾经爱上过许多女神,而祂的妻子希勒,也毫不掩饰的跟其他的诸神在一起。

很显然的,神祇跟凡间的思考,是有很大的差异。

  因此邱比特讶异于自己为何会这幺“人性”化;为甚幺会对应该是稀鬆平常的

事,而让自己忐忑不安、耿耿于怀?「是赛姬!…对,是她!」邱比特突然恍然大

悟,他的潜意识裏深爱着赛姬。或许是爱;也或许被同化得更近于人类,邱比特才

会把跟维纳斯发生肌肤之亲之事看得那幺严重。

  「我应该再给赛姬一次机会!」邱比特喃喃地念着,只是维纳斯这里怎幺处理

,他又陷入迷茫的沈思中……

  当维纳斯在邱比特那里得到欢愉、满足之后,她发誓要跟邱比特永远在一起。

但是,维纳斯明白,必须抢先在邱比特之前,找到这个让她妒恨的赛姬,并永远的

除去这个障碍物,才能让邱比特没藉口或机会离去。维纳斯决意让赛姬嚐嚐令神不

愉快的后果。

※※※※※※※※※※※※※※※※※※※※※※※※※※※※※※※※※※※※

  可怜无助的赛姬,正陷于悲绝茫然之际,她企图博取诸神的同情,不断地对神

祈祷。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神愿意为了帮助凡人而得罪维纳斯,他们都不予理会。

  最后,赛姬清楚不管天上人间,所有的祈求都是无效的,那祇能给她洩气的答

覆。赛姬决意孤注一掷,直接去找维纳斯,她愿意做牛做马服侍维纳斯,以减轻她

的愤怒。赛姬想着:『他一定是在他母亲的宫殿中!』于是她出发寻找,也正四处

寻找她的女神──维纳斯。

  很快地,赛姬来到维纳斯的跟前。维纳斯一见到赛姬,便放声狂笑,轻蔑地问

她:「是否在找寻丈夫?」维纳斯从眼神里发出嫉妒的火花,说:「妳是如此丑陋

可怕的女孩,除了勤劳和辛苦地工作外,妳无法拥有爱人。为了表达我的好意,我

将用各种方法训练妳,让你更完美。」

  维纳斯弄来大量的非常细微的种籽,像小麦、罂粟和玉米等等的种籽,把它们

混成一堆。「天黑前,妳要把它们分开归类。」维纳斯说:「为了妳自己,好好地

干吧!」说完,又带着一贯迷人的笑容走了。

  赛姬孤独而僵直地坐着,凝视眼前的种籽堆,整个脑子因这冷酷无情的命令而

茫然昏眩。事实上,赛姬知道,就算着手进行,这显然不可能达成的工作也是没有

用的,维纳斯仍然会用其他的方法来折磨她。

  当一切陷扭悲惨绝望之际;赛姬无法唤起人神同情的她,却得到原野上最微小

的动物──飞毛腿小蚂蚁的怜悯。小蚂蚁们互相吆喝着:「来吧!同情这可怜的少

女,勤快点帮她的忙!」牠们立刻成群结队的都来帮忙,孜孜不倦地进行分门别类

的工作,直到把原 本掺杂在一起的种籽,按照它们的类别完全分开来为止。

  当维纳斯回来时,发现到这种的情形,大为光火,怒道:「妳的工作可还没完

呢!」维纳斯抱定决心,祇要让这女孩辛苦地工作,而且挨饿受冻,也足以使令她

憎恨的美丽,从赛姬身上消逝。

  次日清晨,维纳斯派给赛姬另一项任务:「到河岸附近去,在灌木丛中,有金

毛的绵羊,替我取回一些闪亮的羊毛……」说完,便丢下赛姬,逕自寝殿找邱比特

去了。

  维纳斯就这样每回都有艰难、无理的任务,让赛姬做,例如到大山的顶峰取回

一棵草,或者到险恶的史蒂柯克河,汲取一瓶黑水……。然而,赛姬都能在危急中

,得到一些看不过维纳斯的诸神暗中帮助,而完成任务。

※※※※※※※※※※※※※※※※※※※※※※※※※※※※※※※※※※※※

  「一定有人帮忙!」在赛姬把工作一一完成后,维纳斯锐厉地说:「否则,妳

绝无法独立完成这些工作。不管怎样,我将再给妳一个机会,去证明妳真的具有坚

毅的决心,和超凡的聪明,而有资格成为邱比特的妻子。」

  维纳斯给赛姬姐一个盒子,要她带到地狱中,求地狱女神波斯凤用她的美丽装

满它。维纳斯告诉赛姬,邱比特因伤势未癒,而疲惫得憔悴不堪,所以迫切的需要

它。

  赛姬和往常一样,遵命地寻着往地狱黑底斯之道出发,但是她不知道,这一路

上竟然有着许多陷阱在等着她,如地上的大窟洞、深邃死亡河、三颈狗塞柏勒斯、

独眼巨魔酷奇亚……,这些都是足以让她丧生的危险。

  维纳斯得意的回到寝殿,热情的将一丝不挂的躯体,投入邱比特的怀抱。充实

体内的肉棒、愉悦激情的高潮,以及赛姬即将在自己的毒计下丧生的鬆弛与兴奋,

让维纳斯跨骑在邱比特身上震荡时,不禁脱口喊道:「我儿邱比特,我俩可以永远

在一起了。赛姬!赛姬即将从世界上消失!因为她正无知的走在黑底斯道上,哈哈

哈……」

  维纳斯的笑声把邱比特唤醒了!邱比特一翻身,充满歉意的看维纳斯一眼,便

消失在窗口,留下愕然、迷茫的她………

※※※※※※※※※※※※※※※※※※※※※※※※※※※※※※※※※※※※

              ─爱情和灵魂之神─

  陷入于黑洞窟的赛姬,在极度的绝望、困倦中昏沈欲睡,就在这一剎那,爱神

出现在她前面。邱比特坚决地飞出窗外,就为了寻找他的妻子,他不愿在过着没有

赛姬陪伴身边的日子,即使这幺做会让他失去维纳斯已给他的;或是即将给他的,

他也不再在乎了!

  赛姬几乎是昏厥在黑洞窟里,邱比特立刻发现她。这时,邱比特将睡意由她眼

中拂去,轻轻地用嘴唇一点,使她醒来。邱比特紧紧拥抱着赛姬,并且向她保证,

往后的日子,将会非常顺利而美好的,赛姬也心花怒放的享受这一刻缠绵。

  邱比特他为了断绝维纳斯再继续找麻烦,遂抱着赛姬,飞到奥林匹斯山,直接

来到宙斯面前。邱比特请求这位众神和人类之父,立刻允準他的所求。

  宙斯尴尬的说:「虽然,以前你曾害我,把我变成牡牛和天鹅…等等,严重地

破坏我的名誉与威严,但……无论如何,我是不能拒绝你的!」

  于是,宙斯召开众神会议,当众宣布:「邱比特和赛姬正式结为夫妻,并让新

娘子长生不老,名列诸神中,并赋予为代表“爱情和灵魂”之神。」

  神使默格利将赛姬带回神殿,宙斯御赐仙品,使她服后成为神。情势完全的改

观,使得维纳斯不能再反对一个女神成为她的媳妇,这门亲事表面上是顺理成章,

显赫而合宜,维纳斯暗地里却是哑吧吃黄连。

  维纳斯一厢情愿的想着:『赛姬必须留在天上照顾丈夫,便没有时间到地上吸

引男人,也不会再妨碍人们对她的崇拜了,所以天下的美男子,又可以任我挑选了

,哈哈……』

  维纳斯又露出那种令人神魂颠倒的笑容,直到永远、永远……

                      (全篇完)

 话说远古的西方,当诸神还往来于天上与人间时,有一位国王,他有三个女

,长得都是得如花似玉、豔丽非凡,尤其最小的女儿──赛姬更为出色。

  每当赛姬出现时,其他的人都会被她四射的豔光给淹没,在她的面前就彷彿是

凡人遇到仙女一般而自惭形秽。

  也因为赛姬的美豔名声远播,使得有许多男人都怀着好奇和爱幕之心,不远千

里而来,就只是为了看一看她的姿容,甚至还有把她当成女神般地崇拜着。凡是见

过赛姬的人,都会讚不绝口,口耳相传间竟然有人说:「连维纳斯的美丽,都无法

和赛姬相比拟!」

  当与日俱增的人潮,争相一睹赛姬的美艳时,却再也没有人想到维纳斯;她的

庙宇被遗忘了!她的殿堂布满尘埃!昔日她所垂青的市镇成了废墟。维纳斯过去所

拥有的荣耀,如今巳经转移到这个无法永生的女孩身上。

  维纳斯女神当然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在妒火中烧之下,一如往常当她遭遇到困

难时,就求助于年青的儿子──长着翅膀的美少年邱比特。有人称邱比特为爱神,

只要被他的箭射上,那不论神祇或凡人,都会变成一对恋人。

  维纳斯把她所受的冷落告诉邱比特,然后她说:「我要你用爱神的箭,使这个

贱货赛姬,疯狂地爱上世界上最卑鄙、最丑恶的动物。」邱比特答应了!

  维纳斯给邱比特一个热烈的亲吻,然后满怀信心愉快地离开。维纳斯相信邱比

特可以很快地毁了赛姬。

  但是,当邱比特一见到赛姬时,他的心就像中了自己的箭一样,不由自主他爱

上了她。邱比特没下手,他也没有对维纳斯提起,实际上他也难以启齿。

  当然,赛姬也并没有爱上什幺可怖的动物,更没有爱上什幺人。赛姬的两位姐

姐,虽然不及赛姬漂亮,却都找到了理想的对象,光彩地嫁给国王。赛姬却还是待

字闺中,过着孤独的生活。空有讚誉;却没有爱情,好像没有男人要她一样。

  赛姬的父亲也因而担忧不已,最后祇好跑到阿波罗的神殿,向阿波罗请教女儿

的终身大事。而邱比特已经抢先一步,把整件事情告诉阿波罗,并且求阿波罗帮助

,让他能得到赛姬。

  所以阿波罗回答赛姬的父亲说:「赛姬命中注定的丈夫,是一条比神还要强壮

,而且恐怖的蛇,所以你要把赛姬带到山崖上,让那条蛇跟她结婚。不然,你的国

家将会遭到被毁灭的命运。」

  赛姬的父王跟家人当然伤心欲绝,可是他们不敢违抗,祇好替赛姬打点妆扮,

怀着送葬的心情把她送到悬崖上,他们的内心却比送葬更为悲伤。

  但是,赛姬却很勇敢的说:「以前,你们就应该为我哭泣的!因为你们应该知

道,我的美丽会遭天之忌。我很高兴这一切都将结束了!」赛姬就这样孤独地去承

受命运的安排。

  赛姬坐在黑暗的山顶上,等待着不可知的厄运。当赛姬正坐着哭泣和发抖时,

突然,一阵和风徐徐吹来,让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絮,从山顶上缓缓飘落在山谷下,

停在一片软绵绵的草坪上。四週布满花香,一片宁静,使赛姬忘了忧虑,而渐渐地

进入梦乡。

  当赛姬醒来时,却发觉自己身在一条清澈的河边,岸上有一座用金、银、宝石

建构成的宫殿,像是神的宅邸,只是四处寂静无声。赛姬迟疑不决地走到门口,突

然一个声音传到她耳际。赛姬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声音却清楚地告诉她:「这房子

是属于妳的,不用害怕,大胆地定进来洗个澡,振作精神,然后筵席会为妳而摆设

。我们是您的僕侍,我们将为您準备您所要的任何东西。」

  赛姬享受着愉快的沐浴、美味的菜餚、柔和的音乐……就是见不到任何人。但

是赛姬可以预料到,当夜幕低垂时,她的丈夫一定会来跟她作伴。

  一切果然不出赛姬所料!当她感到丈夫来到身边,在她耳际倾诉温柔、体贴的

话时,她的恐惧消逝了。儘管赛姬不能看到他,她却相信她的丈夫并不是什幺飞蛇

或怪物,而是她期盼良久的爱人,也就是她的丈夫。

  赛姬凭着手指的触觉就可以确定,她的丈夫绝对具有强壮男性的所有特徵;粗

捲的短髮、宽阔的肩背、结实的胸膛……当然还有坚挺的勃起物。

  赛姬也凭着身体的触觉而确定,她的丈夫绝对具有男性的浪漫和温柔。丈夫温

柔的嘴唇,紧贴着赛姬的香唇热烈的亲吻着,只有舌尖比较像飞蛇或怪物,灵活的

伸进赛姬的嘴里搅缠着。赛姬用力的吸吮着丈夫如醇酒、蜜汁的津液;手掌轻抚着

丈夫如坚硬如铁,却又柔滑如油脂的背肌。

  赛姬想着她的丈夫是如此的雄伟挺拔,真是人间最幸福之事……这时,丈夫的

嘴唇已移到赛姬丰腴的乳峰了!他湿热的唇舌挑逗着坚硬的乳尖;他有力的手掌挤

捏着柔嫩的乳房。而赛姬极力地弓着脊背、挺着胸脯,以动作和呻吟表示她愿意无

愿无悔地完全付出。

  赛姬内心深处,熊熊的慾火愈来愈猛烈,那热度似乎要将她烧为灰烬,让她的

呻吟愈来愈高、愈尖。尤其当丈夫的手掌紧贴在她那高凸的耻丘上,轻揉着那丰厚

又捲曲的绒毛时,她几乎是全身都在激烈的颤抖,体内的器官似乎都被融化,成为

一股股的热潮,经由子宫流向体外。

  当丈夫的手指在两片阴唇间来回搔弄时,另外一手也牵引着赛姬握住坚硬的肉

棒。赛姬的指掌游走在肉棒上,以手指圈量它的粗围;以指幅衡度它的长度;以手

掌捏试它的坚硬……。赛姬只觉得它又热又硬,彷彿是刚出炉又淬炼过的精刚铁柱

一般。

  赛姬如获至宝的搓揉、套弄着丈夫的肉棒,不觉中把抓握肉棒的手,试着凑向

自己的下身。说也奇怪,那肉棒彷彿不附着丈夫的身体,不!或许该说:丈夫的身

体彷彿没有重量,让赛姬很轻易的就把肉棒贴抵在阴唇上。赛姬不知道丈夫是如何

移动身体的,但很明显的,丈夫的身体就压在身上,只是没有重量的“压”着。

  丈夫挺动了,赛姬兴奋又紧张,精明地仍然把手握着肉棒的根部,她害怕尝到

自己的处女小穴,被这幺粗大的肉棒刺入时的痛楚。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丈夫粗大的龟头挤入窄狭的洞穴时,不但没有

让赛姬感到一丝丝的刺痛或不适,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让全身的筋骨关节

毫无压力的放鬆;还有一点点充实的快感,正挑逗起无限的情慾。

  赛姬觉得屄穴的深处,有一条长满柔毛的虫在蠕动、在爬行,牠的毛尖,刷过

阴道的肉壁,那种酥痒令她难以忍受。赛姬把卧住肉棒的手鬆开,换成扣住丈夫的

后臀,挺出下体让肉棒毫无阻碍的插入酥痒的屄穴里。

  「喔…是…就是那里!…」赛姬就像淫蕩的女人般呼叫着:「…亲爱的…我要

你…再用力…再深入…」

  其实,不用赛姬说,丈夫已经开始缓缓的抽动了。丈夫龟头上的菱角,仔细的

刮着阴道壁上的每一个角落;龟头的前端,紧紧的抵顶住子宫口,然后慢慢退出,

让积蓄的爱液得以宣洩。

  赛姬虽然感觉不到丈夫的重量,但是丈夫肉棒的威力却丝毫无减,每一次的进

入都把屄洞塞得满满的,顶撞在子宫口的更蕴含着千均之力。赛姬很轻鬆的就身体

反拱着,把下体挺上在弧线的顶点,假如丈夫的身体有重量的话,那他全身的重量

必定落在下体的接合点上。

  丈夫似乎知道赛姬内心的需求与渴望,他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但快速的滑动

并没有减低赛姬阴道壁上磨擦的快感,反而因磨擦所产的热度、酥麻,让她存蓄的

快感,迸发出成为叠起的高潮。

  赛姬沙哑的嘶叫着,然后陷入高潮的晕眩中,连丈夫热烫的精液射入她体内时

,她也只能轻微的震了一下而已,彷彿连擡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就这样,

她在幸福、愉悦的心情中昏昏入睡……

※※※※※※※※※※※※※※※※※※※※※※※※※※※※※※※※※※※※

  这似真似假的丈夫,虽然不能让赛姬有视觉上的满足,但她仍然觉得很快乐。

  光阴也很快地流逝。半年后的一个夜晚,丈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沈重的语

气说:「危险正慢慢地逼近!妳的两个姐姐正向妳失蹤的山顶,为妳凭弔而来。」

丈夫警告的说:「妳绝不能让她们瞧到妳,否则,妳会给我惹来大祸,也毁了妳自

己!」

  赛姬答应了。但是,次日她想起姐姐和家人,她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淌着。

直到夜晚丈夫回来了,赛姬还是不断地啜泣着,丈夫的安抚慰藉也无法阻止她的眼

泪。

  最后,丈夫熬不过赛姬炽烈的慾望,难过地屈服了:「好吧!一切听妳的。」

丈夫以坚定的语气说:「妳千万要记着,不要受人煽动而企图看我的真面目,否则

,我将永远和妳分离。」

  赛姬激动地喊着:「我绝不会如此做!我宁可死一百次,也不愿失去你。」

  翌日清晨,赛姬以雀跃和兴奋的心情等待姐姐们。姐妹的重聚让她们喜极而泣

。进入宫殿后,姐姐们眼底尽是价值连城的珠宾;当她们坐下来用餐时,享受着山

珍味味,倾听着动人的音乐。

  此时嫉妒之火,在姐姐们的心里燃烧着,强烈的好奇心,让她们急于想知道:

谁是这里的主人,以及妹妹的丈夫到底是何等人。赛姬轻描淡写地告诉她们,丈夫

是个年轻人,此时通常在外出狩猎,最后赛姬还送给姐姐们满手的金银珠宝。

  姐姐们称心满意地离去,但是,妒火依然在她们心中燃烧着。很快的,这两个

阴险的女人,带着狠毒的计划,再度地抵达。姐姐们询问赛姬丈夫的形像,由于赛

姬的支吾及闪烁其词,使她们确信,赛姬根本没有见过她的丈夫,不知道她丈夫的

长相。

  姐姐们很有默契地说:「我们巳查明事实的真相,你的丈夫并不是一个人,而

是阿波罗神所说的,是一条可怕的蛇怪。虽然他现在对妳很好,可是将来有一天他

会把妳吞下肚去!」

  赛姬惊惶万状,恐惧流贯她的心中,取代了爱情的地位。赛姬开始坏疑,何以

他一直不让她看到他?其中必有可怕的理由存在。她到底对他了解多少泥?假如不

是有骇人的形像,又为何怕她瞧着呢?

  在极端神秘,颤慄和支吾下,赛姬听从姐姐们的话,在床边藏好一盏灯和一把

利刃。当丈夫安详地睡着了,她鼓起勇气点亮了那盏灯,小心翼翼地挨近床缘,高

举灯火,仔细瞧瞧床上究竟躺着什幺东西。

  「啊!」赛姬心里立时充满宽慰和兴奋,那有什幺怪物出现。丈夫是世上最甜

蜜、最俊俏的美男子,在灯光的辉映下,更显得容光焕发。赛姬对于自己的愚蠢和

不守诺言感到愧疚,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如果不是由于颤抖的手使刀刃滑落,赛姬

早已将刀子剌入自己的胸瞠了。

  但是,当赛姬挨近丈夫,想再看清楚一点,却使得灯上热滚滚的油摘落到他的

肩膀上。丈夫惊醒过来,只说了一句:「爱情不能存在于怀疑之中!」说完就飞走

了。

  赛姬獃杵着,自言自语:「爱神!…爱神!…」她凝思着:『他是我的丈夫!

而我,卑鄙的我竟不能忠实和他厮守……他是否永远与我分离?……不!不论天涯

海角,我要尽我余生之力寻找到他,或许对他,已不再有爱情之可言,但至少我耍

向他表示,我是多幺地爱他。」

  赛姬步上她的旅程。赛姬不知将何去何从,保持在她心中的唯一信念,就是:

「…决不放弃找寻他……」

                        (前篇完)

※※※※※※※※※※※※※※※※※※※※※※※※※※※※※※※※※※※※

  子不语系列─邱比特与赛姬(后篇)     取材自─希腊神话传说

             ─邱比特与维纳斯─

  邱比特的胸膛几乎有一半以上被蠋油烧伤,可是赛姬的背叛,让他内心伤痛,

比肉体上的创伤更令他痛苦。

  邱比特怀着绝望、惆怅的心情回到母亲的寝殿,终于忍不住伤口与内心的煎熬

,不支的昏迷倒地。

  维纳斯连忙把邱比特抱到床上,以冰脂药物治疗他的创伤。昏沈中的邱比特矇

眬地感到胸口一阵澈心的清凉,还有一双柔嫩的手掌在胸膛上轻轻揉着。或许是药

物有神奇的疗效;或许是温柔的抚慰能让心神安宁,邱比特在痛苦渐渐减轻中,平

静的进入梦乡。

  当邱比特转醒过来时,觉得胸口的创伤已经全部复原了,更令他惊讶的是,母

亲维纳斯正俯首在亲吻着他宽阔的胸膛。维纳斯湿润的红唇,贴着邱比特的上身,

从颈项到腹部来回热情的亲吻着。

  邱比特虽然有点不忍心让维纳斯失望,也有点捨不得肤触的快感,但他仍然决

定推开她,说:「请不要这样,母亲!」邱比特把“母亲”两个字特别加重语气。

  维纳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柔嫩的手仍然在邱比特的胸膛上拂挲,说:「不!

你不是我的儿子,我是生自于海上的泡沫,而你只是我创造出来的分身。」维纳斯

紧贴着邱比特坐在床沿,继续说:「你跟赛姬的事我都清楚了。凡人都是不可靠的

,你不要再为这种善变的凡间女子而烦心。」

  维纳斯拉着邱比特的手,放到她丰满的胸前,说:「你是爱神;而我是美的化

身,只有你我的结合才是最天地间完美的事。」

  邱比特对维纳斯的话,似乎还存着一点点怀疑,可是这些犹豫都在维纳斯热烈

的亲吻下,化为淫情肉慾。维纳斯的嘴唇在邱比特的脸颊上磨着,一只手却往他的

胯下滑去,喃喃地说:「我今天才知道你已经长大到会恋爱了,很可笑的我都没发

觉,还一直在盼望着这一天的来临。」维纳斯握着挺硬的肉棒,笑着说:「真的!

你真的长大了!」

  邱比特听了,有点悲哀自己竟然只是维纳斯肉慾上的“盼望”而已;但也庆幸

自己,竟然可以跟神祇或凡人都想一亲芳泽的美神亲热。邱比特渐渐忘情的陷入温

柔乡,他同意维纳斯的话,不再迷恋不可靠的凡夫俗女,他预想着跟维纳斯的结合

不但是完美的事,更可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情。

  维纳斯与邱比特两人,终于一丝不挂的互相交缠着,邱比特激烈地吻着维纳斯

的樱唇,两人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互相吸吮着温热、香甜的津液。炽热的慾

火持续的燃烧着,让两人的肌肉因为情绪激荡而紧绷着。

  邱比特看维纳斯那盈白、令人迷炫的乳房,情不自禁地趴在她的乳沟间,去感

受乳房美妙的柔嫩。肤触的酥麻、毛髮的骚痒,让维纳斯颤动着嫣红的乳尖,她温

热的双掌轻抚着邱比特结实的肌肤,感受着那种柔滑、强壮、真实的触感。

  邱比特轻轻地咬着维纳斯身上的每寸肌肤,在雪白的肌肤上吸吮出许多粉红的

唇膏痕迹。邱比特的胸膛可以感受到,维纳斯身上传来的颤动。

  邱比特敞开维纳斯的双腿,让她的神秘洞穴完全显露着。维纳斯高凸的耻丘上

,金色绒毛在湿液的濡染下,更显得晶莹炫目;丰腴的柔肉使夹在中间的缝隙,更

显得狭窄。随着维纳斯杂乱的呼吸,耻丘的起伏耸动;柔肉的开闭分合,让粉红色

的洞口上的黏液,藕断丝连地牵出透明的水丝。

  维纳斯微微挺起腰臀,催促、迎接邱比特的进入。就在两人合而为一的霎那间

,维纳斯几年来积存、等待的情慾,像火山爆发似地奔放出来,有如脱缰的野马般

,激烈的跳跃;放声嘶叫。

  邱比特也不同于刚才的温存,有如冲锋陷阵的战将,以锐不可当之势,在维纳

斯的身上肆恣驰骋着。邱比特的肉棒就像是他的箭,含着无限的能量射进维纳斯体

内,然后在她体内爆开来。

  维纳斯不间断地呻吟着,彷彿承受不住;又好似疯狂、陶醉。一个熟悉的容貌

与身体,一种新的身份与情感,让邱比特在迷乱中,尽情的重複着同一个动作,直

到两人体内的能量在同一时间爆发出来。

※※※※※※※※※※※※※※※※※※※※※※※※※※※※※※※※※※※※

              ─维纳斯与赛姬─

  邱比特从熟睡中慢慢醒过来,从情慾的宿醉中清醒的感受并不好受,跟一直认

定为是自己的母亲,发生肉体关係,这种是非对错的煎熬,让他心如刀割。

  本来在神祇中并没有所谓乱伦、滥交的道德观念,就拿宇宙的主宰宙斯来说,

祂就曾经爱上过许多女神,而祂的妻子希勒,也毫不掩饰的跟其他的诸神在一起。

很显然的,神祇跟凡间的思考,是有很大的差异。

  因此邱比特讶异于自己为何会这幺“人性”化;为甚幺会对应该是稀鬆平常的

事,而让自己忐忑不安、耿耿于怀?「是赛姬!…对,是她!」邱比特突然恍然大

悟,他的潜意识裏深爱着赛姬。或许是爱;也或许被同化得更近于人类,邱比特才

会把跟维纳斯发生肌肤之亲之事看得那幺严重。

  「我应该再给赛姬一次机会!」邱比特喃喃地念着,只是维纳斯这里怎幺处理

,他又陷入迷茫的沈思中……

  当维纳斯在邱比特那里得到欢愉、满足之后,她发誓要跟邱比特永远在一起。

但是,维纳斯明白,必须抢先在邱比特之前,找到这个让她妒恨的赛姬,并永远的

除去这个障碍物,才能让邱比特没藉口或机会离去。维纳斯决意让赛姬嚐嚐令神不

愉快的后果。

※※※※※※※※※※※※※※※※※※※※※※※※※※※※※※※※※※※※

  可怜无助的赛姬,正陷于悲绝茫然之际,她企图博取诸神的同情,不断地对神

祈祷。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神愿意为了帮助凡人而得罪维纳斯,他们都不予理会。

  最后,赛姬清楚不管天上人间,所有的祈求都是无效的,那祇能给她洩气的答

覆。赛姬决意孤注一掷,直接去找维纳斯,她愿意做牛做马服侍维纳斯,以减轻她

的愤怒。赛姬想着:『他一定是在他母亲的宫殿中!』于是她出发寻找,也正四处

寻找她的女神──维纳斯。

  很快地,赛姬来到维纳斯的跟前。维纳斯一见到赛姬,便放声狂笑,轻蔑地问

她:「是否在找寻丈夫?」维纳斯从眼神里发出嫉妒的火花,说:「妳是如此丑陋

可怕的女孩,除了勤劳和辛苦地工作外,妳无法拥有爱人。为了表达我的好意,我

将用各种方法训练妳,让你更完美。」

  维纳斯弄来大量的非常细微的种籽,像小麦、罂粟和玉米等等的种籽,把它们

混成一堆。「天黑前,妳要把它们分开归类。」维纳斯说:「为了妳自己,好好地

干吧!」说完,又带着一贯迷人的笑容走了。

  赛姬孤独而僵直地坐着,凝视眼前的种籽堆,整个脑子因这冷酷无情的命令而

茫然昏眩。事实上,赛姬知道,就算着手进行,这显然不可能达成的工作也是没有

用的,维纳斯仍然会用其他的方法来折磨她。

  当一切陷扭悲惨绝望之际;赛姬无法唤起人神同情的她,却得到原野上最微小

的动物──飞毛腿小蚂蚁的怜悯。小蚂蚁们互相吆喝着:「来吧!同情这可怜的少

女,勤快点帮她的忙!」牠们立刻成群结队的都来帮忙,孜孜不倦地进行分门别类

的工作,直到把原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赞(0)
分享到: 更多 (0)